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I really like you


儿童节贺文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灬ºωº灬)♡

兄弟骨科设定,年下党的胜利!【年上的那篇一个月后放出来x

养成 ‖ 年下 ‖ 相依为gay

高中生静 X 大学生临


OOCOOOCOOCOOOCOOCOOC




食用愉快











叫醒临也的难度系数不亚于叫醒一只猫。

平和岛静雄搂着这人的腰艰难的把他和被子质壁分离,奈何临也实在太执拗,四肢并用紧紧抱着被子不撒手,半睡半醒间赖床的本能占了上风,一边嘟囔着梦话一边挣扎,折腾半晌的结果就是谁也没降伏谁,静雄抱着临也,临也抱着被子,一齐瘫倒在床上。

静雄不想弄伤他,只好使出压箱底的一招,就着抱住他的姿势撩开他睡衣的下摆,手伸进去在他腰侧摩挲了一阵,不知道是摸到了什么地方,临也忽然触电似的从床上弹起来,眼睛里没了半点睡意,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静雄见状满意的从床上下来,嘱咐了一句“快点换衣服,早饭都快凉了”后大摇大摆的离开,而起床气无从发泄的临也怒视着他的背影,抄起枕头砸了过去——

这似乎就是,他们之间吵闹得无休止的日常。







“你小时候可比现在可爱多了。”

临也一边露出嫌弃的表情一边喝着被重新加热过的牛奶,静雄坐在餐桌的另一端啃苹果,听了这话轻哼了一声,“没记错的话我只比你小三岁。”

“那你也是我带大的——从你这么高开始。”临也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个不太严谨的高度,忽然目光撞到了厨房门框上一道浅浅的割痕上,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那时候他们刚搬来,静雄还是个喜欢捣乱的小崽子,临也自己也没好到哪去,父母还忙到每天没空回家,也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他俩,临也只好担负起照顾弟弟的重任,但是介于他自己也是半个熊孩子,所以“照看”的具体流程十分简单粗暴。

厨房对熊孩子来说自然是禁地,临也把他拽到门前,当着他的面用水果刀在门框上划了个印子,规定他只有长到这个高度才能进厨房。

这条口头禁令自然不会有多大威慑力,年幼的静雄整天锲而不舍的往厨房里钻。

意外,也就自然而然的发生了。

“哎,小静,你还记不记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我言听计从的?”临也把喝空的杯子递给他,随口问道。

“……我什么时候对你言听计从过?”静雄反问道,把杯子放进水池。

临也似乎料到了他会这么回答,舔了舔嘴角,露出一个坏笑来,靠在一旁的柜子上看着他,“不记得了?那时候你以为我被你害死了,哭得可凶了。”

静雄手一抖,差点把杯子捏碎。

他当然记得,但是「挥舞着水果刀从厨房冲出来不慎摔倒划伤了兄长的腿血流不止被吓得差点哭断气」这种明显已经加入童年黑历史豪华套餐的事,他是不会承认的。

“那之后你特别乖,还叫我欧尼酱,结果谁知道长大了成了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可爱。”临也说着很欠的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腰,“打扰我睡觉,成天和我顶嘴,还一言不合就和我打架……我愚蠢的欧豆豆啊,是不是再让你看看那个伤你才会老实点,嗯?”

静雄把洗干净的玻璃杯放到一边,叹了口气。

好烦。

他忽然转过身,低下头用行动简单粗暴的堵住这人的嘴。

临也唇齿间还残留着牛奶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多留恋一会儿,静雄时不时就要搞一次这样的突然袭击,临也起初还很抗拒,然而静雄已经不是那个任他摆布的小崽子了,一个高中生站起来比他高半头,真打起来谁输谁赢还有待推敲。

好在静雄在这种事上很懂分寸,有些恶劣的在他嘴角处舔了一下后终于放开了他,只是仍不肯拉开距离,任有些急促的呼吸温热的扑在脸颊上,他搂住临也的腰,维持着这样危险而暧昧的姿势在他耳畔低声问道,“好啊,现在吗?”

