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野神】他和他的猫

野神only  

#醉酒留宿梗#     #娘口三三视角#

投喂 @锦年入梦 ~(灬ºωº灬)♡   第一次写野神……日常系小甜饼,超忐忑x




食用愉快









玄关处传开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娘桑的眼睛在黑暗中睁开了一条缝,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跳下来,轻手轻脚的向屋外走去。

“卡米亚桑,请不要倒在我身上……啊啊也别倒在地板上!”

“娘口三三~欢迎回家娘口三三!”

“卡米亚桑,这个时候应该说「我回来了」而不是「欢迎回家」……”

猫咪迟疑的停了下来,敏锐的嗅到了萦绕在空气中的一丝酒气。

自己的主人看起来模样有点怪,脸红得厉害,半跪在地上胡言乱语着什么,另一个人努力搀扶着他,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

“啊,娘口三三能不能帮忙把他抬回卧室啊?”

不要对猫咪提这样无礼的要求啦。

娘桑忍住了跳到他肩上踩一脚的冲动,在地板上稳稳的坐下,对这两人的行为冷眼旁观。

发现“搀扶着神谷浩史回卧室”已经变成不可能的任务后,小野大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做了个深呼吸,弯下腰,“卡米亚桑,请不要乱动。”

这个公主抱的难度系数倒是不高,神谷浩史的体重比想象中的还要轻一些,小野大辅为自己的腰松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向卧室走去。

短暂的路途中神谷浩史一直都表现得很乖巧,直到小野抱着他来到床边时忽然用力挣扎了一下,直接跌落在床上滚了两下,抱着被子不动了。

小野大辅猝不及防被闪了一下腰,有些痛苦的跪在他床边轻哼一声,还没等疼痛感缓和过来,就看到好不容易被搬到床上的人自顾自的又下了床哒哒哒的跑了出去。

“????!”

腰部的疼痛倒不是很严重,休息一会儿就消失得差不多了,小野听到玄关处传来奇怪的声音,无奈的走出去,看到神谷正蹲在地上拿着他的包不知道在做什么,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正在往自己的包里塞垃圾。

“……不要把一次性鞋套放到我的包里啊!”小野崩溃。

“我以为你会高兴的……”神谷一边含糊的回答一边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不会高兴的啊!不要把鞋子也放进去啊!”

“嗯……嗯……我以为你会高兴的……”

“快住手啊卡米亚桑!那是娘桑啊!不要把娘桑也放到包里拜托了!”

“喵呜!”

把娘桑从神谷大魔王的魔爪里拯救出来之后,小野终于精疲力竭了。

“明天还有工作,快去休息吧卡米亚桑,拜托了。”

“好,工作就拜托了,小野君。”

“不,没有卡米亚桑的话,我一个人是做不了的。”

神谷浩史靠墙坐着,抱着小野的包,半睁着眼睛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你该走了吧。回家吧,小野君。”

小野看着自己被装进包里的鞋子,有些为难的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包,神谷抱得很紧,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快走吧,明天见。”他又说了一遍。

这个样子是走不了的吧。小野无奈的叹了口气,脱下外套挂在玄关的衣架上。然后在他面前蹲下,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道。

“明天我会负责叫醒你的,所以现在去睡觉,好吗?”

神谷浩史迷蒙的和他对视,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犹豫了一会儿,向他伸出手。

小野握住了那只手。

嗯,我在这里哦。






第二次被搬运进卧室后神谷终于彻底老实下来,小野帮他把外套脱掉后给自己随便打了个地铺,被折腾得有些累了,但是睡意依然没那么强烈,他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神谷,下意识的放缓了呼吸,唯恐发出什么声音将他吵醒了。

但是就这样睡过去,明早头会很疼吧。

他一边担忧着这样的问题一边脱衣服,一抬头却看见喵桑朝自己慢慢走了进来。

还没等他向它示好,喵桑便助跑了两步,动作熟练的窜上了他的肩,在他肩上重重踩了一脚后飞快溜走了。

……就为了做这个?!哇连这人养的猫都是S吗?!

小野桑哭笑不得的站在原地,对一遍逃跑一边扭头观察他的喵桑做了一个求饶的手势。

然后他想了想,对躺在床上已经睡着的神谷也做了个求饶的手势。

拜托了,明早起来,变成平常的卡米亚桑吧。

……







第二天早上小野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他翻了个身,看着神谷的睡颜发呆。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依旧没散去,他看起来睡得很沉。小野发了一会儿呆后乖乖起身去厨房煮醒酒汤,顺便和刚醒来正巡视领地的娘桑打了个招呼。

“喵嗷~”

“嘘——”

娘桑跳上他的肩,居高临下的观察着他在做什么,锅里的汤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小野后退了半步,防止猫毛落进锅里。

“喵嗷~”喵桑又叫了一声。

小野疑惑的和它对视一眼,猫咪打了个哈欠,他恍然大悟,去给它开了个猫罐头。

伺候完猫爷,把汤盛好端上桌,小野看了眼表,发现已经到了不得不叫神谷起床的时间了。

他回到卧室,神谷依然抱着被子睡得不省人事。他看着沉睡中的神谷,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这样是不对的,卡米亚桑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前辈,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他为自己的念头感到羞愧,然而那种冲动困在心里,越发的痒。

卡米亚桑……会原谅自己的吧?就算是做出那种事,也会原谅的吧。

因为卡米亚桑一直都是那样的温柔呀。

这样自我安慰着,小野屏住呼吸,俯下身……






“pipipipi~”

“哇啊!什么声音!好吵!”

“pipipipi~pipipipi~”

“啊啊啊吵死了!”

神谷浩史恍惚间听到了学生时代的闹铃声,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思维混乱之际还以为回到了过去,一阵手忙脚乱之后终于发觉到有什么不对,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盯着站在床边的小野大辅。

“是你吧?”

小野大辅憋着笑摇了摇头。

“绝对是你吧?!是你干的吧?!!”

“pipipipi~”

“啊啊啊吵死了!!”

神谷浩史抓起枕头往小野脸上咻的扔过去。

“pipipipi~”

“闭嘴啦!无路赛!”

……







“那天我喝醉了,小野送我回家。然后第二天早上,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神谷浩史在做节目提起这件事时十分气愤,小野和某个人看着他生气的样子忍不住笑个不停。

“你们不要笑啦!”

“小野君也是为了叫你起床嘛,你就原谅他吧。”

“是啊是啊。”

“你在是啊是啊个什么啦?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对吧!”

“原谅我吧。”

“不,不会原谅的。下次我要凌晨三点开车去你家敲你卧室的门。”

“原谅我吧。看在我后来被你殴打的份上。”

“就是说啊。喝醉了的卡米亚桑很暴力呢。”

“……那是起床气啦!还有你不要这么笑了好恶心!”

“哇卡米亚桑好过分。”

“是啊是啊。”

“你又在是啊是啊个什么啦!”

“啊好痛……痛……痛痛痛……”

然后当次广播以殴(jia)打(bao)结束。【。
















END.


迷之产物

偷偷抱走喵桑【




评论(15)
热度(157)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