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五十道伤痕 5

前文及设定请直接戳tag→   Here


设定提供 :  @夏至【混乱中立者】 


一边写论文一边码字超爽的。争取月底前完结这篇(尽力




食用愉快




I made myself at home

我不会手下留情


In the cobwebs and the lies

附着在蜘蛛网上,游弋在谎言中





“回答我的问题。”


平和岛静雄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戴着奇怪面具的男人。


“……对不起,你说什么?”


“想弄疼他吗?想弄伤他吗?你会看着他流血的样子兴奋起来吗?想在他高潮时掐住他的脖子、让他的身体逐渐从潮热变得冰凉吗?”


静雄被劈头盖脸的提问吓到了,在回想起自己正坐在什么地方,面前的男人又是谁之前,先出于本能的反驳道,“我不想伤害任何人。”


“是这样吗?”对方带着手套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不紧不慢的对他说,“这和你被催眠时候的回答可不一样。”


“……”


隔着厚重古怪的面具看不清对方的脸,但静雄却有种内心被人窥视的慌乱,他不知所措的站起来想逃离这里,但起身后却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低下头,看到了自己身上穿着的高中校服。


咦?


那个男人干脆利落的从病历本上撕掉了几页纸,然后做了个手势让他坐下。


“我曾告诉过你性癖是无罪的——现在我收回这句话。”男人抬头看着他,镜片反射着冰冷的光,“你的「兴趣」很危险,我建议你立刻和那些狐朋狗友们断绝关系,不要因为好奇或是想得到解脱就踏入那边的世界。你和他们不同,静雄,就算你放纵自己,也永远得不到解脱。”


“打个比方,你的心里现在住着一直狮子,它残暴而且难以控制,你稍有松懈就会跑出来伤害你和你身边的人。所以你能做的,只有在余生里,一直戴着镣铐、一刻不能松懈的扼住狮子的咽喉。”


世间又那样多的角色,但在他面前唯有一条路可走。


就是静默着,做一个无罪的囚徒。





平和岛静雄从梦中惊醒。


后背渗出一层冷汗,还有些胸闷,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他推开盖在胸前的被子,躺在床上大口喘息着试图平复下过快的心率。


刚才他似乎是梦到了高中时候的事。那是他最后一次去见心理医生,那人为他做了一次催眠之后也没告诉他诊断结果,而是直接把病历撕了,只留下了最初的那页。


“你撕掉的病历上……写着什么?”


他记得那人是这样回答的。


“上面记录着的可以说是你的罪行吧,但是你现在还太小,无法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我就把它当成病人的隐私来保管了。放心,终有一天我会把它还给你的。”


回忆至此,时至今日,那位心理医生都杳无音讯。


静雄感觉有什么液体顺着胳膊向下流,随手抹了一把,沾了满手的血迹。


他这才发现胳膊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道伤,伤口还在向外渗着血,不是很深,也感受不到多少疼痛,像是一道用力过猛产生的划痕。


他清洗干净了伤口,简单的消毒包扎了一下,回到床上时检查床铺的时候也没发现什么可以划伤人的东西,除了被子之外也没有别的地方沾上血迹。


奇怪了。


莫名其妙多出的伤口令他疑惑,却没占用他过多的注意力,反正也差不多要到平时起床的时间了,他干脆换好衣服,把蹭上血的被罩塞进洗衣机,去厨房随便找了点吃的当成早餐,随手给临也准备了一份。


昨天他回家的时候临也在床上睡得正香,他就没有去打扰,事实上经历了那件事后他也是很尴尬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临也。


道歉是很必要的,至于其他的……静雄咬了咬牙,推开了临也卧室的门。


临也看起来刚睡醒,睡眼惺忪的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听到声响后有点懵的转过头——


他本来就长得比较清秀,看起来应该比实际年龄更小一点,头发蓬乱眼神迷茫的时候就更给人一种未成年的错觉,静雄小心翼翼的向他走过去,临也看着他一步步走近,忽然笑了一下,懒洋洋的对他张开双臂。