临也轻轻挣了挣,静雄纹丝不动,像一个坚不可破的牢笼。

伤口的位置相当危险,划在大腿根部,万幸没有伤及动脉,然而流血量还是相当吓人,临也面色苍白的样子很长一段时间都出现在静雄的噩梦中,几乎留下了后遗症。

静雄的手指轻车熟路的找到了疤痕的所在之处,或许是心理因素在作祟,他总觉得那里的温度比其他处的皮肤稍低一些,即使只剩下一道淡淡的印记,仍让他一触及便心惊肉跳。

“那时候我吓坏了。”静雄忽然开口,一边温柔的顺着伤痕抚摸下去一边在他耳畔呢喃,声音压得极低极轻,“我爬过去,摸到你的胳膊一片冰凉,以为那是死亡的征兆,我以为你要死掉了。”

临也顺着他的话音想起那个抱着他嚎啕大哭的小男孩,现在想来那副模样实在是太过滑稽。那次的事似乎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静雄每晚都要抱着他才能入睡。

“我那时候其实是很喜欢你的。”

临也挑眉,任他把自己抱起来,然后坐在餐桌上搂住他的肩,注视着他的双眼审问道,“真的?”

静雄非常坦然的与他对视着,谨慎的换了个说法,“唔……准确的说,虽然有点讨厌你,但是又总喜欢缠着你。”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我都无法想象离开你之后的生活。”

“这不是你大清早把我推倒在餐桌上的理由……嘶,你咬哪里?我要迟到了!”

静雄在他锁骨处磨了磨牙,慢条斯理的分开他的双腿,十分无辜的抬眼看他。

“我可没有推倒你呀。”








——是你腰一软自己倒下去的。

——衣服?它自己滑掉的啊。

事后静雄总会一本正经的用些不讲道理的理由为自己的行为开脱,而临也看着他那幅不打算悔改的模样,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通,只能是选择原谅他。

同时反省自己怎么把他养成了这么个禽兽样子。

静雄可以说是被他从小奶大的,结果一口毒奶,上梁不正下梁歪,临也出柜他也跟着出柜,还不顾被打断腿的风险把自己亲哥强行扑倒吃干抹净了。

只是今天早上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兴奋过了头,临也后背贴着冰箱门,身体悬空双腿不得已只能缠住他的腰,静雄还要按住他一下一下的在他身体里顶着,临也想要抗议,却没办法从被撞击得支离破碎的呻吟中找回自己的声音,只好狠狠地用手指掐着他的肩,静雄偏在这时和他耳鬓厮磨,在他耳边叫了一声,“哥。”

小兔崽子。

临也眼角泛着红,几乎要冲到喉咙的一句抗议就这样被一个称呼轻松化解,静雄总能轻松找到他的软肋在哪,如果说世界上有一样东西能让他变得毫无底线,那一定是「不忍心」。

静雄这些年抓住了这一点无数次的得寸进尺,可以说是非常恃宠而骄了。

小时候的奶糖,每晚的睡前故事,到后来的汽水和游戏机,再到后来一次次过分亲密的接触,只要是他适当的表露出一些渴求,临也总会予以满足。

唯一的区别是,小时候临也总会将他想要的东西悄无声息的在睡梦时放到他床边,这份不露声色的宠溺随着岁月渐渐原形毕露,成了静雄可以肆意妄为的理由。

“你会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吗?”

临也正整理着衬衫,烦恼着如何遮挡脖子上露骨的吻痕,听到这个问题后默默翻了个白眼。

“别问这种无聊的问题了……你翘了一上午的课了,好好想想怎么和老师交代吧。”

“请个病假咯。”静雄取出一枚创可贴,正正好好的盖住吻痕的位置。

“说的倒轻巧,落下的课程怎么办?我告诉你,你要是考不上大学……”

“要是考不上,你养我吗?”静雄反问道。

临也看着他,一时竟无言以对,就很气,在他额头上狠狠弹了一下,“不养,考不上就给我滚去搬砖。”

“……”

临也收拾好东西出门之前,看了眼可怜巴巴的静雄,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晚上回来给你补习,行了吧。”

真是栽在这小王八蛋手上了。













































END.


一个毫无原则无底线的弟控临

下一篇估计是更无底线更无原则的弟控静【。

闭关备战期末炼狱之前的最后一篇更新啦!

诸君都加油    假日就在前方|ω•`)








评论(26)
热度(229)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