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49 面对疾风吧

总有一些人,他们伤害过你,把你推入万劫不复,可真正面对面,是依旧恨不起来的。

他们是命里的劫,也是恩赐。




食用愉快









事后想起来,鲸木重的反应可以说是相当迅速了,从锁定临也的具体位置到操纵傀儡前去解救,一共也就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但是临也的状况依然十分糟糕,腹部的伤口触目惊心,失血过多险些当场gg。要命的是他还没办法去医院,鲸木重只好把他带回自己的地方,找了私人医生为他治疗。

临也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从陌生的地方醒来了,每次苏醒都伴随着消毒水的味道和新的伤,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默默看着挂在空中的吊瓶发呆,直到一个双目赤红的傀儡走了进来。

临也对这东西再熟悉不过了,知道可以直接通过它与宿主联络,这位傀儡是个看起来很娇小的女性,临也对她笑了笑,主动打招呼道,“鲸木小姐。”

傀儡的脸上那些那种他熟悉的茫然神情,对他点了点头。

“袭击你的人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不受协议约束的那群人……你应该知道「协议」指的是什么吧?”

临也点点头,他在九十九屋的书房里翻到了协议的复印件,上面清楚的规定了不能使用罪歌的力量干涉人类社会,只是他未曾想过老狐狸原来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理论上来说你其实也和他们没什么区别,我本以为他们会拉拢你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并没有这个意思,怎么,你做了什么得罪他们的事了吗?”

临也无辜的眨了眨眼,表面上装傻,心里却很清楚是自己做的那些暴露罪歌存在的事引起了他们的不安,那群人利用妖力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像是下水道里的蛆虫,是见不得光的。

“不管怎样,现在他们视我为眼中钉,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吗?”临也想要坐起来,动作却牵动了伤口,疼得他嘶了一声,又乖乖躺平,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与罪歌之母谈笑风生。“我也是知道规矩的,既然你们有意收拾一下这帮杂碎,我很乐意帮忙当这个引他们出来的「诱饵」。”

“你恐怕把这个任务想得太轻松了。”人偶般的傀儡幽幽的盯着他,提醒道,“早知道,诱饵是要被穿在铁钩上的,而且还会在猎物上钩时被撕扯着粉身碎骨……你做好这样的觉悟了么?”

临也无所谓的笑着,仿佛对这个身体毫不怜惜,也丝毫不介意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老狐狸一直想要铲除那些人,但是那些家伙已经和Beta缔结了联盟,所以他潜入内部,获取了一份名单。”临也忽然开口,语气平淡,“他无法亲自动手,也找不到可以与「组织」抗衡的力量,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自己培养出一把刀,利用它将组织连根拔起,可惜计划出了纰漏,他还没来得及对那把刀说明自己的计划,就遭遇了意外。”

“……”鲸木重不知道该说这些什么,干脆沉默。

“直到不久前,我才从他留下的文件中了解到,原来他就是「罪歌计划」的策划者,用组织的力量创造出弑杀它们自己的刀,资源循环利用,这样的事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了吧。”临也说到这里笑了笑,“他手里有我的体检报告,也做过契合度测试,罪歌原本的宿主不该是那个女孩……而是我。”

“他刻意的接触我,把我培养成他的棋子,看着我一步步变成一个怪物,就是为了今天。”

临也笑得没心没肺,只是冷汗自额头滑下,把睫毛浸得湿漉漉的,加上过分惨白的脸色,让人看着有几分心惊。

“虽然他已经看不到了,但是……他这样费尽苦心,我又怎么能不让他如愿呢?”

鲸木重无言以对,她是个天生的怪物,有时候很难理解人类的一些过分复杂的情感,就像此时,明明一切听起来是一场利用和欺骗,但是为什么这个小怪物看起来这么难过呢?

他脸上挂着毫无破绽的笑容,天衣无缝的悲伤着。

“我没记错的话名单上有个叫“蚯蚓”的女人,那么就从她开始吧,麻烦你把关于我的情报卖给她,顺便请帮我找到这几个人。”

鲸木重接过那份名单,草草扫了一眼,看到了几个颇为眼熟的名字,立刻觉得这个年轻人并不简单,看这个架势,分明是要接手九十九屋的人脉网了。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她还是忍不住多了句嘴。

临也有些夸张的挑眉,露出惊讶的神色,“你难道没发现我早就做好准备了吗?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国外,无论怎样都不会波及到他们的。”

“那你的恋人呢?”

那你的恋人呢?——这个问题让临也无语凝噎,昨晚临时接到警示匆匆收拾东西跑路,甚至都没告诉小静一声,也不知道那只草履虫生气了没,怕是又要哄好一阵了。然而临也手指轻轻颤了颤,把被子的一角攥在手心,说出的话转了个弯,完全换了个意思。

“那个人……解除了结合之后就像变成了仇人一样,一见面就打得死去活来,这样的家伙已经不能称之为恋人了。”临也轻轻皱了皱眉,苦笑得毫无破绽,“所以单身也有单身的好处,不用那么惜命,就算把自己玩死了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这么疯狂的立flag了……”

“这是反flag。”临也一本正经的反驳道,“关键时刻可以用来保命的。”

无法理解人类玄学的鲸木重思考了一会儿,表示你开心就好。

……







“说起来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吗?”鲸木重离开之前,临也叫住她。

傀儡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是嫌他事多还是话多,明显有些不耐烦。

临也不顾右手背上还扎着针,双手合十,十分乖巧的请求道,“能不能顺便帮我调查一下,是谁出卖了老狐狸?”

“你已经给自己找了这么多事做了,还想兼职为他报仇么?”鲸木重终于忍不住吐槽他,“有空多去给他扫扫墓就够了,别的他没要求你,你也不必去费心了。”

“我知道。”临也回答道,“我只是想知道真相罢了。”

但是那个暗中捅刀子的人会不会在这之后遇到什么意外或者遭什么报应之类的……那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TBC.


最近好热啊整个人都瘫在宿舍不想动……不想出门……

晚上也又闷又热睡不着觉QAQ

评论(13)
热度(82)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