静雄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停了两拍。


他刚坐到床上临也就扑进他怀里蹭蹭,静雄抬起来的手在空中纠结了半晌,还是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对不起,上次我……咳,做得太过火了。”


正肆无忌惮的蹭着他胸肌的临也闻言忽然安静下来。


在静雄觉得“这人可能要发火了”的时候,临也抬起头看着他,默默重复了一遍他的话,“……太过火了?哪里过火?你明明连道具都没用。”


平和岛静雄 :“……”


临也埋胸埋过瘾了之后就毫不留情的把他推开,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亏我还对你有所期待,我说你啊——你那算是哪门子的SM啊?你该不会以为把手绑住再蒙住眼睛就算SM了吧?”


平和岛静雄 :“……”


啊?咦?等等?


“我还特地把一箱子的玩具藏在沙发底下来着,连口【哔——】和【哔——】针都准备好了,以为用得上来着,结果你完全没发现啊。”


平和岛静雄 :“……”


“而且反正都上床了不应该玩点【哔——】之类的吗?啊顺便一提我其实还挺喜欢被【哔——】然后再【哔——】……”


在折原临也充满了消音词的喋喋不休中平和岛静雄默默的起身,走出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好吧,对这种人心怀愧疚的他真是太蠢了。





到公司后至少有四五个人询问静雄的伤是怎么搞的,静雄也无法解释清楚,只好敷衍过去。


“我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太对劲,老板。”秘书给他端来咖啡的时候半开玩笑的调侃了两句,“看起来有点……危险。”


静雄抬起头看着她。


“看起来是这样吗?”


秘书小姐笑起来,“之前我还在猜测你是不是恋爱了,但是现在,嗯,斗胆问一句,你失恋了吗?”


女人的直觉已经开始有预测功能了吗?静雄想。


秘书观察着他的表情,露出一个同情的微笑。





虽然只是随便写出来的并不具备法律作用的合约,但是好歹是双方签了名字的,如今被人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里,仿佛也比普通的废纸多了那么点意义。


早晨的垃圾桶里只有碎纸片和喝空的牛奶盒,临也吃早餐的时候瞥了一眼,几乎要冷笑出声。


他擦干净嘴角粘上的果酱和面包渣,把撕下来的面包边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打开冰箱拿了盒牛奶撕开一角,一边喝一边转悠到静雄的卧室。


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经常趁静雄上班时乱翻房间的事,因此静雄把至今把这些东西留在卧室里的原因只有一个。


他叼着牛奶盒从床下脱出一个沉重的木箱子,轻车熟路的打开锁,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可以用来犯罪的工具。


小刀,电击枪,手铐,还有……


临也挑挑拣拣,从里面拎出一把枪,发现重量有点轻,查看了一下后发现弹夹果然是空的,里面没装子弹。

不仅如此,匕首没有开刃,电击枪是威力相当弱的款式,手铐质量还不如情趣用品。真要那这些东西作案,恐怕只会事倍功半。


他把这些东西从箱子里拿出来放到一边,然后费力把箱子翻过来,敲了敲箱底。这是他几天前发现的、却不知为何一直没动手打开的暗格。


可能是因为暗格的设计有些特殊,想要打开只能暴力拆除,一旦打开就无法修回原貌。


但是既然静雄已经决定把他赶出去,也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折原临也拿起一柄斧子,深吸一口气,然后用力砍了下去。





那个久未联络的圈里朋友后来陆续又给他发了几条消息,但是静雄没有回复他。


与那些人联络原本就是个错误,他早就开始后悔因为想调查临也而主动联系这个人了,那些家伙还像以前一样烦人,一旦嗅到他身上有同类的味道就恨不得像蟒蛇一样缠绕上来,直到被拖入他们的领地为止。


