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昨晚做了一个梦。


因为刚醒的时候实在记得太清楚了所以赶紧拿手机给小伙伴讲了一遍,嗯现在完整的复述一下,第一视角。


(现在想想整个梦有种在玩宿舍版吃鸡的感觉……)


梦的开头像是深夜,我在宿舍楼里闲逛,走廊里开着灯,很安静。路过窗户向外看的时候我发现宿舍楼被封起来了,外面围着那种黄色的封条,然后我发现自己脖子上戴了奇怪的东西(这里感觉切换了一下第三视角,因为我很清楚的看到那东西戴在自己脖子上的样子。


这个时候走廊里出现了一个小萝莉,拿着刀,神情不太正常,脖子上戴着和我一样的东西,我试图和她沟通,但是她看上去非常凶残且理性蒸发,一副要砍死我的架势就冲过来了。


我 :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开始逃,跑的飞快,一边逃一变呼救但是所有人都睡得像死猪一样


从三楼跑到一楼后(我的宿舍在二楼,整栋宿舍楼一共四层),我看到宿舍楼门是开着的,本能告诉我出去很危险,所以我试图把她推出去,成功了,小萝莉在宿舍楼外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自爆了(脖子上的那个东西)。


这时候宿舍广播说什么整栋楼已经被封闭了,接下来会随机给每个楼层分配武器,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广播只响了一次,我不确定有多少人听到了广播,但是楼道里逐渐嘈杂起来,我的第一反应是上楼找舍友,但是等我上了二楼回到宿舍后才想起来这学期只有我一个人回宿舍,舍友都没返校(这个设定倒是完全照应现实了——!)。


我锁上门在宿舍里寻找武器,与此同时楼里已经传来了枪声和惨叫声,以及门被踹开的声音。


这时候阳台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全副武装,端着枪问我需要帮助么。


我说你是……?


他说我说随即掉落的武器之一(原来还有这样的人形空投吗?!


我说救我,这个人就端着枪冲出去了,临走之前说我帮你清了这层你去找地方躲起来。我说ok然后跟着他出门,刚到走廊就差点被流弹射中,慌得一比窜来窜去最后随手拉开一个宿舍门跑进去了。


那个宿舍是单人间,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文弱的男生躲在门后,看到我冲进来后吓了一跳。我锁上门,对他说没事我不会伤害你的。


然后我们开始聊天,他的情绪渐渐稳定,告诉了我他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刚睡醒听到外面很乱,打开门发现走廊里有死人,正吓得半死。我告诉他游戏规则,但是修改了一点,没告诉他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改成了到了规定时间后能活着的人就算赢了


他说那我们藏起来直到游戏结束吧。(“我们一起苟到最后吧”


我说好啊。


他的房间里有一个很大的衣柜,我说里面装着什么?他说几乎是空的,我意识到系统随机分配的武器会掉落在各种地方,于是打开衣柜,里面装满了枪。


那个男生被吓傻了,我挑了一把冲锋枪(无限制子弹冲锋枪上线)给他然后让他自己研究怎么用,自己拿了火箭炮和手榴弹,想了想又拿了把小手枪别在腰上。(我为什么这么熟练啊?!等等火箭炮?!


他说我们没有必要出去,我说不行,藏不住的,那些人都疯了,迟早会过来的。


这时候外面有人砸门。


他拿着冲锋枪愣了一会儿,突然对着门疯狂扫射,射了一会儿外面没音了,我们出去之后看到门前倒着几具尸体。尸体都穿着睡衣,身上没有武器,大概砸门只是太害怕了想求救,我让他不要看赶紧跑。


那个男生虽然看着文弱但是意外的枪法非常好,虽然我在宿舍捡到的那个人形兵器清了楼层就下线了但是有他保护我一切都还顺利。


人形兵器已经基本上清理了这个楼层,干掉了一些从别的地方来的拿着武器的家伙之后只剩下了一些醒得比较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


我说带我去一楼,他说太危险了吧你要去干什么,我们守住这个楼层不就行了吗。我说这个游戏太残忍了,虽然有那些疯子,但是也有不想伤害别人只想好好生活的人存在,我用一下广播,我想救他们。(听起来像是主角的台词


他说好,在下楼的过程中突然问我,如果规则只是规定时间内活下来的话,为什么那些人要疯狂的屠杀自己的同学呢,不杀人也能活下来啊。


我骗他说因为在这个时间内杀人是不用承担责任的,每个人都有想让他在世界上消失的对象对吧?如果不用承担后果再加上有了武器就很容易大开杀戒,不受法律拘束的人是很可怕的,这就是人性啊。


