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一拳一个嘤嘤怪

 @Melod  ←这人说想看凶悍勇猛的情报贩子,ok,满足你。


(写完之后才发现好像微妙的跑题了)



静临only



食用愉快






“临也,是这样的,我要结婚了。”


……


折原临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前一秒正叼着吸管发呆。


视角扩大一点是面前冰块已经完全融化的喝剩一半的饮料,再扩大一些是灯光昏暗看起来颇有情调的咖啡厅,临也刻意忽略了二者的交集,因为——


平和岛静雄坐在他的对面,正面无表情的宣布他的婚讯。


折原临也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是梦?


临也伸手在自己的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


好痛。


不是梦。


平和岛静雄注意到他的举动,皱了皱眉,“我知道这对你的打击有点大,但是事先声明,我并不想和你分手。”


“哈?”


“地下情人也好,婚外恋也好,反正无论什么身份,只要能陪在我身边你什么都愿意接受吧?”


沉默。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婚礼是在明天举行,我希望你不要做什么冲动的事,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好了,我未婚妻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折原临也一言不发的目送他离开,然后低头咬住吸管陷入沉思。


他刚才……都听到了什么渣男发言啊。


那个是平和岛静雄本人吧?那只草履虫什么时候开始说一些连他都难以理解的深奥的话了?还是因为发烧把细胞核烧坏了?临也想象着草履虫破碎的细胞核在细胞质中飘荡的惨状,眨了眨眼。


如果真的已经坏成这样子了的话,就姑且原谅一下他的胡言乱语吧。





折原临也来到了平和岛静雄的婚礼现场。


虽然他并没有收到请柬,但是想溜进来还是轻而易举。在这一天的时间里他已经调查清楚了前情提要,也明白自己经历的不是梦境,而是更麻烦的,类似于世界线错乱导致的魂穿。


作为这个世界的外来人口,他还不清楚改变这个世界的剧情走向会发生什么,所以在找到回去的方法之前,虽然不太情愿,他决定先扮演一下这个世界里的“折原临也”。


按照情报进行推理的话,这种时候,那个懦弱痴情又死蠢的“折原临也”恐怕会坐在角落里偷偷的哭吧。折原临也这样想着,找了个不被注意的角落坐下。


在努力稀释自己存在感的情况下,几乎没人注意到他,但是人群中还是有个人立刻向这边走了过来。


“临也?不对,你不是临也吧。”


“哎?”


临也和穿着西装的新罗对视了片刻,识趣的放弃了说谎。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新罗坐在他旁边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他一番,微笑着回答道,“因为如果是那位的话,这种时候一定会在角落里嘤嘤嘤直到哭到昏厥被抬出去吧。”


——比我想象得还夸张吗?!


“但是你看起来不仅一点也不难过,还对这一切充满了兴趣,就像一个初来乍到的旁观者一样。”新罗慢条斯理的分析着,然后问道,“没想到他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有灵魂置换这种操作,真是不可思议,可以让我解剖一下你啊?”


“先等等,所以是他干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不是一目了然吗,他是找了你来代替自己经历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比如静雄的婚礼。”


“也就是说,只要婚礼结束了我就能回去了吗?”


“不一定,如果让他尝到了甜头的话这种事以后大概也会发生。”新罗注视他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以后说不定还会让你收拾烂摊子什么的……节哀。”


修罗场或者杀人现场之类的?临也想象了一下那种场景,只觉得汗毛竖立。明明某种意义上是同一个人,他却觉得这个世界里的“折原临也”只是个套了自己外表的空壳,内在完全是不同的东西。


“如果让我给出什么建议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想办法让他的生活回到正轨吧,哪怕让他心甘情愿的一个人隐居深山也好,只要不再需要你的帮助,他也就不会再打扰你了。”


新罗对他认真的建议道。




——但是。


——我该如何帮助他呢?





明白了事情原委的临也知道没必要再小心翼翼的维持人设,和新罗道别后干脆利落的离开了婚礼现场。


这位“折原临也”到目前为止的人生简直一团糟,从高中开始就和那只草履虫纠缠不清,演绎了三百集让人酸倒牙的爱恨情仇,最后惨遭抛弃。这种剧情在临也看来简直连观察的价值都没有,现在因为各种原因,却不得不出手相助。


临也穿着毛毛领外套,一边在斑马线上跳格子一边真正意义上的思考人生。


人的本性难改,就算再怎么劝这人不要从垃圾桶里捡男友也没什么用,所以要从根源上解决问题很困难,那么如果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那个把问题推给他的人——


