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依旧是#静临#。一篇后续。

前文指路→  「我其实也很可爱的,喜欢我一下可以吗?」

懒得开电脑贴链接了,自己找吧_(:зゝ∠)_

本来打算两发完结,现在看来写不完……不过不会变成连载的大概。






食用愉快











傍晚的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临也趴在窗台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甩着尾巴,觉得等待的时间过得分外漫长。

变成猫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世界在眼中仿佛调亮了几个色调,对细节的感应也比人类多得多,然而辨认不出多少色彩,看很多东西都是黑白的。

临也不知为何就有些倒胃口,他在还是人类时总是不安分,喜欢到处乱窜,现在却更喜欢在这小房间里独占一隅,安静的盯着某处发呆,就比如现在。

有点冷啊。

小静怎么还是不回来。

临也不知何时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窝在一个十分温暖柔软的地方,静雄看起来刚洗过澡,穿着睡袍抱着猫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

“……我说真的,我劝你停手,静雄。如果真有什么隐情,他的两个妹妹也不会就这么罢了,肯定要调查下去的,他的家人尚且不管,你又瞎掺和什么呢?你又不是他的什么人。”

电话那段的声音清清楚楚的穿进临也的耳朵里,它原本打算跃下去的姿势一滞,爪子陷进了睡衣的布料里。

静雄没注意到它的异样,随手撸了两下猫,认真的回道,“我听说他生前得罪了不少人。”

“所以他就一定是死于报复?静雄,你大概没听说过「恶人自有天收」。”

临也平静下来,重新趴下来,想了想,几乎要被对方说服了。

生前做过的事已经十分模糊,但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其实再清楚不过了,就算真是被人报复了也没什么好冤屈的,认命就是了,只是这样一想,便觉得连血管里流动的血液都冷了下来,它甩了甩尾巴,在心里劝静雄,你听他的,别管这事了。

可惜静雄并不知道它的内心活动,语气依旧十分执拗,“但是我被托付的那件事还没有做完。前辈,我觉得他的朋友的态度非常奇怪,好像在可惜回避关于他的事,无论怎样都不肯去为他扫个墓……似乎有点亏心似的。”

“亏心?大概是因为没陪他吃最后一顿火锅吧。”

不,不是这个。临也几乎要翻个白眼,他们才不会愧疚什么,大概会觉得自己自作自受,终于遭了报应,死亡纯属天意,就算真吃了火锅也会被噎死。

这样一想,猝死倒还比较体面。

临也的本体已经被烧成了一捧灰,对生前的事依然是不想再计较,比起「自己的死亡到底有什么隐情」,更关心「今晚吃什么」。

不知道对方又说了什么,静雄一把拽住它的尾巴,用手指轻轻搓捏了几下,叹了口气。

“好的,我会去找他的。”

找谁?临也警惕的抬起头,静雄却已经挂断了电话,把他拎起来放到一边后起身走进厨房。

临也和自己的尾巴毛面面相觑,有种不详的预感。








第二天一早静雄请了假,像是准备去见什么人,临也死缠着要他带上自己,静雄无奈之下让他趴在自己肩上,一人一猫就这样出门了。

一路上临也对那位「知情者」有诸多猜测,见了面却发现是个有些陌生的面孔,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这位是自己的一位初中同学,顿时纳闷起来,怎么自己的死因要从初中查起吗?这也太年代久远了吧?

“您是来问关于临也的事吧。”落座后,名为奈仓的男人先开了口,静雄点点头,他便露出了有些悲伤的神色,“我和他是多年的好友,至今都很难接受他去世的事实,如果你想问什么的话我一定知无不言……对了,请问您是他的什么人呢?”

静雄随口答道,“普通朋友。”

奈仓狐疑的看静雄一眼,同时临也也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他,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除了和他结过仇之外再无别的联系了,这人刚见面就谎话连篇,还指望从他这儿得到些什么来有用的信息来?

可惜临也没办法提醒静雄这点,干脆趴在他的腿上冷眼旁观,看这人要编出一套什么瞎话来。

出乎意料的,接下来他说的话,句句属实。

奈仓就像个真正的“多年好友”一样侃侃而谈,把临也做过的坏事一五一十的抖落出来,临也本来对有些事都失去了印象,被他一提又重新记起来,忍不住抬起头,再次打量了这人一番。

静雄听得十分认真,临也没想到自己时候还会被人方面细数种种罪状,简直无异于公开处刑,一时间坐立不安,静雄一把按住他,忽然开了口,“我大概了解他是怎样的人了,但是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不是这个,请问你对他的死因有什么看法?”

奈仓显然没想到他问得如此直接,愣了一下后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咳……人都已经入土为安了,就不要议论他了吧。”

那你刚刚都在做些什么!临也不爽,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

奈仓没有理会这只小奶猫,只是压低了声音,隐晦的说道,“不过你既然是特意为了这件事过来的,我也有必要告诉你一些实情。”

静雄皱了皱眉,“实情?”

“是的。”奈仓舔了舔嘴唇,像是在仔细斟酌词句一般谨慎的开口了,“事实上这件事和他相熟的人都知道……临也他生前,被人包养了。”

??!!!!

临也听到这话瞬间炸了毛,静雄也愣住了,“啊?”

“临也从毕业后就和一个叫四木的老男人纠缠不休,不止一次被撞见上他的车被他接走,而且临也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不少资产,也是拜那个男人所赐……那些钱,都是四木给他的。”奈仓没给静雄打断的机会,自顾自的继续道。“有传言说四木喜欢和年轻的男孩玩那种激烈的SM……咳,你可能不知道,玩这种东西很容易过火的,出人命的也有不少。”

临也听了这番话简直要气活过来,这种被人当面抹黑又百口莫辩的滋味他倒是第一次经历,居然觉得有些可笑,同时也心中一惊,静雄他,不会信了这鬼话吧?!

“不管怎样,死者为大嘛,你也懂的,他的妹妹们为了维护他的形象,对外谎称是猝死。”奈仓的表情看起来诚恳极了,末了还补充一句,“我希望你也不要把这真相传出去。”

……好一个“死者为大”。

静雄的表情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也没提出什么质疑,甚至还微微点了点头,临也的心里就越发急躁起来,恨不得当着他的面撕烂那人的嘴。

他那些钱虽然赚的不清白,但也不至于那般不堪,他叫了一声打断两人的谈话,这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

不,别说了。

他不畏惧死亡,不怕魂飞魄散,但是如今却感受到了恐惧的彻骨寒意。

静雄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发起抖来,低下头一边安抚一边温柔的问道,“你怎么了?”

临也看着他的眼睛,喵了一声。

别听、别信……我们快点走吧,好不好?

我不要追查什么死因,什么真相,也不想要什么人来探望我了,我们回家吧,好吗?

























TBC.


可能太入戏了,写的时候都气得发抖【。

评论(19)
热度(137)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