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39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我从来都无法赞同你的言行举动,却还是喜欢你啊。#

#爱情与生活经常发生碰撞,该怎么说呢,这或许是在我有生之年都无法治愈的顽疾。#





食用愉快








少女还在昏迷中,背着不是很方便,抱着手又没空拿武器,静雄略一思考后很快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式,他把女孩抗在肩上,一只手扶着她,另一只手拎着一根铁棍,就这样下了楼,看起来活像一个强抢民女的混混。

然后他就以这样的形象,和正往楼上冲的另一波特派员不期而遇。

领头的那个只瞧了他一眼,便做了个手势,后面的人见了训练有素的齐刷刷为他让路,静雄警惕而狐疑的与他们擦肩而过,电光石火间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些人是来找临也的么?是敌是友?临也会有危险么?

但是当务之急是带这个女孩离开。

临也他娘的到底在做些什么?这都和什么人纠缠在一起?静雄怀着满腹疑问咬着牙往楼下走,即使他心里恨不得折楼顶揪着那个人质问清楚,但是残存的理智依然约束着不让他贸然行动。

静雄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确认附近安全后将铁棍扔在一边,抱着昏迷中的女孩向新罗家的方向走去。

他不懂那些勾心斗角,明争暗斗,即使各方势力在他眼前纠缠不清他也看不懂其中复杂的因果关系,他与千千万万被蒙蔽的人一样愚昧的享受着平凡安定的生活,就算现在他知道有人为了这一切在黑暗中负重前行,也不知怎样才能帮他一把。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他无条件的信任,然后等待。

……哪怕这等待的过程让他如坐针毡。






临也在被送回政府大楼的时候九十九屋指使斯文败类帮他买香槟,斯文败类平时对手下颐气指使惯了,一身少爷脾气,唯独对这位顶头上司没有办法,只好不情不愿的去当跑腿小弟,等他把啤酒买回来了才想起这位爷平时是不碰酒精的,只有在庆祝什么的时候才偶尔开一瓶——这平白无故的,是要庆祝啥?

他把啤酒放在这人桌子上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糟糕,忘了买开瓶器。

“没关系,等会儿小怪物回来了让他用爪子开。”九十九屋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眼睛里有几分笑意,斯文败类瞬间就觉得浑身发冷,虽然什么都没听懂,但是总感觉又有什么人被他算计成功了。

九十九屋真一靠在椅背上撸了把头发,把过长的刘海拢在脑后,他一句话都没说,却平白让人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释然”的感觉,仿佛已经对这个地方无所留恋,随身都能起身离去,消失在茫茫众生里。

斯文败类忽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在他开口前,九十九屋已经迅速恢复成了平时的样子,脱口就是一句 : “等我干完这票就回老家结婚。”

……好好的你立什么flag?!

“可惜我没对象,所以想想还是算了,回老家改行当牛郎吧——”九十九屋站起身来,从桌面上拿起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点了几下,屏幕闪烁间几条信息已经传递出去,潜心埋下的火种终于被点燃,虽不足以撼动那个潜伏势力,却也能够撬动它的一角,将流言蜚语的风灌进去,逼迫它不得不露出一点见不得人的污秽内里。

而等他神色淡定的做完这一切,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时,斯文败类心中无端的一颤,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那扇落地窗外平淡无奇的车水马龙,心中暗自感叹一声,世道要变了。

而他们,都将是历史的见证者。






罪歌和作为它载体的那个少女一齐消失了,派去的人被杀了个精光,尸体上残留的都是冷兵器留下的痕迹。这些情报迅速传入政府内部的某个角落,引发了轩然大波。

行动怎么会出错?一个强弩之末的妖物,一个弱不禁风的人类少女,就算是完成了「融合」,那畜生也不可能拿少女的身体开玩笑,毕竟那孩子一直是它的软肋不是吗?

还是说……它居然发生了变异,成了更厉害的东西不成?

那些人迅速派人在组织内部展开调查,四木得到消息后虽是不动声色,心中却隐隐觉得自己是下错了一步棋。

临也始终没有回来,事情又发生了那样的变故,很难不让他将二者联系起来,心烦意乱之际他忍不住打电话给自己一位埋藏在九十九屋手下的联络人,直白的询问老狐狸在其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他啊,他已经知道你把那小子派去送死了,现在正安排人去上面打听情况的,看起来还挺心急的,可能是真对那人有点……那个意思?”

四木懒得听这老狐狸的情感问题,压低了声音追问一句,“你确定真与他无关?”

“是的。”

“那好,没别的事了。”四木挂断电话之前难得的嘱咐了一句,“你在他那……注意安全。”

对面似乎是轻笑了一声,随后满不在乎的敷衍道——

“知道了,父亲。”







而此时,「四处打听情报急得不行」的九十九屋正肆无忌惮的欺负伤员。

临也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鬼地方,只觉得消毒水味让人后背发寒,忍不住想拔掉吊针坐起来,然而刚等他支起身子,就被人一把按了下去。

九十九屋简单粗暴的告诉他最好“老实点”,临也看着老狐狸那张脸,终于反应过来,环视四周后发现这里不是医院,而且一间普通的小公寓。

“我的人说你像死狗一样躺在天台上,就把你拖下来带到这里了,还特意给你找了医生,结果发现你只是有点低血糖。”九十九屋说着指了指吊在空中的点滴瓶,“这个要收费的,记得还钱。”

……卖身可以免费,一瓶破葡萄糖却要斤斤计较,这个人的吃亏神经恐怕是搭错了。临也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想怼他几句又觉得喉咙渴得冒烟,他心中顿时生出几分不安,用沙哑的声音问道,“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九十九屋笑了笑,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天下太平。”

天下自然是太平的,但也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然而在某些人看来,那「暴风雨」究竟会不会到来,还很难说。

怎样在漩涡形成之前,先将水搅混,再掀翻几艘小船,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事。

“你这次做的不错,但是接下来可能会更辛苦你一些。”九十九屋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坐下来从身侧拿起一瓶酒递给他。

被当成人肉开瓶器的临也对上老狐狸那双洞悉一切的眼睛,顿时觉得这人果然是讨厌极了,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抬起了手,在他面前,露出了那三根闪着寒光的钢爪。


























TBC.


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啦=w=

看不懂剧情的话也无所谓啦,反正主要是看cp发糖发刀嘛……我在这文完结后我会发一个剧情梳理,感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w

评论(16)
热度(97)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