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折原临也,无限待机中……


前排提醒:手游paro,但是设定上与游戏有出入,即使没玩过游戏也能放心食用。


静临only


(以为自己)单箭头暗恋着临的静静,和想要搞事却始终没机会的临~




食用愉快






“辛苦了,小静,欢迎回来!”


染着金发穿着酒保服的男人刚结束了一章的工作,伤痕累累的回到扭蛋机内,而满面笑容张快双臂迎接他的是他设定上的仇敌,此情此景看上去有些诡异,而静雄摘下了墨镜,吐槽的点却是——


“听起来像是很热情的迎接我,实际上却敷衍到懒得站起来啊。”


如他所言,折原临也坐在形状奇怪的扭蛋底座转椅上,正在距离他数米远的地方。


“反正你很快又要走了嘛,难道每次都要我特意走过去给你个抱抱吗?”


伤痕累累、疲惫不堪的静雄懒得理会他的调侃,脱掉连袖口都被烧焦了的酒保服后,走过去一脚踩住了转椅的轮子,在临也站起来逃跑之前抱住了他,顺便低头在他的毛毛领上吸了一口。


“喂喂,你先把衣服穿上再……”


“跳蚤的味道。”


“又来了,你到底在确认些什么啊?”


临也费力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边嘟囔着一边去找医药箱处理他身上的新增的伤。


新罗不在,有些事就会变得很麻烦。


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在这个世界里,“岸谷新罗”是不存在的。





从游戏世界公测的那天开始,他们,与其他角色一样,都从一堆虚拟的数据变成了拥有独立思想的人物。


虽然本体源于小说,但是却和书中的角色不同。糅合了动画与各类周边衍生物后,再想变成单纯的服从原作的纸片人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在短暂的获得了自由之后,他们抛弃了既定的角色框架,决定以自身的意志活下去。


话虽如此,归根结底,他们也不过是在游戏中打工的NPC罢了。


“你的手法还是这么生疏啊。”


看着正用浸了酒精的棉花用力往伤口上怼的临也,静雄觉得自己过于迟钝的痛觉神经都要被这人唤醒了。


“没办法,要怪就怪那个人气不足无法实装的新罗吧。不我觉得那家伙已经够悲惨的了,反正现在肯定在某个地方为自己无法与赛尔提并肩作战而痛哭呢吧?”


“吐槽得真过分,这算是来自人气角色的嘲讽吗?”


临也看着他,露出了有些得意的笑容。


“是超人气角色哦。”


这样子让人看着真不爽,但又无法反驳。对大众喜好无法苟同的静雄叹了口气。


“……你呀,是超气人角色才对吧。”





根据物质守恒定律,破坏太多自动贩卖机的人最终会被关进自动贩卖机里。


静雄不知道这又是哪门子的奇怪理论,但是临也说出来的时候,他又莫名觉得好像有点道理。


因为这是事实,此时的他正和临也一起待在自动贩卖机形状的扭蛋机里,无所事事的看着屏幕上的战斗演示场景。


“你的招式还真是毫无新意。”临也一边旁观一边吐槽,“你除了自动贩卖机和路标之外就不会扔点别的了吗?”


“如果你在场的话也让我扔你也可以。”


“我可不想被你甩在电线杆上,不过如果我在场的话,比起敌人更想做你的队友。你知道的吧?我们两个可是有连携技能的。”


“你指的是用大货车把我和敌人一起撞飞的那个吗?这算哪门子的连携技能啊,“保护我的敌人,痛击我的队友”?”


