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32 你是我想保护的人呀

「     'Cause your love creeps slow like a thief in the night  .     」

因为你的爱如窃贼般在黑夜爬行。

「     You take my breath and you hold it inside .     」

你拿走我的呼吸,收于心底。






食用愉快









“那个,幽啊……”静雄喝了口水,依然觉得口干舌燥,不知该如何安慰他才好。

幽依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静雄却能感觉到他的低气压,几乎快到爆发边缘了。

幽想不通,他只不过是谈了个恋爱,定了个婚罢了,忽然就受到了全世界的阻挠,等他忍耐不住出言澄清之后又发生了罪歌事件,一堆乱七八糟的破事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好在他再睁眼时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他也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被未婚妻标记了,眼瞅着两个人的关系似乎马上就要修成正果,结果又轰的一下,雪崩了。

解除AO标记关系的药剂研发成功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街巷,各类言论纷纷扬扬的要把整座城市都覆盖上,舆论势力转土重来,压得他喘不过气。

他的声明无人在意,所有人带着莫名其妙的骑士精神和自我感动,都在拼命把他从这段【充满了不平等、压迫和威胁的畸形关系】里“拯救”出来,甚至已经有粉丝扬言,等药剂投入生产之后,倾家荡产也要买下来赠送给他。

公主无从辩驳,垂眼看着挥舞着利剑情绪激昂的人群,抿了抿嘴,抱紧了恶龙的脖子。

公主从不想被任何人拯救。

公主说你们都去死吧,别他妈想碰我的龙。

静雄第一次看到幽的身上腾起杀意,一时之间不知所措,直到琉璃回家后察觉到客厅里诡异的气氛,轻手轻脚的走过来将手搭在幽的肩膀上,他这才冷静下来,眼底那股子暴躁消散得一干二净,露出有些疲倦的表情。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琉璃的声音极轻柔,每个字都说得小心翼翼,仿佛在哄着他似的,“可以先解除结合的,我不介意。”

幽一下子睁大了眼睛,静雄也一脸愕然,琉璃依然是那副冷静的样子,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稍安勿躁,“听我说,政府不可能立刻推行阻止AO结婚的法律,这个药剂只是他们行动的第一步,解除结合关系之后依旧可以成为合法伴侣,这一点不用担心。”

“长久以来AO间最稳固的关系就是结合,信息素尚有变数,结合却是板上钉钉且无法解除的,如今连这个关系也变得脆弱起来,AO间恐怕要变得彻底水火不容了。”琉璃说到这里,看着他们两个迷茫的神情,果断放弃科普直奔主题,“总之,解除结合关系是大势所趋,Omega政府向来是先礼后兵,如果不配合的话,他们有的是后招,所以先低头总不会吃亏的。”

幽显然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艰难的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一句,“而且我们的情况……比较特殊。”

是的。

从始至终,这段关系就几乎没有收到过任何人的祝福,像是在风暴纣虐的海上漂着的一叶小舟,侥幸逃过惊涛骇浪,可惜终究还是要被漩涡卷到海底的。

如果我不是Alpha就好了。幽想。

琉璃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微笑着,轻轻抱住了她的爱人。静雄默默的看着他们,不知是不是错觉,忽然觉得琉璃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种悲哀的神色。

“等我们结婚了,你可一定要听我的,毕竟我才是一家之主呀。”待她松开手,眼底那层悲哀又消散得一干二净,她眨了眨眼,轻松的宣布主权。

在这个社会中,能担得起「一家之主」的称号的只有两者——Omega和猫,幽家里恰好摊上了两个主子,幽的家庭地位岌岌可危。

静雄本就是不放心过来看看,现在琉璃回来了,为了避免打扰两人,先行告辞。

但是心中那份担忧,反而又加重了几分。









从静雄出门的那一刻起,临也就从床上掀被而起,飞快的捧着电脑跑到沙发上坐着,开了机,噼里啪啦的敲起了键盘。

第一件事当然是质问九十九屋,那个消息是不是他放出来的。

九十九屋自然是秒回了他的信息,发了一大堆表情包证明自己巨冤。

【甘乐酱】: 「所以那批药剂什么时候投入生产?来得及阻止吗?」

【恩师】:「早就生产完了,最迟一周内上市,没时间了。」

Fuck,早该想到这点的。临也气得咬了下嘴唇,忽然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

【甘乐酱】:「……你把我给你的备注改了?」

【恩师】:「嗯哒。」

嗯哒个锤子啦你个老混球。临也终究还是忍住了把这人重新拉黑一遍的冲动,反正这么做意义也不大,这人永远执着的占着他特别关注的位置,被叉出去也能自己找回来,阴魂不散。

【甘乐酱】: 「下一步是不是该取消AO婚姻制了?」

【恩师九十九屋】:「明知故问。」

【甘乐酱】: 「帮我个忙?」

对方几乎没有犹豫。

【恩师九十九屋】:「你说。」

【甘乐酱】: 「做点什么,让政府快点行动。」

他发完这句话后便打开了手机,拨通了幽未婚妻圣边琉璃的电话,Omega之间的交流总是简练而高效的,三言两语对方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省了不少电话费。

“你愿意牺牲到什么程度?”在挂断电话之前,临也问道。

对方沉默了几秒,然后轻笑了一声,仿佛他问了一个答案昭然若揭的问题。

“任何程度。”

她说。

临也挂断电话,盯着屏幕上对方发来的「OK」发呆。

在很久以前,他还不依不饶的搜寻着这人身份的信息时,其实心中一直隐隐有一个猜测,政府内部的重要人物中,隐姓埋名Omega的不少,但是都多少有些信息透露出来,而这些人中,没有一个能与「九十九屋真一」这个人对的上号的。

要说政府内部,有什么隐藏得滴水不漏的人的话……

Beta。

这仅仅是个毫无根据的猜测而已,却让他莫名在意。他坐在沙发上,试图将头脑里的思绪理清,也不知发呆了多久,等到他回过神来时,腿已经麻了。

他艰难的换了个姿势,感觉腿上有一千只蚂蚁在爬,他努力忽视那种酥麻发痒的奇异感觉,手指敲击着键盘,轻车熟路的黑进那个身份系统,找到了曾经无数次碰壁的地方。

他犹豫着,要不要输入自己的生日——虽然正确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还是想试一试。

也算是为多年来的执念,做一个了结。

就在他输入那八位数字,即将按下回车键时,门铃忽然响了,他之前太过专注居然没听到脚步声,一时间受了惊吓,放在膝上的笔记本一滑,眼看着要掉到地上去,他连忙扶住,却忽略了自己腿麻的事——

他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存在了,动作过猛一下子失了平衡,连人带电脑一起摔倒在地板上,静雄一打开门见到的表示这副惊奇的景象,连忙过来扶他。

临也觉得非常丢人,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第一反应是去看自己的电脑,可惜刚才那一下正巧磕在了要命的地方,显示器已经一片漆黑。

……算了。他哭笑不得,合上了笔记本放到茶几上。心里想着,有空再拿去修吧。

























TBC.



老狐狸这个人倒霉起来还真是……

让人无fuck说_(:зゝ∠)_

评论(17)
热度(118)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