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30 九十九屋真一

「     My affections and wishes have not changed.     」

我的心愿和情感依然如旧。





食用愉快








临也拉黑了那只老狐狸之后就把手机放到一边,坐在沙发上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抱起一旁的靠枕,像猫似的蜷起来睡了。

快到晌午,连空气中都开始弥漫起让人昏昏欲睡的气息,他躺在一小团暖橙色的阳光中,看着手机的屏幕亮了又暗,知道那个老混球又强行把他设成自己的特别关注了。就像他这些年来一直所做的那样。

这些年来一直纠缠不休,阴魂不散,却又遮遮掩掩的把自己藏了个严实,他最初对着人有着无穷的好奇,但诸多尝试都碰了壁,最后也就放弃了。

称他为「导师」,对他的话言听计从,也不过是天真烂漫的初中时期才做的事。

归根结底他对这人的信息依然只有稀疏惨淡的几条而已,甚至连性别都有待商榷,只是从这人极深的城府中猜测对方是个四五十岁的老东西,在政府内部工作,长相大概也和那些西装革履的人没多大差别。

而此时,那个被他定义为「老男人」的九十九屋真一刚关掉电视机,正抱着猫坐在电脑桌前,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边撸猫一边回复邮箱里堆积如山的文件。

他的头发很久没修剪了,过长的刘海被撩上去,落下来的几缕发尾扫过眉毛,他的肤色因为常年足不出户而呈现出一种过分的苍白,为张稍微拾掇一下便可媲美牛郎的脸平添了一份病态的美感。

他比临也想象得要年轻太多,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的年纪,身材也没向中年男人那样发福,看上去有些显瘦,却又能看出常年锻炼出的肌肉轮廓。

“你的小朋友被人拐走了啊。”房间内的另一个人捧着杯咖啡,凑过来看了眼屏幕,幸灾乐祸的出言嘲笑他。

「狱友」已经褪下了那层伪装,把黑框眼镜换成金丝边眼镜,梳着一丝不苟的发型,在监狱里时的那种“斯文”气质一下子摇身一变,成了“斯文败类”。

九十九屋真一笑了笑,示意他把一旁桌子上堆积如山的资料都销毁掉。

“我说,就算是养成失败了也用不着这么自暴自弃吧?”狱友扫一下那座文件山,没有动。

那里缄默的堆积着多少个日夜的不眠不休,又无声的昭示了怎样的不战而败。

“我记得你那时候就劝过我,早点下手。”九十九屋低下头,用那修长得仿佛属于钢琴师的手指梳理着猫咪的毛发,懒懒的开口,“我那时候说他年纪太小了——其实是托词,我认识他时他已经十三岁了,分化成了Omega,算是成年了。”

“但是我总觉得他还青涩得很,幼稚又天真,唯独底子里是有着不安分的种子,长大了肯定是个祸害……这些年来我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颗种子,窥视、引导它肆无忌惮的野蛮生长起来,就等着他长成一个小怪物。一这个世界像泥沼,也像深渊,简直是为他量身准备的。”

狱友静静地听着,抿了一口咖啡。

“他身上有那种纯粹而肆意的「恶」,若是放任下去,总有一天会变得像罂粟一般致命又诱人,到时候他深陷进去,或许会受到万众讨伐,或许会遇到一些人一边盼着他陨落一边誓死追随……等到那时,他的身边就只有我了,我指引他堕落,而他依旧视我为唯一的导师与朋友。”

“然后你会拉他一把。”狱友冷冷的补充了一句。

九十九屋闻言微笑起来,那笑容极尽温柔,再开口,语气也轻柔得让人不寒而栗。

“我会把他拉进深渊里。”他说,“我带他看清这个世界的本质,然后陪在他身边,让他不至于孤立无援。”

一切本来顺理成章,罪歌的出现本该是最好的催化剂,从临也撕掉那张机票起,他就注定了会踏上九十九屋为他铺好的道路,一步步深陷下去,直至自己也成为深渊的一部分。

“他本该是那个操纵棋盘的人。”九十九屋颇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没有说出接下的那番话。

狱友知晓他的言外之意,把目光移到他电脑屏幕上,网络直播间有延迟,电视里播放过的画面第二次出现在眼前,那个对自己所作所为浑然不知的少年正侧耳倾听主持人的话,然后带着幸福得有些刺眼的笑意,做出了颇为直率的回答。

“……因为现在我的恋人,是个Omega。”

九十九屋依旧不露声色的低头撸猫,脚下却“嘭”的一声踹了机箱一下,正好踢到了电源键,显示器“啪”的一下黑了屏。

狱友从这个动作里品出了这人的气急败坏来,忍不住想笑,赶紧喝了一大口咖啡掩饰住。

作为上司,九十九屋马上下达了任务让这家伙赶紧滚蛋了,屋子里又恢复了那种冷冰冰的安静,他抬眼看了那堆文件,拎出一沓翻了翻,终究还是没动手销毁。

数年来的努力,终究还是功亏一篑。

临也没有如他所愿变成一个小怪物,倒是被另一个小怪物半路劫走了,看样子是一头栽进普通人那种安静平淡的生活中,带着琐碎的烦恼与幸福就这么过下去了。

他想了想,摁开手机屏幕,打开聊天界面,终是自暴自弃的把卡通猫咪头像换成自己的照片。

当年临也竭尽全力也没能弄到他的个人信息,干脆自暴自弃般的不再尝试,也就没有发现九十九屋后来将信息的密码也换成了他的生日。

只要再尝试一下,再向前探一步,他就会发现,那个人在藏匿了这么多年之后,终于愿意开诚布公的将一切都交给他。

九十九屋一直在等,可惜没有等到那一天。

临也醒来时已经是下午,那片阳光已经移到了地板上,他身上什么都没盖,居然有些寒意,他伸了个懒腰,意外的发展那只老狐狸居然换头像了。

【甘乐酱】 : 「你这是把头像换成哪个牛郎了?」

【老狐狸】: 「……」

【老狐狸】: 「如果这是我本人呢?」

临也料定了他是在开玩笑,不过还是忍不住多看了那照片两眼。

那张脸实在是赏心悦目,也不知道是他从哪盗来的。

【甘乐酱】:「那我劝你辞职去牛郎店打工出卖美色,凭这张脸能月入上亿走上人生巅峰。」

【老狐狸】 :  「想嫖我?」

临也勾起嘴角,游刃有余的调戏了他一把,消息刚发出去的时候门铃响了,他立刻扔下手机过去开门,静雄回家时带上了他很中意的金枪鱼寿司,他眼睛一亮,立刻把那位新晋牛郎从脑海中擦去了。

毕竟人类再怎么秀色可餐,也不如寿司来得实在。

九十九屋真一盯着那句「嫖?我可能会倾家荡产把你赎出来。」,难得的愣了一会儿神。

明明是意料之中的反应,明明对这人了解得足够透彻,但心底里仍忍不住泛出一种淡淡的酸楚,他还没机会伸出的那只手,已经彻底的错过了。

他忽然有种冲动想坦白一切,把他Beta的身份和从未宣之于口的心意坦白出来,然后干脆利落的从这个人的人生中滚出去,独自回到无人陪伴的深渊底里。

临也正擦着嘴角粘上的酱汁,忽然听到手机传来消息提示音,他摁亮手机屏幕,却发现那人头像又换成了那只喝果汁的猫。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对方撤回了一条消息】

……

临也一条条翻下去,看得云里雾里,又懒得理,干脆把手机扔回沙发上去。


……这人什么毛病。


























TBC.

养成系斗不过天降系

心疼老狐狸一秒钟x

评论(33)
热度(149)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