“应该是“痛击我的敌人,顺便痛击我的队友”吧。”


“倒是不否认后半句啊。”


“因为是事实嘛。”


临也似乎很享受官方把“犬猿之仲”作为卖点的做法,有意无意的总想践行一下相杀的设定职责,奈何出演完第一章剧情后就一直在扭蛋机里待命,既无法搞事也无法和仇敌互相伤害,几乎寂寞得有些欲求不满了。


而静雄在对战时见过这人把其他纸片人当手机一边蹦一边踩的恶劣行径,也见过这人连砸带爆炸的大招,难以想象如果是本人上场的话会玩得多开心,一想起来就觉得头痛。


但是……


“咦?又要走了吗?作为敌方角色还真是出场频繁啊,小静。”


“不要用那种又羡慕又幸灾乐祸的语气说话。”


静雄敲了一下他的头,然后戴上墨镜离开。





几乎是静雄刚离开之后,一个长着狼耳朵和尾巴的女孩轻手轻脚的凑了过来。


“咱刚才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雄性走了出去,难道那个人是汝的伴侣吗?”


临也看着她一动一动的耳朵,无奈的摊手,“贤狼大人看人真不准啊,那位可是我的仇敌哦。”


“唔,虽然汝是个骗子,但也别妄想能骗过咱,你以为咱活了几百岁了~”赫萝微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洞察真相的笑容,“他身上带着汝的信物……没错吧?”


信物?啊,如果是指那个的话……


“把小刀给他只是因为有攻击力加成而已。”临也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你看,我在这里又用不着,在我身上带着也是浪费。”


“咱还没有实装,所以不太清楚这种事。”赫萝甩了甩尾巴,“不过让咱给你一点忠告吧,在这个世界中的一些规矩,恐怕连汝都不会知晓。如果请咱喝酒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透露给汝哦?”


还真是热心肠的NPC呢。临也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主动提供情报的人,不禁坐直了身子,表示洗耳恭听。





平和岛静雄又度过了被反复殴打的一天。


电磁炮的威力比改造后的电击枪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再皮糙肉厚的人也承受不住。渴望平静生活的静静心偏偏被分配了这种工作,游戏策划简直是魔鬼了。


好想回家。


不知道第多少次被人打空了血槽之后,平和岛静雄从地上爬起来,身心俱疲。


这个时候,临也肯定在忙着到处招猫逗狗,玩够了之后无所事事的待在那里等他回来吧。


他以前可从没想过,那个曾被他赶出池袋的家伙,有一天会成为自己唯一的归宿。





“原来是这样啊,太久没被抽到的角色会从扭蛋机中消失吗。”临也看着正一脸陶醉的喝酒的贤狼,轻声感慨道。


“就是这样,所以汝也差不多该开始准备了。”


“准备什么?”


赫萝仰头喝下杯底的最后一滴酒,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准备向……道别。”






他们与书中的角色不同,是被赋予了个人意志的NPC。


临也揉了揉静雄乱糟糟的头发,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再怎么说这也太过分了,平时让他抱一下吸一口回个血也就算了,一进门就被抓来给他做膝枕是怎么回事啊?!


可能不是错觉,静雄最近对他确实是越来越黏了。


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可以被允许做一些与人设相悖的事,但是这样的自由是有代价的。静雄对此毫无察觉,而临也不想提醒他。


屏幕上的战斗场景已经停止了,只剩下了灰白的屏幕和耳边滋滋作响的电流声。


临也想起自己曾庆幸从原来的故事中逃离出来。


哪怕只有片刻也好,只有一次的机会也好,他期待过与自己的犬猿之仲在新的故事中踏上征程。


因为这是个何等混乱无序的世界——交错的世界线,大杂烩般的角色混战,远远地旁观这场缺乏束缚的盛大狂欢时他几乎要以为自己可以容身其中了。


即使是喜欢站在远处观察人类、习惯于孤身一人的角色,偶尔也会想要融入人群之中。


静雄睡得很沉,临也想要将他唤醒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已经逐渐粒子化。被闲置太久后他的能量终于不足以支撑实体,与世界的联系逐渐模糊,那些沉寂许久的,属于原本故事的诸多碎片化场景卷土重来,撕扯着将他拽离出这个世界。


他闭上眼,看到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沸腾的火锅与诸多食材前,看到天台上的厮杀和爆炸,看到自己腹部的伤,看到自己从医院的床上醒来。


看到自己的双腿使不上力气,看到静置在床边的轮椅。


看到整片猩红的,炽烈的,宛如天空正从边际之处燃烧殆尽的晚霞。


被腐蚀的逐渐粒子化的身体中,被数倍扭曲放大的情感与阴影也席卷而来,难受之余他神情恍惚的想。原来那个时候,他有过那样强烈的痛苦的感受吗?