「也许是我会错意了,但是既然你主动联系了我,是不是就说明你已经对过去的那件事释怀了?」


静雄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事,当他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的时候,对方突然话锋一转。


「关于上次你问我的那个人,后来我又向圈子里打听了一下,发现事情比我想得要严重得多,如果你认识Izaya,无论他说了什么都不要相信,尤其要记住不要和他见面,无论如何都不行。」


静雄低头看着手机屏幕,拿着钥匙的手停留在空中。给他发消息的人依然在喋喋不休,重要信息夹杂在废话之中,是那种典型的会让人火大的说话风格。


「因为今早的新闻上报道了……我不知道你看过那条没有,我去给你截个图。稍等。」


门突然被打开了。


静雄抬起头,看到临也懒洋洋的站在自己面前,对他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





“你为什么还在这儿?”


平和岛静雄站在原地,看着临也脖子上暧昧的青紫色痕迹,觉得喉咙有点发紧。


“你是在向我下通牒吗?”临也问他。


临也跟在静雄身后,看着他有点烦躁的脱掉西服外套,扯下领带,忽然从这个人的动作中嗅出了危险的气息。


要做吗?


还没等他问出口,就被忽然扑过来的静雄拽着衣领按倒在了沙发上。


“你已经翻过我房间很多次了吧,看到我病历上写着什么吗?你打开过我床底的那个箱子了吗?我已经警告过你很多次,为什么你还要——”


静雄紧咬着牙,对上了临也似笑非笑的视线。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喜欢你。”


临也将这句话脱口而出后,非常满意的看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静雄连肩膀都僵掉了的样子。他舔了舔嘴唇,大咧咧的伸出胳膊搂住静雄的脖子,“是,我看到那些东西了,但是那又怎样?你不会以为拿点东西就足以把我吓跑吧?有时候我觉得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小静。”


他不急不慢的屈起腿,膝盖顶在静雄两腿间的部位恶意摩擦着,很快静雄就不得不按住他,同时努力平复自己越来越粗重杂乱的呼吸频率。


“我会杀了你的。”他说。


“是的。我知道。所以你这是在担心我?你以为我是玻璃做的,稍微粗暴点就碎给你看?”


临也的手悄无声息的伸到被压在脑后的抱枕下面,“这也不怪你,因为你从来没有见识过——”


临也的动作太快了,静雄甚至没有感受到针刺进肌肉的疼痛,药水就已经全部被推了进去,临也顺势把已经脱力的静雄掀到地上,然后从沙发上坐起来,整理好衣服,用脚尖踢了踢静雄几乎麻木的胳膊。


“如果不是在床上,打架这种事我还从没失手过。”临也说完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有点恼火的又对地上的静雄补上一脚,“不对,在遇到你之前,我在床上也没有失手过。”


静雄对此毫无反应。临也不知道给他注射了什么药,他的神志没受到影响,身体却完全麻木了,肌肉仿佛突然切断了与大脑的联系,在临也哼着歌离开客厅时他艰难的伸出手,动作缓慢的把被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


应该报警吗?不,还是先向人求救……


他花了比预想中要长的时间解开锁,屏幕上自动弹出了充斥着未读信息的聊天界面。


那人答应要发过来的截图已经被更多的废话顶到上面去了。映入静雄眼中的是难得的干脆利落的一条讯息。


「装在行李箱里的女孩尸体被找到,推测死亡时间在一个月前。而且根据同类型的失踪人数推断,受害者可能不止这一位。」


「要小心。静雄。因为那位Izaya……」


平和岛静雄的手指终于失去了力气,手机砸在了地板上。


滑轮摩擦地板的声音越来越近,静雄睁着眼睛看着声源的方向,在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临也拉着一个尺寸格外大的行李箱,来到他的面前。




「很可能是个连环杀人犯。」
















TBC


说好的BDSM快被我写成悬疑剧了


但是根本停不下来(。


评论(25)
热度(132)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