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舟渡】停车坐爱枫林晚

没粮只好自己动手系列,一辆自行车,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写这个cp我真的是战战兢兢……因为实在太喜欢这两个人了呜呜呜

表白皮皮老师!⁄(⁄⁄•⁄ω⁄•⁄⁄)⁄






食用愉快











山路不太平稳,车子轮胎好像辗到了地表上凸起的石块,整个车子“咯噔”一声,费渡身子轻轻摇晃了一下,醒了。

费总这些天日理万机,忙着为公司上的事操劳,好不容易得了空闲的时间却没机会好好睡个觉,就被同样放假的大仓鼠叼出来了,美其名曰带他“野餐”。费渡透过车窗看外面这一片荒山野岭,觉得这种地方还是更适合杀人抛尸一点。

骆闻舟显然也是被什么人忽悠了,脸色有些不自然,然而他还偏要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一只手腾出空来揉了揉费渡有些凌乱的长发 : “还没到呢,再睡一会儿。”

费渡睡了一路,显然已经休息够了,此时比起睡回笼觉更想调戏骆闻舟,他轻轻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嗓音因为刚睡醒而有些沙哑 : “骆队,你说的那个‘枫林’,是什么地方?”

印象中两人其实鲜少一起出游,原因也很简单,费总之前十分擅长吃喝玩乐,和那帮狐朋狗友把所有能叫得上名的景点都玩了个遍,叫不上名的偏僻地方也去过不少,实在没给骆闻舟剩下什么能创造“二人世界”的地方,他只好剑走偏锋,听信了长公主的谗言,带他来了这么个阴森森的郊外,除了偶尔几声鸟叫,就只剩下有些惨淡的风声。

好在两个人对地点都不挑剔,当初在墓地拌过嘴,在凶案现场调过情,在火葬场打情骂俏……

骆队经验丰富心理素质极强,所以就算这里真是什么野外抛尸地点,也能脸不红心不跳的一边开车一边摸着费渡的手。

费渡出门之前已经吃了个饱,如今又睡足了觉,饱暖思淫欲,忍不住就想撩闲,反扣住骆闻舟那只不安分的手,在腕骨处轻轻摩挲,见骆闻舟看向自己,立刻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舌尖在下唇处一扫 : “什么时候……‘野餐’,嗯?”

正在开车的骆闻舟惨遭这样的撩拨,手一抖差点把车拐到草丛里去,他用尽所有意志力抵抗敌人的糖衣炮弹,生怕一个把持不住就在路边停车把费渡按在车里干了——这里虽是郊外,好歹也是在路上,若是有人经过看到一辆车停在路边震,两个人都得上社会新闻。

费渡的一只手不安分的掀起他衬衫的下摆,力图证明他是个“假正经”似的,在他的腹肌上摸了一把,手指还不安分的向下滑去,骆闻舟咬着牙把那只捣乱的手捉住拎出来,却觉得被他冰凉的指尖触碰过的皮肤骤然升温,几乎要冒出火花来。

那个费渡亲手挂上去的香薰在他眼前轻轻摇晃着,散发出清新的浆果香,混合着车内淡淡的木香尾调,骆队受到了敌人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理智摇摇欲坠,偏偏罪魁祸首还不肯老实下来,凑过来在他耳廓上轻轻磨了磨牙,然后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

“费渡,别在这种地方……”骆闻舟一开口便察觉出自己的口干舌燥来,费渡敏锐的察觉到他不太坚定的意志已经被自己撬开了一条缝,立刻乘胜追击,在骆队的注视下,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揩过油的手指,意有所指道 : “我饿了。”

骆闻舟喉咙一动,脖子有些僵硬似的扭回去,这时忽然发现前方路边一片过分艳烈的红,像是着了山火,神经登时紧绷起来,直到开近才发现是自己看走了眼,那分明是一大片漫无边际的枫树林。

长公主这次居然靠谱了一次,骆闻舟有意炫耀一番车技,直接打方向盘把车开进枫林里去,连费渡也快被这种极副生命力的颜色震撼了,短暂的老实了一会儿,安静的望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骆闻舟没把车开进太深的地方,想些差不多到了路上看不到的地方,就“吱嘎”一声停了车,刚熄火就发现在边上莫名发呆的费渡,骆闻舟显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沉,装成云淡风轻的样子扳过他的下巴让他回神,“费事儿,在这种地方招惹你哥,想过后果没有?”