耳边传来汽车的鸣笛声,临也向后跳了两步,与小轿车错身而过。


不行。


即使是在平行世界里他也不是很想体验死亡的感觉,疼痛这种东西还是能免则免吧。


不管路人怎么看待这个在马路中间蹦蹦跳跳的家伙,临也本人其实是相当爱惜生命的。


十分钟后。


这个刚刚在马路上作死许久的男人,像是突然从一场大梦中惊醒一般,飞快的跑到人行道上了。





“莫名其妙的被召唤过去,又莫名其妙的回来。感觉好像我是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一样,另一个世界的我真是无论各方面都让人不爽。”


临也莫名回到自己世界线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来找新罗发牢骚。


“这么说,你是选择接受另一个世界的我的建议了吗?”新罗问道。


“嗯。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做,他并没有祈求我替他手撕渣男,就算他请求了,渣成那样的小静简直是稀有动物,我都想把他保护起来关进动物园供人参观了。”


“啊哈哈……”


“我现在只希望。”临也仰倒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那家伙的人生,可别再糟糕下去了。”


“那么这件事要告诉小静吗?”新罗问道。


临也继续盯着天花板。


……


“不,暂时别告诉他。”





虽然临也期望着不被叫去给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收拾烂摊子。但是,事情似乎总是不如人愿。


“我们的关系似乎被我妻子发现了。”


“抱歉,我还是没办法选择你。”


“所以,我们分手吧,临也。”


又来了吗。临也刚被召唤进来,脑子里就被塞进了一堆对话的碎片,好不容易缓过来了之后,发现静雄一起起身准备走人了。


“我要说的只有这么多,以后别再纠缠我了。”


“你先等一下。”


临也拽住了他的手腕。


静雄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甩开了他的手。这种轻慢的态度触怒了刚醒来情绪不稳的临也,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临也抬眼,暗红色的眼睛里闪现出清晰的杀意。


「唠唠叨叨的烦死了,谁给你的胆子用这种态度对待——」


这具身体不存在与静雄战斗的本能,所以临也的动作稍微迟钝了一点,所幸静雄并没有料到临也会对自己动手,所以毫无防备。


用手刀把他劈晕有一定难度,所以临也选择了趁他背对自己时跳起来抡起凳子砸他的后脑这种残暴的攻击方式。在静雄倒地后临也面无表情的擦掉脸上溅到的血,然后伸手去探他的鼻息。


还活着,要不要补个刀呢?


危险的念头在临也脑海中一闪而过,即使他最初动手的动机只是因为这人的渣男发言让人心烦。


“你这个家伙……还真敢顶着这张脸说出那种话啊。”临也看着仿佛陷入沉睡的静雄,有那么一瞬间,理解了这具身体主人的感受。


因为不说话也不动的时候,仿佛沉睡着的“平和岛静雄”。


……和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中的那一位,简直一模一样。





要不要叫新罗过来呢?


平和岛静雄一边准备早餐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


他当然注意到了,这已经是临也第二次突然陷入昏迷式的沉睡,虽然时间不算长,但已经足够让他担忧这人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在他想要拿起手机给新罗打电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很轻的脚步声。


折原临也。不知何时醒来的折原临也赤着脚从房间里走出来,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默默注视着他。





“虽然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但能看出来我并非“折原临也”本人,你的直觉并没有随体能一起被削弱嘛,小静。”临也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叫出这个称呼,听起来近似讽刺和挖苦。


与他设想的一样,这个世界的平和岛静雄被改变得不仅是人格,继道德感与善良的本质被清除之后,连武力值都被极度削弱,变成了一个比普通人稍微结实一点的角色。


突然能够从武力上碾压对方的临也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乐趣所在,看着地上被捆绑住动弹不得的静雄,简直想跳上去狠狠的在他身上一边跳一边踩,就像对待不良少女贴满碎钻装饰的手机那样。


“你到底是……唔呃!”


临也字面意义上的踩住了他的脸,单脚。


“我劝你好好考虑一下,你现在顶着这张脸就算只发出一个单音都会惹火我哦?”临也好心的给出了建议后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虽然我很想说渣男是造成一切问题的源泉,但是作为渣攻贱受标配的一员的另一个我似乎也有问题,所以杀掉你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现状,恭喜你啊小静,捡回一条命,那么作为赦免你的回报,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你都不会有怨言的对吧?”


