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27 现在可以好好收拾你了吧?


#缩减了一些剧情,罪歌与小杏里的故事会出现在番外里#


#虽然与静临无关,但是我还是想让这个故事更完整一些w#





食用愉快









园原杏里像是从一场大梦中苏醒过来,浑身的每个关节都透露出疲惫的酸痛,一阵冷风吹过来,她发了个激灵,头脑顿时清醒了几分。

体内那股控制她神智的力量正在迅速的衰退,她的右眼已经恢复了清亮,呈现出一种温婉的浅褐色,左眼依然泛着赤红,像是罪歌消失前的抵死纠缠,她用这双有些妖异的异瞳茫然的环顾四周,惊觉自己正处于混乱的中心,那群怪物失去了控制,对面前的一切活物进行着无差别攻击。

这样的场景让她觉得讶异又荒诞,她想,自己可能并未完全醒来。

她僵立在原地,直到听到有人在大声呼喊自己的名字,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将目光投向声源的方向——

她已然错过了这个男孩一生中最帅气的瞬间,错过了他鼓起勇气与怪物对峙,以Beta首领的身份下达指令,让这座城市里的Beta们在瞬间倾巢出动的时刻,此时的他混迹在人群之中,身上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消散得一干二净,又变回了那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用力呼喊着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名字,艰难的拨开人群向她走来。

但是杏里却觉得,这样平凡的他在人群中,是闪闪发光的。

她下意识的伸出双手,迎接那个可以名为「被爱」的拥抱。

这对懵懂的小情侣虐狗的时机显然不是很恰当,周遭混战成一团,帝人拼命护着怀里的人一点点向人群边缘移动,中途被踹了不知多少脚,又被一记闷棍击中了后背,疼得额头上冒出冷汗,咬牙坚持着撑住身体。

而另一方,一直掺和其中煽风点火的临也显然也没好到哪去——此人唯恐天下不乱,像是天生不知道什么叫做见好就收,眼瞅着场面控制不住了也不急着逃走,欣赏了一直扮演着灰白石膏像背景的Beta们集体一键上色的盛况之后,这才抬腿准备溜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

可惜他刚握紧了小刀,小腹就被人怼了一拳,本就有伤的身体受不了钻心的痛楚,整个人僵住了,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底腾起杀意来,然而还没等他做什么,那个人自己先飞起来了。

临也 : ???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也被人毫不客气的一把拎起来,一路脚不沾地的被带离了池袋群架现场。

临也在空中晃啊晃,那颗一直摇摆不定的的心反而彻底安定了下来,待静雄终于把他放下来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露出一个有些浮夸的笑容来。

静雄懒得陪他演什么久别重逢的戏码,他一路过来为了不耽搁时间,硬忍着受了不少皮肉伤,不过此时这些都不那么重要,他忽略了临也「要抱抱」的姿势,再三确认他身上没什么别的伤之后,用手指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玩够了吗?”

临也猝不及防被他弹得有点蒙,眨了眨眼,颇为无辜的看着他。

“什么落水不落水的蠢问题……你说那么些废话就是想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以为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你当我是第一天认识你啊?这么容易就信了你的鬼话?”静雄一脸鄙夷的瞅着他,“你压根就是想搞事又不想被我拦着,把我亲弟绑住泡水里,然后自己游来游去的,爽么?”

“……”临也干笑了两声,眼神飘忽,在心里为自己规划着逃跑的路线。

这只草履虫的智商上线得猝不及防,他耍的那点小聪明被人翻开摊到台面上一览无余。而静雄显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他强行扳过那人的下巴,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在临也心虚的躲闪中激起了怒气,但是又生生把那怒火强压下去,再开口,语气居然称得上温柔。

“至于那个问题……”

话即出口,临也的脸上立刻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变化,原本挂着讨好般的笑容的嘴角瞬间僵住了,他像是迫不及待想将他的话打断一般开了口,可惜静雄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选你。”静雄说完便松了手,歪着头观察临也的表情,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神色,也许是错觉吧,他觉得临也起码有那么一瞬间的……受宠若惊。

沉默片刻,临也掩饰住自己的惊慌,努力扯出一个微笑来,“那还真是……”

静雄耐心的等着,他却没了下文。

临也的花言巧语在这一刻归于哑然。这世上有一种人,在作为选项被人取舍时总是自觉的将自己归为「被舍弃」的那方,所以他们可以对结果毫不在意,甚至体贴的为对方找好台阶下,给彼此一个体面的结局。

只是没想到这只草履虫根本就懒得理那些弯弯绕绕的套路,大刀阔斧的把台阶砸了个粉碎,然后直接了当的告诉他,选你。

临也觉得那些念头在那双清澈见底的双眼中无处遁形,仿佛在其中看到了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狼狈不堪的自己。

静雄叹了口气,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救幽的话根本轮不上我吧,他刚掉水里就会有一百个迷妹跳进去捞他。”

临也 : “……”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临也开口想要反驳,却发现又受到了会心一击,静雄看着他的表情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有点心疼又有点想笑。这人朋友很少,交心的约等于零,双胞胎妹妹还都是幽的狂热粉丝,遇到这种情况真有可能对自己亲哥见死不救。

“别人可以不管你,可是我不行。”静雄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人从骨子里就不安分,唯恐天下不乱,什么都想掺一脚,放任你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从理论上讲我已经是你最亲近的人了,要是我再不拽你一把的话,说不定哪天你就把自己玩儿死。”

临也的嘴角抽了抽,“不劳您费心,我还没活够呢。”

静雄懒得跟他贫,不由分说的把他扛在肩上准备带回家处置,在路上想了想还是没忍住,一边走一边说,“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想要什么东西偏别别扭扭的不肯明说也不伸手拿,别人给你你也不要,非要设下几百个套路千方百计的把它骗到手才甘心,你不嫌累啊?”

临也 : “……”

他无言以对,听着静雄有理有据的数落自己,心底却无端的蔓延出一寸一寸的欣喜,像是一阵滚烫的风,横冲直撞,将那些阴暗处丛生的荆棘燎了个干净。

招惹上了这家伙,像是用光了此生所有的运气。






















TBC.


发个糖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评论(50)
热度(158)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