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静临only


打赌产物,本来想写正剧来着,但是天太热,我很燥,还是写沙雕文比较解压。


 @九转清溪  来叭,愉快的同归于尽OwO





食用愉快






“所以呢?”看起来就很可疑的男人一脸无辜的摊手,理直气壮地反问道,“你要杀的是情报贩子跳蚤,和我折原临也有什么关系?”


平和岛静雄狐疑的松手,“你不就是……情报贩子吗?”


“但是我没有跳蚤这个外号哦,不信你出去打听一下,根本没有人这么叫我。”临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毛毛领,“可能是你的委托人搞错了吧,但是作为他的同行,我想我可以帮你找到他。”


“真的?”


“当然,要付钱的。”临也露出了凝视即将破产之人的微笑,“不过可以给你个首单优惠。”


“……半价?”


“9.5折。”


静雄接过那张定价单粗略扫了一眼,抬起头认真的问他。


“可以肉偿吗?”


一旁的波江看不下去了,“这位先生,我们这里没有这项规矩……”


临也打断她,“加上。”


在波江嫌弃的注视下,临也向静雄伸出手,微笑道。


“合作愉快。”





“所以你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你又是为什么觉得自己是个杀手呢?”临也坐在车后座和静雄聊天,而对方轻易地就被他套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车祸,失忆,在医院醒来,身上没有能证明自己身份的证件,只在衣服口袋里找到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外号为跳蚤的情报贩子日前刚回到池袋。后面还写了一个地址。


“因为有个任务卡一样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我大概是个杀手吧。”


“任务卡?”临也看起来像是在强忍着笑意,“那么你还记得你的雇主是谁么?等你完成任务之后要去哪里领酬劳?”


“目前还没想起来,但是等我完成了任务,对方应该会主动来找我吧。”


静雄对自己的猜想笃信不疑,他有些紧张的问临也,“你查到那个人叫什么了吗?找到他的地址了?我们现在要去哪?”


“你的问题还真多。”临也,“我们现在当然是要去搜集情报啦。”


“你搜集情报的时候都需要亲自跑来跑去吗?”静雄神情复杂的打量着他,“我以为你只要坐在办公室敲敲键盘就能把那个人找出来呢。”


“嘛,外人总会对我们的职业有诸多误解,我已经习惯了。”临也不在意的摆摆手,“其实每次搜集情报我都要跑十几个地方去走访不同的人,至于我办公室里的电脑都是用来玩扫雷的,没什么别的用处。”


原来情报贩子是体力劳动者吗,静雄对他肃然起敬,无论什么行业想要混口饭吃都太不容易了。


“我们要去的第一个地方时露西亚寿司店。”临也不知道用手机给什么人发了什么消息,一切准备完毕后抬起头对静雄微笑道,“你也该饿了吧,我们去吃点寿司,顺便去打听情报。”


“好的。”


他们来的时机不太巧,赛门十几分钟前刚有事出门,静雄坐在那里和厨师四目相对,不知为何,静雄从对方拿刀的气势中看到出了杀手的气息。


难不成是同类——?!在他紧张起来的时候,临也才姗姗来迟,坐在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没事,别紧张,他以前是你的同行,现在已经从良了。对吧,杀手先生?”


厨师对他点了下头后就动作熟练的处理起了食材,静雄小声问道,“杀手什么的……就这样说出来没问题吗?”


“没问题呀。”临也拿起一枚刚捏好的寿司,“放心吧,池袋民风淳朴,不会因为你是杀手就对你有什么偏见的。”


静雄不疑有他,在心里感慨自己真是居住在了一个不得了的城市。


这个时间寿司店顾客寥寥,在他们落座后不一会儿,一个染了金发的男孩子带着女朋友走了进来,在看到店内的景象后僵在了原地。


“临也……先生?!唉?等等,静雄先生怎么也……”


是熟人?静雄一边嚼一边用眼神询问临也。


“哎呀,正臣君你来得正好,我记得你在本地人脉很广吧,我们正在打听一个人,你能来提供一下帮助吗?”


纪田正臣虽然心里只有逃跑的念头,但还是在对方的眼神暗示下硬着头皮在与他们隔着一个座位的地方坐下,问道,“你……想打听什么?”


“是这样的,我们在找一个外号为“跳蚤”的情报贩子,你有什么头绪吗?”


“情报贩子……跳蚤……”精神紧绷的纪田正臣猛地抬起头。


——不就是你吗?!!!