他低头看着沉睡的平和岛静雄,在发出声音之前,甚至连身体都不受控制的,因为本能一般的恐惧而颤抖起来。


想要从怪物身边逃离,身体却动弹不得。各种矛盾的心情在身体里厮杀,几乎要这样同归于尽。


只有一个念头无比清晰——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折原临也」正在死去。而他的愿望还未曾实现过。


已经残缺不全的手掌紧紧抓住对方的胳膊,临也张开嘴,拼尽全力想把他唤醒,喉咙里却已经出不了声。


求你醒来,小静,你听我说——





「救我。」




…………




平和岛静雄的脑袋撞到了地上。


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伸手在空气中抓了一把,连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做这个动作,他迷茫的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发现被抓来给他做膝枕的跳蚤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又去哪里搞事了吗?不对……除了这里之外,他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吗?


平和岛静雄忽然无端的觉得有些心慌。


他在扭蛋机的内部到处寻找着临也的踪迹,然而一无所获。上一次这家伙不告而别是什么时候?似乎不是什么友好的回忆,受了重伤狼狈的被人带走,最终狼狈而匆忙的逃离了那座城市,但是……


静雄反省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让临也选择不告而别的事。


不,等等……有一点。


他的脚步渐渐停了下来。


友好,或者说是有些亲密的关系,原来会让那人觉得无法忍受吗?


不过,他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不过是在个人资料和语音里都不停地提到那个人而已,不过是每次回来都要抱一会儿回个血而已,不过是要求他给自己……


平和岛静雄失手捏碎了墨镜。


不,太明显了,简直单箭头得太明显了。这样一来临也离开的原因简直显而易见,但是这也拒绝得太伤人了,他居然连个好人卡都不肯发?!


然而,仿佛是在回应他的猜测一般,从那之后临也真的彻底不见踪迹。但他走得匆忙,连小刀都忘了带走,所以静雄上场时总会习惯性的把小刀装进背包里。


其实不是件称手的武器,被摔在地上的时候偶尔还会扎掉自己半管血,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总觉得就彻底和这个人失联了一样。






而另外一边。


折原临也神志清醒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楼顶上,手里握着手机,屏幕上显示正在通话中。


不用想也知道他掉进了原作的哪个时间点,想来有点讽刺,他所处的地方和他在游戏中开大的招式是同样的场景。唯独现在,他一点也不想把接下来的剧情继续下去。


但是他没有退路了。


有些混乱的思维,暧昧不清的情感,刚回到原作世界中的临也完全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


他还没有意识到,决战之前丢失了武器是一个多么致命的错误。


而这个错误就如同煽动翅膀的蝴蝶一样,缔造了他第二人生的终点。


但是此刻,他对着电话那端的“怪物”低声说道。



“永别了。”



……小静。

















END……?



(未完待续。等我静临双全了之后再来补上HE后续)


(也有可能就这么结束了)



因为始终没有静静和临临所以哭着码字参加活动。请大家务必支持一下给个小红心和推荐。感激不尽。


我是真的爱他们。也是真的什么都抽不到。今天我是最悲惨的小熊软糖。





PS  这篇文里的临也消失是因为在扭蛋机里待了太久没人抽到他,所以诸位没临的临厨明白了吗,临也会消失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别信(对不起



评论(41)
热度(286)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