已经不敢再开口的平和岛静雄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临也当着他的面拨通了新罗的电话。


“喂,新罗,是我。你现在有空吗?这里有个小手术想让你帮忙做一下……”





“你醒了?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


面对静雄的询问,临也乖巧的摇了摇头。


从沉睡中醒来的临也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一开始还对静雄有些警惕,但是搞清了状况后很快接受了现实。


除了闭门不出之外,他大部分时间里都表现得很正常,只是静雄偶尔会发现他会若有所思的翻看家里的照片,目光紧盯着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





“这样做的话,平和岛静雄以后就会变成失踪人口了吧?”岸谷新罗一边做手术一边和临也闲聊。


暂时充当他助手的临也给他递上手术刀。


“不,我可没打算把这个人的存在抹杀掉,只要把脸改变一下就行了。”


“这就是你想出的解决办法吗?我觉得仅仅做这些不足以改变你这具身体原主人对他的迷恋哦。”


“嗯?不,这可不是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临也饶有兴致的旁观着被切开又缝合的皮肉,用一种淡定到让人毛骨悚然的语气说道。


“我只是单纯地,看这张脸不爽罢了。”





“要吃水果吗?”


不知为何静雄像招待客人一样对待醒来后的临也,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整天后,还在入睡前为他收拾好了一间客房。


“我姑且问一下,你和折原临也是恋人关系吧?”


在走进客房后,对方忽然问道。


“是的。”静雄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那晚安。”


“晚安。”


折原临也关上了卧室的门。





“术后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好消息是平和岛的妻子对他的失踪毫无反应,并没有报警的打算,肯定是又以为自己的丈夫去找哪个情人了吧。”新罗偶尔回来观察静雄的术后恢复情况,顺便和临也聊聊天。


“这混蛋到底有多少位情人啊,他以为自己是后宫男主吗?连最基本的亚撒西都做不到的人开后宫是会遭天谴的。”


“所以这不是已经遭报应了嘛。”


报应执行人新罗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


“那么临也,你为什么还留在这个世界里呢?”


“当然是因为事情还没完全解决。我问你新罗,从你的角度来说,造成这个世界的我的痛苦根源是什么呢?”


对于这个问题,新罗毫不犹豫的给出了答案。


“嗯……应该是「绝望」吧。”


“没错。虽然被赋予了深爱着什么的痴情设定,但是他完全没有真正意义上爱恋的对象,与爱着人类的我不同,这家伙付出的爱完全是强制性的。并非出于本心。 唯一和他有孽缘的小静也是设定强行要求的结果,因为没有起源,不受控制,也无法停止,无论对方做什么他都会无条件的深爱着,所以这个爱人可以说是有名无实。”临也像是用手术刀割开心脏一般细细剖析着身体的原主人,越是深究越觉得悲哀,“情感与人格都受到摆布,只是一个被受设定牵制的傀儡罢了。”


“傀儡的话,如果剪短细线的话,生命也就结束了吧。”


“嗯,我要做的不是把他从设定中拯救出来,而是……”


临也微眯起眼睛,彻底感受到了这个虚拟人物的卑微。


“给他一个,设定之外的爱人。”





相敬如宾这个词用在此时似乎不太合适。


折原临也坐在餐桌的另一端,看着正给自己夹菜的平和岛静雄,总觉得有些生疏的距离感。


相处的几日里对方对自己绝对算得上是温柔,但远远没到恋人的程度,更像是友好同居的室友,不,应该说是他单方面的被静雄照顾罢了。


有人关心,有人陪伴,不是什么更亲近的关系,仅仅是这样而已……


“饭菜不合胃口么?”


“不。很美味。那个……小静。”临也抬起头,自醒来后第一次露出笑容。


“给我讲一讲,你们的故事吧。”


仅仅如此。就让他发自内心的,觉得幸福和满足。





“所以,就这样,事情圆满解决了。”


折原临也回来的第一天就被静雄拎到客厅里开家庭会议,而这个毫无反省之意的人在老老实实交代了事情原委后,态度敷衍的做出了绝不再犯的保证。


“小静你也用不着这么紧张啦,难道你是在担心会被另一个世界的自己NTR吗?放心啦,我是不会看上比自己还渣的家伙的。”


静雄有些头痛似的按摩着太阳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说起来,你没对那个被置换过来的我做什么奇怪的事吧?如果你回答「是」的话我可要报警了,因为那个临也还是个初中生哦。”


“哎?”


