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 傲慢与偏见与ABO 」48 又一次的不告而别

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失去了联系。我们在同一片沙漠里,在寻找的也许是同一眼泉水,但相互看不见,总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要是我们在一起的话,沙漠就不再会是沙漠了。



食用愉快








平和岛静雄是被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吵醒的。 半睡半醒之际意识有些不清醒,他转了个身,发现身侧空空如也——临也不见了。

他的神经瞬间绷紧了,整个人进入应激状态,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迅速套上衣服走出卧室,这时的敲门声已经快到了砸门的程度,静雄打开门,门外的人冷若冰霜。

对方向他出示了证件后便硬闯进屋,静雄看到他们手中的枪,很理智的控制了自己的怒气,不发一言的看他们把衣柜门打开,把房间里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

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临也似乎是连夜把和他有关的东西都带走了,屋子里甚至找不到第二个人生活的痕迹,看起来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单身公寓。

那群人低声交流了一番后,砸门的那位向他走过来,用比较客气的语气问道,“轻问您是在和一位叫折原临也的Omega同居吗?他是你的恋人对吧?”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静雄有些不耐烦的撸了一把头发,烦躁的看着屋内的一片狼藉,“我们早就解除了结合,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怎么,他又惹了什么事?”

对方狐疑的打量着他, 静雄自知演技不精,没有画蛇添足的给自己加戏,人家沉默他也沉默,在一片令人窒息的尴尬气氛中,对方终于是败下阵来,例行公事般的对他嘱咐了一通后匆匆离开了。

静雄满腹起床气无从发泄,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后觉得自己都快被这个家伙磨得没脾气了。

他想起昨天临也忽然说自己是怪物,觉得这次多半又要出什么事。

……所以他家小怪物去哪了呢。

静雄试着给他打电话,发现那个号码居然已经成了空号,他和临也,彻底失联了。







罪歌事件还未平息,那颗作为罪证的「头」的研究结果便出来了,为了避免造成社会恐慌,政府只称那东西是违法实验制造出的产物,然而事实是……它确实是某种非自然的存在。

妖精也好都市传说也好,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种妖物存在。 而更让他们觉得紧张的是,自从这事暴露后,各个城市中陆续有报告说出现了一些诡异的事件。

政府内部陷入了莫大的恐慌中,不得已重开本已进入尾声的Beta清洗工作,在仔细筛查中意外发现了一条漏网之鱼。

临也那份被做过手脚的个人简介被呈现在他们面前,调查人员发现此人进入政府内部工作的时间十分微妙,被炒掉的原因也太过牵强,仔细调查后疑点越来越多,再加上此人目前行踪不明,就显得越发可疑。

临也那次失控的事九十九屋处理得很妥帖,相关监控全部清除,现场留下的痕迹也全被掩饰过去了,但是目击者处理起来就比较麻烦,没办法保证一丁点消息都不漏出去。

敏感时期的流言蜚语无疑是致命的,调查组立刻把临也定为通缉对象,在池袋进行秘密抓捕和审讯。

临也虽然做好了沦为人类公敌的准备,却没打算被抓起来进行人体实验,早就收拾东西跑路了。

人生就是不断的搞事和不停的跑路,有了这样的思想觉悟后临也成功的混成了半个黑恶势力,以「奈仓」的名字开始联系那些始终躲藏在暗处的魑魅魍魉,渐渐发觉了埋藏在这座城市深处的秘密。

他体内那股「罪歌」的妖力来源于传说中的无头骑士,据说这是一种会告知人们死期的妖精,当然这种说法显然不是那么准确,另一种可靠的说法是,它的出现是一种征兆,预示着一代统治的颠覆与毁灭。

如今「头」已经出现了,政府所要做的,自然是全力阻止无头骑士的到来。

当临也联系到那个名为「鲸木重」的女人时,对方看起来并不意外,甚至直接提出和他通话,电话那段的声音带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冷静与干练,让临也自觉提高了警惕。

结果对方说出的下一句话便让他破了功。

“你就是九十九屋养的那只猫吗?”

喵喵喵??猝不及防听到那个人的名字,临也险些当场炸了毛。她认识九十九屋这件事并不值得大惊小怪,毕竟临也是亲眼见识过那人的情报网的,但是……但是……这个宠物和主人的关系是怎么回事啊喂?!老狐狸到底对她说过什么?

“既然你来找我了,那么九十九屋肯定已经和你坦白了他也是罪歌宿主的事了吧?”

不,并没有,原来老狐狸也有狼爪子吗?鲸木重的话里信息量巨大,三言两语便将老狐狸的老底掀了个干净,临也用最快的速度消化了她话里的意思,挑出重点询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也是罪歌最初的宿主之一?他和你一样控制了罪歌的妖力……所以说他不会死对不对?他还活着吗?你和他还有联系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鲸木重简洁明了的对他的问题依次给出了答复,“我们只是愈合能力较强,受到致命伤一样会死。我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我们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

临也一口气刚被提起又重重的跌落回去,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他低声追问道,“那么像被子弹打穿心脏这样的伤……”

“必死无疑。”

短短四字将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打得稀碎,临也缓了一会儿后终于从心神不宁的状态中抽离出来,和她交代了见面的相关事宜,和一些拜托她的事。

“我明白了,那就这么定了吧,报仇以后再谈……还有,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件事,听声音你现在是在街上吧?”

“是的。”

“那你要小心了。”鲸木重的声音没有什么起伏,继续用着那种淡淡的毫无波动的语调继续道,“这座城市里,能操控妖刀势力的除了我们,还有……”

临也还在聚精会神的期待着下文,忽然觉得有人撞了一下他的肩,他条件反射般的抬起头,腹部却在瞬间受了一击,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他甚至没有看清楚来人,就已经在剧烈的刺痛下发起抖来。

他看清了留在腹部的刀柄,感觉血液从创口出涌出,身体也因失血而渐觉寒冷,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后颈处就迎来重重一击,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仍处于通话状态中的手机在空中自由落体,一角磕在地面上,屏幕顿时裂成了蜘蛛网,挣扎般的闪烁了几下,终于黑了屏。






















TBC.

_(:зゝ∠)_回归主线开始搞最后一个事情……然而临也一开始就受伤了,可以说是出师不利x

评论(19)
热度(90)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