费渡被这种流氓般的讨伐方式唤回了神智,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下后座。思忖着骆闻舟的车虽然空间不小,但是要容纳两个成年人还是有些勉强了。

要是骆闻舟想在外面他也没什么意见,费渡这人不知羞耻心为何物,兴之所至,直接在路边停车都无所谓,这样想着他饶有兴致的等骆闻舟先开口,想看看这个“假正经”要装到什么时候,没想到骆闻舟干脆利落的脱掉外套,直接扯着他的领子吻住他,费渡这个“接吻九段”型选手下意识的想找回主动权,却在这种毫无章法的粗暴攻击下败下阵来,几乎找不稳自己的呼吸。

骆闻舟在他开始红肿起来的嘴唇上轻咬一下,放开了他,眼底燃起危险的情欲意味 : “下车。”

费渡打开车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他不露声色的做了个深呼吸,很好的掩饰住这一点,快速走到车的另一边,打开车后门,把骆闻舟塞了进去。

骆闻舟被他身上忽然散发出的“霸道总裁”气势唬住了,躺在后座上有些反应不过来,刚要爬起来就看到费渡站在车外低着头迅速脱掉了外套,然后冲他笑了一下,钻进车里。

这位“霸道总裁”干脆利落的把自己剥干净了,只剩下一件衬衫,慢条斯理的解开几颗扣子露出白皙且单薄的胸口后便住了手,以一种捕猎的姿态,居高临下的俯视身下的人。

一下子容纳了两个人,车内空间顿时显得狭窄起来,骆闻舟不敢乱动生怕这位祖宗磕了碰了,因此眼睁睁的看着他分开双腿骑在自己身上,把有些凌乱的长发向后一撸,带着笑意的眼神锐利又勾人,骆队心领神会,从车前座背后抽出一袋润滑剂来,费渡的胳膊却是在同时横在他面前,从车座上搭着的外套里摸索一番,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枚避孕套。

两个人面面相窥,同时捅破了彼此心里那点不可言说的心思,费渡一边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瞅着他一边用牙尖咬住避孕套的一角,动作熟练的把它撕开,同时“啪嗒”一声,解开了身下人的腰带。

两人其实鲜少用骑乘的体位,骆闻舟在这方面小心得有些烦人,不敢让费渡“坐上来自己动”,生怕累着了这位爷。费渡看了他一眼,发现这人果然正一边小心的扶着自己的腰一边用担忧的眼光四下打量,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放松,宝贝儿,你不是说过最喜欢这种正面能看到脸的么?”

骆闻舟一时无法反驳,确实,骑乘也属于“正面能看到脸”的一种,但是没等他开口反驳,费渡已经扶着他的缓慢而坚定的坐了下来,视觉和感觉的双重刺激下他几乎无法自持,挣扎着想支起身子把这人掀翻按在座位上——可惜费渡没给他这个机会,手在他的肩上一个用力就把他按了回去。

费渡努力平稳呼吸,在这种事上他向来觉得疼点没什么关系,毕竟痛苦和欢愉密不可分,所以懒得做前戏,但是骆闻舟不喜欢——不喜欢他疼,费渡又十分惯着他,只好顺着他的意思努力不让自己受伤。

放在以前,费渡这种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的人,如果有人告诉他总有一天你会为了一个人开始珍惜自己,他一定会嗤之以鼻。