“那么让我解释一下吧,在那边世界的我第二次把我置换过去的时候,我用了同样的办法把对方召唤到了我的身体里,但是指定了对方的年龄是初中,也就是尚未与小静相识的年纪。这种情况下对方第一反应当然是找唯一的朋友也就是新罗求助,然后新罗就可以按照我安排的把实情告诉他之后,对他这么说——”


“「在临也替未来的你解决烦恼的这段时间里,先由他的男友来照顾你吧。」”


“可是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当然有。他与那个渣静的孽缘完全是设定所迫,既无意义也不合情理,因此也无法从狗血的纠缠中摆脱出来,那么只要用点手段赋予这些苦难价值,比如说,因为年幼时一次奇遇与你相遇导致他喜欢上你,在回到原本世界里自然就会对和你外表一模一样的渣静动心,一旦有了这样的动机,等到某天这种外表消失了,那份爱意自然也会消失,他就能从中全身而退了。”


静雄坐在那里消化了半天他的话之后,感慨道,“……把那个人渣当成我的替代品吗,我怎么觉得这个剧情反而更狗血了。”


“但是比起莫名其妙又无法摆脱的迷恋,这样难道不是很合理嘛。”临也后知后觉的感到了疲惫,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深爱着平行世界里的人算是一个bug了,他可以利用这一点摆脱设定的拘束,无忧无虑的一个人生活下去,这种结局也算是可喜可贺了。怎么,觉得求而不得很可怜吗?不是这样的,小静,如果你了解那个家伙的话你就明白了,不需要见面也不用得到回应,只要有那么点称得上是美好的回忆,就足以支撑那个人独自度过这一生了。”


真的是这样吗?平和岛静雄沉思许久,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一切似乎都按临也所说的进行了,事情也暂时告一段落,但是……


静雄回想起自己与那个世界的临也这几天的短暂接触,别说迷恋了,对方看起来根本一丁点都没有心动的迹象,不,他的眼神和表现看起来确实是坠入爱河了。


静雄思考的过程中临也已经陷入了熟睡,他把临也抱回卧室后开始收拾那些被翻出来的相片。许多相片上都粘上了灰,静雄整理它们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一个细节。


那些落灰的照片上,凡是有临也出现的地方,都被人擦拭得干干净净。静雄只是将照片拿在手里,就仿佛看到了那个人用手指虔诚的将灰尘擦拭干净的样子。


他难以置信的将目光转向正在床上熟睡的临也。


难道——





“啊哈哈,所以他就让你给小静整容了?”折原临也愉快的付给了新罗手术费,听他说完这些天内发生的事,又看了静雄被殴打后的照片,几乎连眼泪都笑出来了,“还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替我出气,那位折原先生……真是个温柔的人呐。”


“我说你也差不多该玩够了吧。”新罗看着他的样子,不禁开始同情起那位真心实意帮助他的家伙,“从初中开始就把自己的人生折腾得一塌糊涂,结果还不是连和喜欢的人见面都做不到。”


“这样就够了,我已经满足了。他说过会在我人生糟糕透顶的时候拯救我,现在也确实这么做了不是吗?回应了我的期待,只为我而来——”


这种单方面狂热的态度新罗已经见识了多次,非常气定神闲的点评道,“你还真是喜欢那位情报贩子呢。”


“啊啊,这当然,你不觉得很奇妙吗?明明和我有着一模一样的外表,严格来讲也是同一个人,但是内在却全然不同……”


折原临也暗红色的双眼中,那份设定中脆弱与执拗、近乎卑微的狂热迷恋……如今,都通过心甘情愿的在狗血剧情中与渣男浪费十数载人生的献祭方式,圆满抵达了终点。


「迄今为止我所经历的一切苦难,都是为了能够如期与你相遇。」


“新罗,我记得你问过我为什么明明对那个渣男没有感觉还非要和他纠缠不清吧?”折原临也站在落地窗前,凝视着玻璃反射出的自己的那张脸,微笑着说道。“因为我喜欢上了啊,喜欢上了那个在我初中时给我忠告、承诺过会拯救我的,另一个世界的“我”。所以,必须让我的人生变得凄惨一点。”


“……变得无可救药,走投无路,只有这样我才能在最绝望的时候,让那个人再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拯救我。”


“虽然我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但是仅凭这人曾经出现在我身体中的温暖,就足以支撑我走完接下来的人生了。”





「感谢您。」


「我亲爱的情报贩子先生。」

















END



临也凶悍起来连自己都能攻略.jpg


顺便补充一下,渣攻贱受剧本是固定剧情,大部分事都是必须经历的,所以临也能改变的部分非常有限,即使如此也算圆满完成了任务,真是可喜可贺(。


还有,标题是随便取的,原谅我真的想不出来什么标题配这个故事才合适,如果你们觉得有更适合的可以提出来,我改一下x




评论(88)
热度(357)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