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 傲慢与偏见与ABO 」45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     没有永远的黑夜,但在天明之前只有黑暗。    #

#     愿你的每个黑夜里,也能拥有与命运继续抗争的勇气与力量。    #





食用愉快









纵使外界纷争不断,某个人的办公室依然是一片岁月静好。

四木等人被停职调查期间,政府内部人人自危,那些老实巴交的Beta们辛辛苦苦获取了政府信任进入高层,却没想到这信任脆弱得一击即碎,稍有些风吹草动便溃不成军。

九十九屋听着门外来去匆匆的脚步声,还有闲情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喝一边翻阅文件。

他向来是那种与世无争的形象,仿佛永远游离在体制之外,不抱团不站队不搞事,出了事就嗑瓜子看戏,整个人就是一个大写的「静观其变」,心思又缜密得很,政府在调查他一番毫无收获后就被他这种看热闹的假象蒙蔽过去了,意思意思给他降了个职,倒是免了牢狱之灾。

政府内部Beta的比重摆在那里,注定了让Omega无法清洗所有人,只对愈发对他们心存芥蒂,几乎仇视他们胜过仇视Alpha。

天性多疑,翻脸比翻书还快,恨一族便恨不得将他们斩草除根……由此可见,Omega似乎是不太适合做统治者的。

九十九屋不是没想过全身而退,但是受了重创的组织像一条疯狗,红着眼睛嗅着背叛者的气息,这时候但凡露出一点破绽,都是要被追着咬的。

即使这条狗已经奄奄一息,依旧能轻易咬碎目标的喉咙,所以他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茶叶静静地沉淀在茶杯底部,温热的茶水氤氲出清淡的香气,他被这样的气息包围着,思绪不知不觉间回到了与那个人初识的时候,刚开始只是觉得这孩子有趣得很,一边叫着「饮茶君」一边把他惹炸毛,权当是茶余饭后的消遣罢了,直到这个孩子跌跌撞撞的沿着自己走过的道路摸爬滚打,这才发现自己把他领上了一条歪路。

等他带着点期待张开双臂站在道路的尽头,看着对方一点点向自己靠近,却又发现是一场空欢喜。

就像是精心伺候的猫被别人撸了,亲手养大的闺女被人拐跑了,他打开聊天软件,上线的人数不少,却因为被设了限制而无法发言,聊天室里一片瘆人的宁静,他在群里宣布了一句聊天室解散后轻点着鼠标把成员一个个叉出去,如同在完成一件仪式一般,把他们通通踢回到平凡的日常之中。

一切都该结束了。

在把那个熟悉的管理员账号也叉出去之后,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把电脑中所有文件的密码通通改了一遍。

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动作有条不紊,内心毫无波澜,像是演腻了剧本里的痴情男主角色,便回归成平时的模样,继续委身暗处,当一条观察着一切的老狐狸。

下一次忍不住想要参与其中,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在他刚做完这一切,重新拿起茶杯时,才发现茶水已经凉了。

有人在外面轻轻叩了叩门。

“请进。”

斯文败类面无表情的走进来,顺手带上了门,九十九屋见是他便未太在意,低头整理起桌上的文件来,“来的正好,帮我找一下我上次……”

他话音未落,对方已走至近前,忽然默不作声的从腰侧抽出一把手枪来,抵住了他的额头。

九十九屋动作一滞,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



“砰!”


……







“你说的那个「老狐狸」,到底是什么人?”吃饱喝足后临也自觉的去厨房刷碗,静雄帮他调好水温后便拿着颗苹果在一旁束手旁观,随口问了个一直好奇的问题。

临也一边刷盘子一边认真思考了一下,答道,“一个挺有趣的人。”

静雄敏锐的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一丝抵触,仿佛对这人有着某种无法消减的敌意,他没有追问下去,临也自顾自的坦白了出来。

“他是我曾经想成为的人,但是后来我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打不到那样的高度,就放弃了。”

“哦?”静雄有点意外,“就是说这个人相当厉害咯?”

“这么和你解释吧,在一座城市中获取情报可以有无数种方式,建立自己的情报网,或者黑进存储着重要信息的人的电脑等等,但是你搜集情报一定是有局限的,毕竟没有人能做到无所不知——但是九十九屋能做到,他简直不像个人类,这个人无所不知,就是那种我们的看电视剧里常有的那种「仿佛偷看了剧本」的角色。”

静雄看起来没并受到多大震撼,“嗯,听起来是挺厉害。”

临也知道静雄并不能理解这种能力的可怕之处,因为他从未体验过被那个人洞悉一切的恐惧。

只有洞悉全局的人,才有操纵棋子的权利,也只有深度了解每方势力的人,才知道哪里是它们的软肋,用怎样的手段再能最高效的改变局势。

“据我所知,之前他一直是悠哉看戏的态度,也不知道这次是吃错什么药了,亲自淌这趟浑水。”临也把刷好的碗塞进碗柜,在弯下腰的瞬间忽然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两下,手一颤盘子便脱手而去,掉在地板上瞬间摔得四分五裂。

静雄吓了一跳,赶紧过来扶住他,“临也?”

临也没由来的一阵心悸,不过缓了一会儿后便恢复了平静,他宽慰般的拍了拍静雄的手背,“没事,可能是我体内罪歌的妖力还不稳定……别这么大惊小怪的。”

一提到罪歌,静雄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过去了,一边数落他随便把那么危险的力量放入身体里一边把他拽到一边,撸起袖子把没刷完的碗筷都收拾完了。

临也在一边乖巧的听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很快忘记了那一瞬间心中涌起的不安。

天彻底黑下来之后两个人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临也的笔记本终于修好了,他想起了自己上次没完成的尝试,重新打开了老狐狸那份被加密的文件,输入了自己的生日,果然,密码错误。

嗯,果然是太自作多情了。

临也悻悻的合上笔记本,回想起自己某次在那人办公室随口问的那句“你剧本里演的这是哪出啊?苦情剧男主?”

老狐狸啧了一声,端着茶杯懒懒的瞥他一眼,十分欠揍的答道,“不,是你爸爸。”

临也险些在他办公室当场拔刀弑父。

他拿出手机翻了翻,发现聊天室已经被那人解散了,临也终于觉得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相必那个人也真的再也不会联系他了。

那个熟悉的猫咪的头像此时灰着,这让临也觉得十分不习惯,印象中这个人一直是二十四小时在线,随时发消息都能秒回。

临也鬼使神差般的拨通了那个号码,心想着这人会接通还是会直接挂断。

认识了这么多年,就算不能再见面……至少要郑重的道个别。

结果电话死活无人接听,临也不死心的打了几遍,都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怎么了?”静雄递过来一把磕好的榛子仁,临也接过来一把塞嘴里,把脸颊鼓成了一只仓鼠,他一边嚼嚼嚼一边把手机扔到一边。

“没事。”他说。





“那个老混球不接我电话。”

























TBC.


Σ(`艸´;)!!


评论(18)
热度(84)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