临也看起来真的是一本正经在苦恼的样子,伪装得滴水不漏,“不知道吗?也是,连在池袋居住过那么久的我都没听说过,真是个相当神秘的人物呢。”


这个人脑子坏掉了吗?不,肯定是在谋划什么吧,但是……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纪田正臣不敢吱声,而那个人行事作风早已习惯的沙树倒是自在得很多,坐在那边悄悄给临也的手机发消息。


「需要我们怎么配合?」


临也单身多年手速惊人,不一会儿就给她发来了台词剧本。


沙树叼着生鱼片,开始在通讯录里翻找着,为在这场游戏中榜上有名却依然浑然不知的角色们送去邀请函。





“所以静雄先生失忆了。”知道了这个设定之后,正臣心中对这两人和平同框的震惊感稍微减退了些,但他仍不知道该怎么做,“抱歉啊……我不认识什么跳蚤。”


“连特征也没听说过吗?一个人既然存在就会留下踪迹,你至少能提供点线索吧?”临也露出和善的笑容,“比如发色,性别,身材,或者平时爱穿的衣服之类的……”


“是个身材相对高大的男性哦。”一直默不作声的沙树忽然插嘴。


“哎?”


“对对,就是这种线索,谢啦沙树,果然关键时刻还是女孩子比较可靠啊。”


正臣惊诧的看着自己的女友,而沙树轻轻把桌子上手机向他推过去,让他看屏幕上的字。


「本局发词:平和岛静雄。」


——是在玩谁是卧底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沙树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你到底和这个混账玩过多少次这种游戏了?!


临也看起来没有要放过他的意思,正臣没有办法,在对方再次发难之前艰难的说道,“我想起来了,金发,这个可以吗?”


“金发?天生的还是染的?”


“这个我不知道啦。”


静雄听着他们的谈话,微微皱起了眉。


情报还不够,这里的街上身材高大的金发男性并不稀缺,无法仅凭这些东西就将目标锁定。


“那个……打扰了。”这时,龙之峰和杏里也出现在了这个游戏场地里。


纪田正臣的脑子彻底空白了。


“我们收到了消息,因为帝人君很感兴趣,所以请让我们也加入……”给自己定位为保镖的少女轻声有礼的请求道。而临也对此欣然接受。


“欢迎欢迎,那么你们能提供什么情报呢?”


帝人回想起自己收到的词语,谨慎的回答道,“是一个看起来有点可怕的男人。”


“嗯嗯。杏里酱呢?有什么想说的吗?”


杏里犹豫了一下,“他……虽然看起来有点可怕,其实很温柔的人。”


情报又增加了两条,却依然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这时门田和狩泽进了店,最后两位参与者也到场了。


“哎呀呀,这里好像在玩很有趣的游戏呢。”在门田说完「对方是个单细胞」后,狩泽非常大胆的开始了她的发言,“这位人物的声优可是非常了不起哦,曾经为著名的执事……”


门田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声优很出名这点就够了!没必要说得那么详细!”


“我好像稍微有了人选了,你觉得呢,小静?”临也问道。


“我还没有什么头绪……”静雄皱着眉,“别的特征都太过常见了,声优那点好像也没什么帮助,这部番的声优阵容好像挺逆天的吧?出名的声优太多了到底指的是哪位啊?”


“嗯,既然无法锁定目标的话就开始第二轮吧?”临也笑着拍了拍手,“那么首先……沙树?”


沙树配合默契的答道,“直觉很敏锐。”


“嗯,然后,正臣?”


“……偶尔会给周围的人带来麻烦。”


“帝人?”


“嗯,不是什么坏人。”


“杏里酱?”


“对小动物很温柔。”


“小田田?”


“都说了不要这么叫我……外表看起来生人勿近,这个行吗?”


“唉终于轮到我了吗!那么听好了,这个人的声优和神谷O史合作主持一档电台节目叫Dar Girl S……”


门田再次慌忙捂住了她的嘴。“声优和卡米亚合作过!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好像依然没有什么进展呢……能锁定目标了吗,小静?”


“有点头绪了……话说神谷O史是谁啊?”


临也安心的拍了拍他的肩,“想不起来没关系的,可能你的中之人和你一起失忆了吧,那么再进行最后一轮?”


“顺便提示一下,目标可能就在这个餐馆里哦?”


游戏进行到这里每个人多少都有些词穷,除了狩泽。


沙树的发言是对方会发出意义不明的吼叫。正臣则说他养过宠物。帝人和杏里的发言基本上都是说这人是个可以信任的同伴,门田说可以信任但却未必靠得住。轮到狩泽的时候她站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门田预感到有些不妙。


“我唱完这首歌你们就明白了,不光要唱我还要跳。下面一首3K送给大家……”


心累的门田好不容易阻止了狩泽,场面一度有些混乱,这时候临也受到了一通业务上的电话,正准备出去接电话的时候,静雄注意到了这人准备离开,下意识的问道——


“喂,死跳蚤,你要去哪?”


……


空气突然安静。


临也在原地停顿了片刻后突然掀开帘子就是一个百米冲刺,静雄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咦,我刚才叫了他什么?”


