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52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听着,当一个流氓用耍流氓的方式来为你和他共同所在的这一方出头时,你的潜意识里完全不应该感到赞赏和欢愉。


既然他的身份是一个流氓,那么你就要明白:他的流氓迟早会有耍到你头上的那一天。 ​​





食用愉快










有道是 :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四木大佬一朝沦为阶下囚,仍然是非常体面的,被分到了设备齐全干净整洁的单人监狱,不仅有高档的生活用品还有24小时热水供应,一日三餐随意点菜,饭后甜点随叫随到,简直像是换个地方度假一般。

这和临也他们当初的境遇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此情此景,草履虫看了会沉默,跳蚤听了想咬人。

四木能受到这样的好待遇倒不是这里的监狱多么人性化,而是因为,这座监狱里的所有能接近他的工作人员都是「他这边的人」。

前来为他送餐的狱卒眼底皆闪着一抹妖异的红光,四木见了便明白这是来自盟友的照顾,他享受着这些特权,心里却越发烦躁起来。

即使他不愿承认,但是事情发展成这个样子,他心里很难不对「那些家伙」们产生嫌隙,四木身体里有一半Omega的血统,或多或少的也继承了他们的敏感多疑,对九十九屋那样的老狐狸更是严加提防,并不认为他的背叛能造成多大波澜,但是如今组织遭到了大清洗,还连累全体Beta为那群怪物背了个锅,接连的打击让他对整个组织都失去了信任。

他清楚那些怪物是靠不住的,所以他动手研制出了替代品,然而现在看来,难道从这一步起就错了么?

眼下那个失败的实验品已经从那个女孩身体里消失了,就算被抓住也落不下什么把柄……但是根据情报,那些在全国各地疯狂搞事的家伙又是怎么回事?

探视窗口处传来敲击声,斯文败类拎着慰问品站在外面,“父亲。”

“查到那群人的身份没有?”四木问道。

斯文败类不露声色的四下端详一番,没有急着回答,先对身旁的狱卒礼貌性的一点头,“劳驾,能为我们倒杯茶来吗?”

已经变成傀儡的狱卒闻言带着木讷的表情转身离开,他等对方彻底走远后才凑过来低声对四木说道,“具体的还没查清,但是底下的人获得了很奇怪的情报。”

四木皱着眉听他继续道,“根据目击者的证词,那帮人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从身体里长出了刀片……而且类似的案件不止一起,几乎可以断定,他们确实有能够操控罪歌的力量。”

四木的表情阴沉得吓人,“所以他们不是傀儡也不是伪装嫁祸,而且货真价实的,和那帮人一样的怪物?”

斯文败类严肃的点了点头,显然也觉得大事不妙,他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开口,“父亲,你说会不会是那帮人起了反叛的心思?”

四木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掏出烟来点上,眉宇间满是掩饰不住的不安和烦躁。

怪物就是怪物,是靠不住的。他越发觉得,当初和那帮人合作是个糟透了的主意。

但是他们已经陷得太深太久,想要从这个深渊中抽离出来又谈何容易呢。

“我觉得,照这个形式发展下去,政府迟早会发现罪歌的存在以及它和我们的关系,到时候罪责可没有这么简单了,父亲,我觉得我们需要抽身了,就算损失再惨重也没关系,一旦它们真的决定破釜沉舟,我们……恐怕就真的没有未来了。”

斯文败类像是终于做好了心里建设一般,条理分明的向他陈述利弊,“如果现在和它们撕破脸也未必不是什么坏事,反正我们Beta现在也洗不白了,干脆就把它们推上风口浪尖,和Omega合作将他们彻底铲除干净,否则谁知道它们会不会反咬我们一口呢?”

四木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话虽然说得冠冕堂皇明哲保身,其实和叛徒无异,因为一点事就捕风捉影,怀疑到合作伙伴头上,还想着把它拖出去当靶子来自我解救……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缺德到了极点。

“父亲,你还在犹豫什么呢?这些年我们对它们也是仁至义尽了,那帮怪物在我们的庇护下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您还不清楚么?早点摆脱它们对我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四木无语凝噎,Beta当初是怎么利用罪歌上位的他再清楚不过了,如今出了事就把它们拉出来当挡箭牌简直是教科书式的过河拆桥,然而斯文败类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他权衡利弊之后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也许是因为那一丁点良心在作祟,他没有明确表态,只是叹了口气。

“当初我们的前辈和那些怪物缔结同盟时,曾经许诺过,只要它帮我们上位,我们就把它们从泥沼中拉出来,让它们融入人类社会,能够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斯文败类察言观色,立刻读懂了他话里的含义,接道,“但是它们让我们觉得不安了是吗?他们生来残忍而冷血,无恶不作,注定无法与人类共生的。”

四木沉默了片刻,看到远处那个傀儡端着托盘慢吞吞的向这边走来,它的东西僵硬而笨拙,却始终小心翼翼的护着托盘中的茶壶和茶杯,两人一言不发的等它走近了,才发现那杯子里已经倒满了茶水,它一路端过来,竟是一滴都没洒出来。

“请用茶。”傀儡用机械般的声音说道。

斯文败类没有理它,向四木道了别后快步离开了,傀儡不知所措的把目光转向四木,四木看着那杯已经凉掉的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他可以列出无数个理由说服自己做出那个决定,而且凭他的个性,做出决策后就绝不会后悔,然而此时此刻,他忽然想起那张合约来,那张纸历经百年终于传到他的手里,而如今就这样轻易被他撕毁,本以为牢不可破的结盟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他确实是迫不得已,但是怪物们怀揣着希望为这一纸合约牺牲了那么多,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傀儡似乎是误解他的沉默,十分贴心的安慰道,“四木先生,您放心,我们会想办法把您救出去的。”

不,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四木想,我要的不是暂时的自由,而是……

他沉默着端起那杯已经凉透了的茶,一饮而尽。

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良心有点痛。







斯文败类低着头从监狱走廊里穿过,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点击着,发送出去数条消息,一路上对擦身而过的狱卒视而不见,一位傀儡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他也没有搭理。

他心里清楚这些怪物的下场,自然觉得没有必要和它们浪费时间,他一路脚步匆匆,直到最后一个拐弯的地方,忽然和人迎面撞上。

他下意识的摁灭了手机屏幕,刚抬起头想骂句什么,忽然被人一把按在墙上,冰凉的钢爪架在脖子上,他看清对方的脸后忽然失语了一般,愣住了。

“没想到再见到你还是在监狱里,狱友。”临也露出一个威胁的笑容,凑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说吧,为什么拉黑我?”

“……所以你是因为被拉黑了有点不高兴所以来这里找我算账么?”斯文败类被脖子上冰凉的触感激起了一层冷汗,干巴巴的开了句玩笑。

“我确实是来找你算账的,但不是因为这个。”临也危险的眯起眼睛,看起来活像要把他就地剥皮剔骨。





——“我们来聊聊关于那只老狐狸的事吧?”
























TBC.



进入主线剧情【什么这故事居然有主线的吗?!【。

_(:зゝ∠)_怕你们看不懂所以解释一下啦,「组织」实际上是Beta与一些罪歌操控者合作的产物,它们不受约束,与鲸木重他们是对立势力,而四木目前是组织的这一任头目。

现在为了自保,四木决定出卖它们x 也就意味着合作彻底终结了

评论(22)
热度(84)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