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43 知识决定命运

「    You can tell me when it's over,  」

当结束的时候你可以告诉我,

「    If the high was worth the pain,   」

付出巨大的痛苦是否是值得的。





食用愉快








在场的三人几乎是同时意识到,这个人,不是临也。

杏里从他的那句话中听出了欣喜又酸楚的意味,仿佛压抑着种种痛苦与委屈,他抱着自己的手臂在颤抖着,不甚用力却很难挣脱,仿佛抱着一个艰难跋涉后终于触及到的珍宝那样小心翼翼,又不肯放手。

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临也整个人仿佛脱力般的踉跄了一下,松了手,向后退了几步。

他的脸上一片茫然,眼神甚至是涣散的,帝人眼疾手快的把杏里拉到身后,静雄看到一道血流划过钢爪,一滴滴溅落在地上,锐利的尖端轻颤了一下,寒光一闪而过。

静雄觉得脑子里有根什么东西“嘣”的一声断掉了,在临也做出攻击性动作之前凭借本能抓住了他的胳膊,同时对还在僵持的两个人大吼一声,“快跑啊!”

话音未落,临也变脸比翻书还快的用力一挣,力气大得出奇,挣脱了一只胳膊后迅速向两个人扑过去——扑了个空,帝人和杏里这次反应快了些,静雄吼出那句话后便听话的撒腿就跑,临也还想追上去却被静雄拽着,很不耐烦的反手一爪子过去,在对方胸前划出三道血痕。

静雄一瞬间仿佛回到了他和临也刚相识的时候,那时候这个人也是这样划破了他胸口出的衣服,在他胸前留下一道伤口来。

伤痕不深不浅,早已愈合,此时却像被重新剖开一般,向外渗着血。

伤口深处传来的的像是神经性的疼痛,尖锐的敲打着他的心脏,随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固定又执拗的刺激着他的身心。

从见到这人起就泛起的生理性厌恶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静雄面无表情的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临也后退两步艰难站稳,像是被拉了仇恨一般放弃了追杀那两个人,转而向静雄发起攻击来。

静雄太熟悉他的攻击套路了,随手掰断路边的一根电线杆拿在手里作为武器,这两个人打起架来胜过拆迁队,看热闹的人群很快四散奔逃,为两人留下了可供厮杀的场地。

静雄目光灼灼的看着眼前的人,叹了口气,声音轻不可闻的叫了一声,“……临也。”

临也眼睛里那股妖异的光仿佛很不稳定似的闪烁着,听到这声呼喊却是毫无反应,不依不饶的向他扑过来。

静雄举起电线杆横在胸前格挡,缓解了钢爪的冲力后迅速闪到一边躲过攻击,他还拿不准要不要直接一巴掌把临也糊墙上,算了,先打一架吧。

两人平时打架时强身健体和秀恩爱的目的性更强一些,而且有「打人不打脸」的规矩,然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双方神智清醒,如今临也那个王八蛋不知道把自己改造成了个什么东西,神志不清的在这里发疯,静雄也不可能配合他进化成万磁王,只能尽量以躲避为主,饶是如此,脸上依然差点破了相。

静雄气的想离婚,又忽然意识到自己和临也并没有领过证,顿时更气了。

没名没分的,还这么折腾我,我要闹了。

静雄举起把大货车向临也砸过去时,铁皮在地上被撞变形的声音让他心中一动。

万磁王?……磁铁。对啊,只要能控制住临也的钢爪就能限制住他的行动了,但是哪有那么大块的磁铁?!

他记得池袋有个废铁处理厂来着……里面似乎有起重机来着?电光石火间物理老师讲解电磁铁原理时举的例子在脑子里奇迹般的浮现出来,那玩意一次能吸起数砘重的废铁,更何况区区一个临也?

事不宜迟,静雄一边把临也往那边引一边掏出手机给狩泽打电话,电话刚通便没头没脑的吼了一句,“赶快去废铁回收站!”

狩泽此时正和门田一行人在一起,闻言虽然诧异但很配合的回答道,“好的,你碰到什么麻烦了?需要我们做什么?”

“找个人去操纵起重机!”

“起重机?等等,我去哪找会开起重机的人……”狩泽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一个急转打断,司机渡草潇洒的一打方向盘,淡淡道,“我会。”

“??!!”

车内的剩余三人的目光探照灯般齐齐落在他身上,渡草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轻描淡写的补充道,“很奇怪?其实我还会用挖掘机炒菜。”

电话那头的静雄还未来得及叮嘱些什么,一个躲闪不及手机便被打飞出去,只好集中注意力应付眼前的人。

直到他真的把人带到废铁处理厂,才惊觉自己出了个多么馊的主意。

废铁场今日正好休息,没有工作人员在场,翻墙进去倒还容易,然而真要在这种地方实施他的计划,着实不太容易。

场地规模不大,空地周围凌乱的散步着各种破铜烂铁,静雄脑内飞快的计算着——普通规格的电磁起重机功率多大?它的原理是什么来着,等等卧槽这玩意不会带电吧!那样的话要在临也被吸上去之前趁机制服他,假设初速度为零的话临也至少要离多远才能保证他能即使抓住他?加速度取多少合适?g取9.8N/kg吗?哦对还有空气阻力……

静雄成功的把自己的头脑思考成一片空白,终于得出了结论。

这道题,自己不会做。

WTF!!

他只能尽量把临也往远处引,这时电磁起重机在渡草的操纵下缓缓上升,静雄心脏快要停了,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看到临也身子一晃,立刻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

要死一起死吧。意识弥留之际,静雄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样一个念头。

只是……有点后悔当初没好好学习。


















TBC.

临也的爪子是不锈钢的就神作了【期待的搓手手.jpg

评论(14)
热度(104)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