狩泽唯恐天下不乱的答道,“好像是跳蚤。”


静雄顿时明白过来自己被耍了,撸起袖子杀气腾腾的追了过去。因为二人还没有结账,所以随后厨师也提着刀追了出去,寿司店里剩下的众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后,门田问道,“所以现在我们应该进行投票了吧?”


“我觉得难度很大啊,该不会是临也在恶作剧吧,其实给所有人的词语都是一样的之类的……”


“不是哦。”沙树打断了帝人的话,“发词的人其实是我,我们之中有一个人是卧底。”


“好,那么开始投票吧。”狩泽举起了手,“虽然不太清楚卧底是谁但是我先投小田田一票。”


“喂!”


“既然狩泽小姐这么说了那么我也投门田先生……”


“抱歉门田先生……”


“无脑投门田带我一个。”


“跟风投门田。”


无辜的门田就这样被安排得明明白白,


“好。”沙树宣布结果,“门田出局,游戏继续。”


第二轮带节奏的狩泽也被一波带走,然而游戏仍在继续。除去作为发词人的沙树,又莫名淘汰了杏里后,终于变成了竹马组的1V1。


“我大概知道你手里的是什么词了,很可惜,帝人,你差一点就赢了呢。”正臣露出笃定的笑容,“我早就在怀疑你了,从一开始你的发言就模棱两可,在最后一轮所有人都猜出大部分人手中的词时你依然非常谨慎,乍一看好像和你平时的发言风格没什么区别,但是很遗憾,因为我很了解你,所以大家!相信我!只要投了他游戏就能结束了!”


“哎?不,等等,我——”


也许是被他的蜜汁自信唬住了,又或者是对那位切开黑的影帝有所怀疑,在帝人被投出去之后,沙树像是早就料到结局一般微笑着拍了拍手。“好的,游戏结束——”


“卧底胜利。”


“哎?”苟到最后的胜利者一脸懵逼,“等等,怎么回事,你们的词不是平和岛静雄吗?”


杏里拿出手机给他看自己分到的词语。


“燃堂力……哎哎?!你们说的不是平和岛静雄吗?”


正臣确认了其他人收到的词语都是燃堂力之后,对这个平和岛静雄混在一堆燃堂里面还能不被发觉这件事感受到了震惊。


“二次元的设定……真是,太可怕了……”






“冷静一点,小静,快点想起来,你并不是个杀手。”


“呵,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不信你拿出那张纸片,嗅一下那上面的味道。”


由于临也的表情异常严肃,静雄将信将疑的照做,本以为只是对方在拖延时间,没想到他真的在那张纸片上嗅到了跳蚤的味道。


“马萨卡!这张纸片是你自己放进……”


“没错,在你苏醒前我去探望过你一次,医生说你的意识其实短暂的清醒过一段时间,但是那时候你表现得像失忆了一样,所以我才匆匆写下了那张纸片,放进了你的衣服口袋。”临也握住他的手,目光诚恳而真挚,“我做这件事完全是因为,我唯独不想让你忘记我,而且如果你醒来之后觉得不安,我希望你第一个来找我。”


“难道说,我们……”


静雄掐住他脖子的手微微颤抖,而临也缓缓抬头,眼角带泪。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感情摆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珍惜,直到失去后才后悔莫及,人世间……”


静雄没有理会他说什么,自顾自的推理道,“难不成,我是个牛郎?”


临也费力挤出的眼泪被生生逼了回去,他直视着这个推理鬼才,发自肺腑的发出一个,“啊?”


“你是我的老主顾,和我私下也有联系,那天正好你召了我,但我在路上遭遇了车祸,你因为已经付了钱不想打水漂所以把名字地址写在卡片上让我苏醒了之后去找你……我的推理正确吗?”


对的,很好。临也简直想给他鼓掌,日本推理界的未来交给你了。


让刚出完车祸的人给自己上门服务,这种人会被挂到奇葩甲方bot上婊吧?!这是怎样一种执着的嫖娼精神啊?!


然而临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就是这个王八蛋。


“既然你已经想起来了,那就跟我回家吧。”


静雄却突然推脱起来,“这个,不太好吧,我刚出完车祸身体还在恢复期……”


“刚追我跑了十条街的人有资格找这个借口吗?”


静雄表示自己还没完全脱离那个杀手人设。


临也则过快的接受了自己的新人设,对他挑眉。


“那就在床上干死我如何?”


静雄看着他,轻轻的叹了口气。


“虽然我失忆了……但是总觉得你这也太OOC了。”




“……这不是你给我凹的人设吗你他喵的到底想怎样!”












END



吹空调吹成重感冒,但是不开空调又热得活不下去……码个字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个啥,当然也可能是水平本来就这样……


夏天赶快过去吧……


评论(62)
热度(328)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