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60 Now and Forever

我们努力在这个世界上挣扎,我们一路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且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食用愉快









「我还活着哦。」

「你在看着吗?九十九屋真一。」

老狐狸站阳台上,嘴里叼着一根pocky,看着手机屏幕上出现的,两行文字,神色一瞬间完全放松下来了。

远处的天空泛了白,天要亮了。他发送出一条回复后转身回到客厅,披上外套,在茶几上放了抑制剂和一把糖果,拎起行李箱准备走人了。

扫地机器人从卧室里滑出来,在他脚边打转,九十九屋想了想,蹲下身打开行李箱,把它塞了进去。

手机的信号灯闪烁着。

「是的,他们都死了。」

「他们死得毫无意义。」

临也一只手臂打上了石膏,只好用打着点滴的另一只手艰难的发信息,昨晚似乎是黄根先生把不省人事的他带离现场的,他们作为唯二的幸存者,一个重伤一个濒死,好在体内怪物的力量救了他们一命。

如此惨烈的牺牲没有换来什么好结果,那个目睹现场的巡警不知所踪,战斗现场的录像原本应该大肆传播,却被政府认定为用特效做出的伪制品。

人体实验行动依旧没有被叫停,政府不在乎是否会被这把妖刀反噬,一心要制造出战斗力胜过Alpha的工具,将Alpha彻底取而代之。

等到时机成熟了……已经沦落为奴隶的Alpha就会被他们的主人彻底抛弃,无需经过漫长的基因清除计划,而且简单粗暴的彻底抹杀掉种族的存在。

这或许就是数百年前Alpha试图对Omega做的,却始终没有成功的事。

临也忽然觉得身体中涌出无尽的疲倦,他放下手机,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这时候手机轻轻震了震,是九十九屋发来的信息。

「辛苦了,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吧。」

九十九屋真一发送完这条信息后,把临也的手机定位转发给了某个人。

他拎着行李箱站在路边做完这一切后,终于肯理会一下那辆停在路边不断按喇叭的黑色轿车。

沦为司机的斯文败类不耐烦的摇下车窗,“喂,快上车,我送完你还要去接我媳妇呢。”

九十九屋笑了笑,上了车,刚换上车门,斯文败类就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







平和岛静雄昨晚失了眠,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被手机的提示音吵醒,头痛欲裂的把它拿过来看了一眼,顿时清醒了。

人一到晚上就容易胡思乱想,昨晚他几乎被老狐狸谈话中的信息量搞得精神崩溃,但是早上得到临也的消息,心中第一反应,仍是惊喜的。

草履虫终于放弃了进化,决定将思维退居到单细胞生物的范畴,全凭本能行事了。

社会再黑暗再充满恶意那又怎样呢,再身不由己再不得自由又怎样呢,静雄一边穿衣服一边想,自己昨天胡思乱想的重点似乎有点歪。

现在他知道了自己会喜欢临也是因为信息素的作用,而且有很大可能是临也刻意操纵的结果。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临也喜欢他。

此时就算是老狐狸在场,恐怕也有些无法理解这只草履虫的脑回路,静雄作为一只Alpha实在有些过分乐观了。他打了老狐狸留下的抑制剂,为小茜准备了早餐后匆匆出门,直奔定位所在的地方。

他能感受到解除结合的药剂正在逐渐失效,心中对临也那种别扭的厌恶感彻底消失不见,休眠许久的感官重新敏锐起来,已经能嗅到空气中Omega们信息素的味道了。

那些味道或甜腻或清新,都不是他喜欢的。

他心情太过急迫,甚至忘了打车,一路匆匆走过街道小巷,脑海里全是与临也相处时的记忆。

那时在信息素的影响下,他的心智悬于一线,只想紧紧的抓住临也,但是抓的太紧以至于他没有认识到,他抓住的是命运赐予他的宝物。

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初次失控的时候,感觉五感都被屏蔽了,全世界只剩下一丝甘甜的线索,他循着空气中残存的信息素的味道,来到了临也面前。

昏暗的体育器材室,茫然无措的Omega。

在他把抑制剂的针头对准胳膊的时候,因为手指颤抖得厉害,几次都没有成功。

那个时候,他的心里在做着怎样激烈的挣扎,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最终妥协。

静雄来到一幢公寓大楼前,几乎用跑的速度冲上楼梯。

想见到你,想告诉你。

那个时候,在那一瞬间他脑海里闪过了怎样的念头,他是怎样向自己的内心确认是否愿意与这个人共度余生。

——那并不是一场意外。

九十九屋真一掐准了时间,提前五分钟发信息让医护人员离开了。

「记得别关门,虚掩着就好,不然恐怕你们要损失一个门了。」

“你这个退休人士还真是业务繁忙啊。”斯文败类哼了一声。

九十九屋没有反驳,把手机扔到一边,看着车窗外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才二十多岁就发出这种感慨,不愧是差点抱孙子的人啊。”

“你这个初为人父的家伙和我差不了多少吧。”

“不一样,我儿子以后肯定比你儿子让人省心多了。”

“……”老狐狸无言以对,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天凉了。”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





三个小时。

四个小时。

平和岛静雄面无表情的搬了个椅子坐在床边,一腔热血已经随着时间逐渐冷却凝固,可以拿去切一切做成鸭血粉丝汤了。

他看着睡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的临也,绝望的想,我这是养了只猪吗。

原本他还担心没有时间组织语言,如今斟酌了太久已经什么都懒得说了,呆做了一会儿后困意再度袭来,他坐在椅子上仰头打了个哈欠,终于支撑不住,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临也终于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后发现身边有个活物,吓得嗖的一声窜出了钢爪,他挥了下手,恰好将两条凳子腿齐齐切断,还险些伤及到对方两腿之间的某个部位。正歪着头睡觉的静雄失去了平衡,临也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向自己倒过来。

“哎?小……嘎!”

他赶紧收回了爪子,刚开口就被撞了个满怀,发出的一声惨叫。

静雄正好砸中临也伤处,惊醒后赶紧爬起来,发现临也又昏过去了。

静雄 : “……”

……医生在哪里啊!!!

















TBC.



临也真的惨

真的


评论(20)
热度(95)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