但是如今这一切却又是真真切切的发生着,开始养生和锻炼,戒了酒每天喝一杯热牛奶,甚至鲜少熬夜……

费渡一边摆动着腰肢一边还不忘吻住他,誓要用用灵巧的舌头和殷勤的律动剥夺骆警官的一切神智,骆闻舟早已按耐不住,一边搂着他一边支起身体,后脑勺靠着冰冷的车窗玻璃,看到另一边的车门还敞开着,外面是一片刺目的红色。

费渡全身心投入其中,结束了那个缱绻悱恻的吻之后向后退了一点,结果目光不偏不倚的落在骆闻舟身后的车窗上,被那炽烈的景色激了一下,瞳孔猛缩,后脑一下子撞到了车顶,“嘭”的一声闷响,两个人动作都是一顿。

刚刚电光石火间骆闻舟把手到费渡脑后,替他那金贵的脑袋挨了这一下,不疼,却在他心中重重的震了一下,让色令智昏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

然后,还没等费渡说些什么,他趁机动作迅速的把两人的位置调换了一下,费渡躺在他身下,头发凌乱的散落在皮质的座子上,眼角还泛着红,他震惊之余很快接受了现实,伸出双臂搂住了骆闻舟的脖子,“怎么,骆警官对我的技术不太满意?”

你有个屁的技术……骆闻舟在心里默默槽了一句,当然感受到了费渡在这种体位上经验的匮乏,不过这种青涩不经意间取悦了他,而且他不得不承认费渡刚才的模样撩人得要命。

只是刚才的小插曲让他格外在意,前座背后的袋子里露出半截领带,也不知是何时落在那里的,骆闻舟把它扯出来,目测了一下宽度正好,便在费渡讶异注视下用它蒙上他的眼睛,还在后脑处打了个结。

视觉被剥夺后其余的感官都敏锐了不少,骆闻舟感受着费渡身体在他安抚下轻微的战栗,心中顿时柔软下来,按着他将两个人的距离变为负值。

费渡的脑内留存的最后画面便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这种颜色总会让他联系起一些不好的东西,比如血,冰冷的窒息感,还有歇斯底里的尖叫,但是此时身体真切的感受到了温柔的爱抚和激烈的碰撞,快感和幻觉交织在一起,让他的头脑一片混沌。

他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却又被人抓得很紧,不让他继续沉沦下去。

飞鸟辗转飞回巢穴时发现空旷的枫树林里多了一辆车,后车门半开,车身晃动着,里面传来急促而难耐的“啊”的一声,吓得它展翅而起,落下几根羽毛在空中飘飘荡荡,最终轻柔的隐没在满地落叶之中。










回去的路上车里一直弥漫着暧昧的麝香味道,费渡一副餍足的模样靠着椅背上懒洋洋的看着窗外,依旧是来时的那片荒郊野岭,他眼前却总有看到了枫林的幻觉。

骆闻舟带他来这里的目的不言而喻,费渡领会了却不说破,把那点小心思捧着细细咀嚼一番,觉出了些温暖的的味道来。

那些阴影和创伤毕竟来自于过去,人总是不断成长的,在向前走的过程中背负着它们,也在不断的摆脱,挥别,直到它们被一些更深的东西覆住,腐烂溃败成一捧再无法影响什么的尘土。

而那些更深的东西,或许就是无尽的爱,与温柔。

黄昏时分,天际线上像是蔓延出无尽的火海,血色连绵不绝,倒映在费渡的瞳孔中,他轻轻的移开了视线,对着正认真开车的骆闻舟调笑了几句,握住了他的手。

他能感觉到自己一向冰凉的手指缓回了些温度。

这一次,手指终于不再颤抖了。
































END.


你们大概都明白标题的意思了

嘘,不要说出来⁄(⁄⁄•⁄ω⁄•⁄⁄)⁄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的皮皮!顺便安利皮皮的新文!指路晋江《残次品》,偶像包袱三吨重攻X城府深沉的流氓头子受,刚开连载一起追文伐~

评论(28)
热度(522)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