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23 唯独套路得人心

「     There are few people whom I really love, and even fewer of whom I think well.     」


我真心爱的人不多,看得起的人更少。




食用愉快







静雄苏醒后形式陡转,原本胜券帷幄的罪歌不仅被当街打脸还被硬塞了一大把狗粮,气得直接掉线,被控制的那人又恢复了机器模式,茫然的转过身,沿着既定路线分发物资去了。

临也松了口气,他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但是他本就细胳膊细腿儿的,被人一拳怼到墙上去,不用想也知道背后已经是乌青一片,双臂使不上力气也不知道骨折了没,实在没办法再逞强什么,干脆委屈巴巴的坐在地上瞅他。静雄刚恢复意识就收到了那样直率的告白,一时间被幸福淹没不知所措,慌慌张张的想伸手去扶,又心疼得不知从何下手。

后颈处刚形成的结炽热又痛感分明,临也毫无疑问用自己的方式宣告了主权,事先也未通知他一声,彻底贯彻Omega式的霸道标记法。

“等我伤好了,一定要去告你家暴。”临也试着动了动肩膀,疼得嘶了声,静雄立刻回神,小心翼翼的把人抱起来。

“先回我家?把你的伤处理一下。”

随便吧。临也想。反正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都去不了。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临也脱下衣服露出背部大片的淤青时,静雄还是心疼得差点握碎了手里的碘酒瓶。

“……对不起。”

临也对他的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开始叨叨个不停,“我现在这个情况再和你一起行动也只会拖累你,所以明天开始体力活你来干,罪歌的本体所在地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在这里。”

他说着敲了敲手机屏幕,静雄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知道怎么时候被拿走了,既然能解锁就说明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密码……嘛,现在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了,反正静雄整个人在临也眼里就是只透明的单细胞生物,那点小心思暴露得一清二楚。

静雄一眼就认出那是他曾经登陆过的一个聊天室,那地方平时热闹得很,如今却一片静寂,临也拉开一个对话窗口,对方不久前刚给他发了张地图,上面用红色标志了一片范围。

“早上我用你的手机登了我的号,这个聊天室里的绝大部分人都被盗号了,只有管理员幸免于难,我就是的号就是其中一个,所以我联系上了这个聊天室的创始人——一个Beta技术宅。他帮我锁定了罪歌母体的大致地点。”

“他是怎么做到的?”静雄对这位技术帝肃然起敬。

“顺藤摸瓜查IP,筛选分析定位——其实不是很难,就是费点时间,你家要是有台高性能的电脑我也能做到。”临也轻描淡写装了个逼,然后重新回到重点上来,“技术宅黑进了她的电脑,控制摄像头拍下了她的模样,你如果碰上了她,别多啰嗦,直接打昏。”

手机上显示的,是在监狱里见过的那个女人。

他似乎又要开始长篇大论,但是突然低下头剧烈的咳嗽起来,静雄开始担心他是不是伤到了内脏,心中的愧疚和自责一时间又重新翻涌上来,他默不作声的清洗伤口,上药,包扎,没有再开口。




静雄的床是单人床,理所应当的让给了伤患,静雄俯身给他掖被子的时候临也轻轻的握住他的手,颇为直率的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特别渣,像所有Omega一样只要到了发情期就到处嫖,一点节操都没有的?”

“……”静雄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虽然我是Omega,生理需求是没办法的事,但是你要知道,我十三岁性别分化之后打了整整四年的抑制剂。你觉得你发情期强迫我,我权当捡个便宜半推半就的睡了,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发情期的Alpha我一星期能遇上三四个,我都让他们滚了。轻佻也好放荡也好,这都是种族天性使然,我无从抵抗,长年压抑着他们直到遇见……你,这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许是因为卧室里拉上了窗帘光线昏暗,临也的表情看上去有一种和平时不符的认真,那层轻薄的假面被无声无息的摘去,临也似乎有些紧张,像是第一次与人坦诚相见似的。

静雄太了解临也了,让他说真话比要他命还难,如今把所有的心思都一口气坦白,恐怕是下了相当大的决心,也知道再无路可退。

“我都明白的。”静雄温柔的在他额头上轻吻了一下,“我也爱你。”





静雄刚关上门临也瞬间变回了平时的那副样子,变脸速度之快简直可以出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确认自己精心斟酌的台词效果良好之后,心满意足的收起了狐狸尾巴,闭上眼睛休息了。

临也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的,在床上躺了许久仍然无法入睡,干脆爬起来轻手轻脚的溜进客厅想拿手机玩会儿,静雄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手机和药箱一并放在茶几上,临也拿起手机,在回屋之前多看了一眼药箱,忽然发现里面有一小瓶抑制剂。

他用手指把玻璃瓶转了一圈,看清了上面清清楚楚写着「Omega专用抑制剂」,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带着某种隐隐的预感在药箱里翻找起来,果然在一堆纱布下面找到了中枢性麻醉剂,这种药是研制出来防止监狱里的Alpha暴动的,药效极强,注射少量就可让发狂的Alpha瞬间变废人,而且会对神经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都是静雄从监狱里搞到的,用处只有一个——让临也在他被罪歌控制的时候能够及时制服他,甚至,杀死他。

临也本以为他是在回到家中洗澡的时候发现了被感染的事,但是事实上,恐怕在更早以前,静雄就意识到这一点了。

那么他肯定也知道这罪歌的控制不会立刻生效,知道自己跟本就是装的……临也想通了一切,顿时觉得毛骨悚然,他以为自己花言巧语拐来了一只单纯的Alpha,而实际上,根本就是自作聪明的跳上了贼船了!

想到这个人在自己发情时那副毫无破绽的欲迎还拒,临也有一种被摆了一道的感觉,看着在沙发上熟睡的小静,气愤的磨牙。要不是身体条件不允许,他真想直接一脚踹过去——

这只大尾巴狼!




















TBC.

心思单纯的草履虫人设崩得一干二净的╮(╯_╰)╭

静静大概是把有限的智商都投入到无穷的追跳蚤事业上了吧【。

评论(19)
热度(153)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