他恍然大悟,然后带我去了广播室。


广播室内没有人,但是通过大屏幕能看到存活人数,我让他仔细搜一下里面有没有藏着人,然后偷偷把写着规则的纸看了一遍撕碎了,他回来的时候我正在研究,发现没办法接下脖子上戴的东西,通过屏幕看到持有武器的人的数量非常少了,而且都集中在四楼(也就是顶楼),于是我让他上去把那些人都清了,这样剩下的人就安全了。


他说那你让幸存者们都往楼下跑,但是不要在四层广播,让那些人听见就糟了。


他到达四层后给我了信号,我开了一到三层的广播,模仿一开始那人广播的口吻通知幸存者,游戏进入最后阶段,新增了一个规则,只要能在2.7秒内从宿舍南口跑到对面的宿舍北口就能活下来。


因为我刚才看到的规则上写着让脖子上那东西的爆炸的方式是离开宿舍楼内3秒,如果时间不够就会暂缓爆炸时间,但是不超过十分钟。


这时候幸存者们已经冲下楼了,一些人听了广播后试了试,有的成功了有的在半路原地爆炸,成功的那些人一边哭一边尖叫的庆祝,吸引了更多的人加入。


最后所有人都尝试了一次,我关上了两边宿舍楼的大门,设置了一个十五分钟倒计时闹钟,然后带着火箭炮和手雷出了门。


这时候楼里除了一楼外已经基本上空了,所有人都在等待着游戏结束。


我一边上楼一边随意在楼梯里丢手雷,放火箭炮,制造出爆炸声,最后扔掉了火箭炮在四楼和同伴汇合。


他说这楼层已经清理完了,那些爆炸声是怎么回事?


我说游戏进入尾声,已经开始随机轰炸了,这个系统无法更改,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说果然没有这么简单,四楼还没被轰炸,可能接下来就是四楼了,我们快走吧。


我跟着他下楼,在下楼梯之前向身后扔了最后一颗手榴弹,我们刚离开四层就听到那里传来了爆炸声。


因为已经不需要武器了,所以我让他丢掉了冲锋枪,然后两个人躲在二楼的楼梯间等游戏结束。


聊到游戏结束后的生活,他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要考研(在梦里也不忘考研……真的悲惨),他说他本来要出国留学,但是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对枪有阴影,说他也想考研,问可以和我考同一个学校吗。


我说算了吧你这种学霸和我抢什么考研名额。


他说他不是学霸只是个游戏宅而已,而且因为不擅长和人交流才一个人住宿舍,交到了我这个朋友真是太好了。


我说这些话还是等我们都活下来再说吧。


这时候楼下突然传来巨大的爆破声,而且声音络绎不绝,连地面都开始震,我知道是那些幸存者脖子上的东西爆炸了,但是他问我怎么回事的时候我说可能是最后一波轰炸,完了,幸存者们集中在一楼,也不知道能活下来多少。


他安慰说没办法我们尽力了,只能看他们自己的运气了。


爆炸声渐渐平息。十五分钟的闹铃响起来,通过广播在走廊里回响,除此之外整个宿舍楼静得可怕。


他站起来说游戏要结束了吗。


我说,还没有啊。


然后掏出那把别在腰间的小手枪爆了他的头。


现在游戏结束了。



……


梦的最后好像是我赢了,然后在一个人下楼梯的时候突然惊醒。我想如果我没有醒来的话大概能走到一楼,宿舍楼对面被炸得面目全非,坍塌的水泥钢筋下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幸存者”们的身体。


脖子上的东西自动解开掉到地上。


我走出宿舍楼,看到外面,天亮了。









不知道算不算一个噩梦,虽然梦的前半程我都很惊恐,但是后半程全程冷静得可怕,基本上每走一步都定好了接下来的计划,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利用一切手段解决除我以外的人,而且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努力获取“同伴”的信任。


其实梦里是没有什么感觉的,连最后开的那一枪都是面无表情干脆利落,但是醒了之后负罪感简直要命了……我怎么这么混蛋啊……简直不配为人……


如果可以的话想把梦重来一遍。


这一次,我希望当我闯进那个单人间的宿舍时,那个男生手里刚好拿着一把枪。



PS : 突然想起了我的信息经济学结课论文。这个梦是个典型的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得游戏胜利的例子……(醒醒




评论(33)
热度(77)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