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 傲慢与偏见与ABO 」21 一切归零


#不知为何,临也总觉得。#

#「爱」这个字从这群傀儡嘴中说出来,便是对人类情感最深的亵渎。#




食用愉快









街巷不见人影,偶尔有全副武装军人模样的人拎着物资匆匆走过,他们仿佛看不到静雄二人,只是机器人一样的,按照既定的路线向前走着。

临也对他使了个眼色,静雄会意,抓住一位捂住嘴拖进隐秘的巷子里,临也走过去摘了他的头套,发现这人的双眼果然如预想一般,是赤红的。

那股势力已经渗透进了政府内部,轻而易举的窃取了Alpha们的革命果实,情况已经不能更糟。

被挟持住的傀儡轻咳了几声,发出一串意味不明的呓语,像是一台信号不佳的通讯器,转动着已经失神的双眼,突然露出一副令人厌恶的笑容来。

“你们好呀,「幸存者」。”

静雄绑住他的双手,谨慎的拉着临也退离了几步,那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这个城市里侥幸逃脱的人不少,但是他们都很聪明,知道只要乖乖待在家里,就不会有事的。”

临也悉心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总觉得这人身上有某些既视感,似乎在哪里见过,直到对方微扬起下巴,他才从这个颇有些傲慢的动作中瞧见端倪。

像是监狱里那个忽然出现,又不知所踪的女人。

狱友在清晨时分传来的那条简讯里说得很清楚了,这种药剂中有一种类似神经毒素的成分,从注射伊始慢慢侵蚀人脑,控制人的思维。

「当初前辈们造的孽,终于轮到后辈们来偿还了。」

『怎么回事?』临也问道。

「说起来很复杂,Alpha当初之所以没有屠杀尽所有Omega,是因为他们不知足,妄图研制出一种精神毒素来控制Omega,让我们彻底沦为奴隶任他们摆布,然而这项名为“罪歌”的实验最终失败了,Omega的信息素在实验中发生了异变,结果你知道的,我们因祸得福,获得了能够控制Alpha的力量。」

『……然后呢?』

「当初被迫参与实验研究的Omega前辈们功过相抵,虽然没有被定罪,但是承受不住谴责都选择了自杀,这项研究也就彻底被搁置了……据说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它并没有结束,有新的一批人接手了,现在这些傀儡就是他们的杰作,他们终于还是研制出了“罪歌”。」

『所以要怎么阻止他们?』

「找到他们的母体,也就是控制他们的根源,然后杀了它。或者就像你知道的那样,让A被O标记,用更深的控制力将罪歌的力量抵消。」

……

静雄的目光瞟着身旁的电线杆,临也阻止了他,说,没用的,他不是母体。

“很可惜,虽然我还没强大到控制所有AO的地步,但是引起战争总是很容易的……不是么?现在整个城市都被封锁了,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如果这时候发生了Alpha屠杀Omega的事件,消息传出去之后,猜猜看,会发生什么?”

静雄紧咬着牙关,气得发抖。

简直……卑劣至极。这样看来,这场Alpha的暴动,从一开始就是有它挑起,幽成了第一个牺牲品,到现在还不知所踪,而且同样的伎俩还将再次上演,将战火波及到更远的地方。

「罪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忽然将目光移向了他身后的临也。

“注射药剂一星期后就会发作……你有检查过你的同伴是否被感染了吗?”

临也闻言悄无声息的从衣服兜里摸出小刀来,后退了两步。

静雄背对着他,没有动。

“真可惜。”「罪歌」轻声说道,谈话间几架无人机不知从哪里飞来,盘旋在上空开始进行空中拍摄。

发狂的,残暴的,毫无人性的,怪物般的Alpha,在街上残忍的杀害脆弱的Omega。

这是它写好的剧本,也是即将呈现在世界面前的,足以引发新的战争的导火索。

“这个世界已经迁就你们太久了,事实上Alpha和Omega都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你们天性残暴,傲慢,无可救药。”「罪歌」站在那里大放厥词,如同一个兢兢业业念着台词的反派。

此时静雄终于转过身来面对他,临也和那双已经失去了人类情感的赤色双眼对视着,感觉一时间失去了所有语言。

“你说好要保护我的,小静。”片刻后,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罪歌」维持着那副笑容站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再开口,语气依然礼貌而轻柔。






“You're all going to die here.”





















TBC.

我觉得有必要强调一下,这篇是HE。

下章高甜……大概【。

评论(16)
热度(143)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