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机械梦境 9 天空之城

前文见tag : 机械梦境


设定:反乌托邦,赛博朋克,黑深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人类静 X AI临   静临only




食用愉快



超天変地異みたいな狂騒にも慣れて

习惯了超天崩地裂的喧嚣


こんな日常を平和と見間違う

将这种日常错认为是安宁祥和




降雪已经停了许久,但地上的雪丝毫没有要融化的迹象。


盘旋在头顶上方的小型飞行器们时不时的在他面前停下,扫描数据后再度溜走,连那些稍微笨重些的包裹和生物仓也能在空中轨道上飞快滑过,而作为一个AI,临也在奇怪的地方高度仿生,并不会飞,只能一脚深一脚浅的步行回去,效率极低。


从静雄那里发来的被延迟的信息陆陆续续接收到了,琐碎但言简意赅,到哪里了,见到幽了吗,他怎么样,你还好吗,什么时候回来。


临也回复道 : 正在回去的路上,信已送到,他很好。


无知又满怀希望真是一件愚蠢又幸运的事,不知道等他知道了真相之后还会不会这样费心关心一个骗子。


等了不知道多久。静雄又问,有回信吗?


没有。


临也在冰天雪地里呼出一口气,体温降到与室外同温的结果就是这样做不会发生任何事,他忽然有点怀念起自己还是人类的时候。就很奇怪,在连充能和战斗都不会让他觉得别扭的现在,这些不起眼的小细节反而更能让意识到自己身份非人。


天色逐渐暗下来,临也一边向前行走一边梳理着自己的记忆,能想起来的部分很有限,而他目前能依靠的只有这么点「过去」,他像是个在湖面行走的人,脚踩着不太牢靠的暗桩,目光所及之处皆是镜一样的湖面,不知道下一步该迈向哪个方向,也不知道那些从湖底突然冒出的暗桩会把他带到岸上还是某个更加危险莫测的地方。


一阵风吹过来,卷起了一小层雪屑,临也脚步一顿,忽然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意识在大约一年前的时候苏醒,之后一直断断续续的,当时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掌控这幅身躯的主权上,对周遭的环境多少有些疏忽注意,但是现在想起来……


地上的雪,似乎从来没彻底融化过呢。





“您确定拒绝这项信息提供服务吗?”


“是的,我确定。”


系统的机械音听起来温和又客气,但是此时客厅里的状态诡异至极,平和岛静雄脚下踩着被掰断的机械肢残骸,手里正把装着精神控制类试剂的针管捏到变形。


“请问为什么要拒绝呢?您似乎对您的AI有强烈的想要了解的欲望。我只是想帮助您而已。”


静雄把针管丢到一边,用纸巾擦了擦手,“你能为我提供他过去的所有经历么?”


“……”


“那就算了,这种经过筛选的「可透露情报」我不需要。无事献殷勤——你只是想利用我除掉他而已吧。”平和岛静雄头一次把系统噎得无话可说,“我如果想了解他,亲自问本人不是更好吗?”


“尊敬的平和岛先生。”系统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出敬语,听起来冰冷又别扭,如同嘲讽一般,“与其他AI不同,他是会说谎的。”


“我知道。但如果他说谎,至少我会发现。”


系统沉默片刻,自觉说服不动这个思路清奇却意外有道理的单细胞生物,为了方便交流,很狡猾的在他面前投影出了一个实体来,系统的形象可以随心设定,所以有些讨巧的选择了和临也相似的形象,只把瞳色从富有攻击力的赤色换成了人畜无害的浅棕。


平和岛静雄看着一个模样乖巧的翻版临也在自己面前出现,疑惑的皱了皱眉。


“如果你中意这个形象的话,没有问题,在除掉那家伙之后我可以为您提供一个与之前完全无差的AI让你随便玩。”


平和岛静雄做了个手势打断他的话,“等一下,你好像对我有什么误会……你以为我喜欢他?”


系统看着他,眨了眨眼。


“我没有……”


眼前的“临也”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平和岛先生,我虽然不是人类,但这不代表我不理解人类的情感,你的大脑处于实时监控状态,苯基乙胺浓度已经高到需要给你服用抑制剂了,大脑的4个微小恋爱反应区域的活动也与数据库契合,如果对方不是BUG的话我已经可以直接把他匹配成你的伴侣了。”


平和岛静雄从未见过如此科学的cp盖章,一时之间不知如从反驳,憋了许久才艰难的说出一句,“怎么就到伴侣的程度了,我和他也只是亲了一下而已啊?”


“还有膝枕,喂食,公主抱。”系统冷笑一声,原本温润无害的双眼此刻充满了高级智能对人类的轻蔑,“所以说单身20多年就会变成这样,被亲一下PEA就爆表了,对方明明连人都不是……啧。”


“临也”的脸上明晃晃的写着“处男真可怜”。这什么毛病,之前那个对他用敬语的系统到哪去了?这家伙会连人格都临也化了吗?!


——还有,你以为单身20年都是拜谁所赐啊?!!


平和岛静雄抡起凳子把投影仪砸得粉碎,无视系统滋儿哇的抗议,把墙壁中探出来准备维修的机械手也给掰折了,面无表情的宣布,“不好意思,本处男脾气也不太好。”


被折得七扭八歪的机械手颤动了几下,艰难的朝他比了个中指。





折原临也跪在雪地中,正被自己的发现惊得发不出声。


他体内自带的导航系统只覆盖了一座城市的面积,他之前没有细想过,只以为是自己的权限不够,却未曾想过这其中有个再浅显不过的缘由。


为了方便行动,他的身体设定与正常人类并不相同,而两小时前在他尝试着完全模拟人类时,立刻感觉到了呼吸困难。


缺氧和随之而来的剧烈高原反应让他心里有了一个猜测,切换模式并瘫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后他颤抖着睁开双眼,虹膜中的计算系统显示目前他正身处海拔五千米左右的地方。


完全封闭的生存空间,对阳光有过滤作用的特殊单面可视玻璃窗……现在想来,似乎都有了解释。


调整好状态后的临也重新上路,迫不及待的想回静雄的书房去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他可不记得地球上有哪座城市位于五千米高空,如果不是在这一世纪中地球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版图变动的话,那么这座城市,恐怕是……


真是疯了,有这种必要吗?


折原临也真的没有想到,时隔一个世纪的再一次睁眼,居然能让他诞生于一座天空之城。


一想到这点,他就觉得有点腿软。








TBC


我回来啦!!


下雨天码字真的舒服,以后都在雨天更新好了(喂



评论(26)
热度(87)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