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想和我处cp?文爱请先去学习一下。

钓鱼文。双警设定。


突发脑洞短篇。


静临only



食用愉快





“上钩了!”


看到对方发来的消息,静雄激动得差点把键盘敲碎。


近几周网络上突然出现的大量儿童色情网站和图片引起了警方的注意,然而隐藏在网络背后的变态们极其警觉,在技术部一筹莫展之际,局长专门派了几队人员在网上钓鱼执法搜集罪证,静雄为此还特意去恶补了相关知识,研究数日后扮演起小正太倒也有模有样,卖萌颜文字语气词用得贼溜。


如今看来努力终有成效,不到两天就勾搭上了一个论坛里格外活跃的家伙。


对方ID叫库洛姆,自称是十五岁的男孩子,但是鬼知道这个能混到管理层还拥有众多信徒的账号底下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说不定是个四五十岁的油腻肥宅——


幻想进行到这里,静雄露出厌恶的表情敲击着键盘。


草履虫QVQ : 库洛姆大大你终于理我了!!!呜呜呜!!!


草履虫QVQ : 我可以和你处CP嘛!!!可以嘛可以嘛!!!


库洛姆 : 可以的哟~


草履虫QVQ :wwwwwwww么么哒!!=w=


库洛姆 : 但是,和我处cp有个条件哦w


草履虫QVQ :哎哎?是什么?


库洛姆 : 文爱哦,你先去学习一下吧


草履虫QVQ :不太懂唉……我先去学习一下吧wwww我会努力的!


“可别借职务之便作奸犯科哦。”从上司背后路过的波江看了一眼他的屏幕后冷冷的拿文件夹敲了敲他的头,“对方是个十岁的小正太吧,你在给人家灌输什么糟糕的东西呢?”


“不要误会我啊,波江小姐。”临也苦笑着把按在头上的文件夹推开,“相信我的眼光,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十岁的小孩子,而且他这样别有用心的接近我,不觉得很可疑吗?”


“呵,我看你只是在很开心的扮演变态的角色吧,相当游刃有余嘛,难不成是本色主演?”


“我只是在试探他罢了。”临也看着正在到处找手铐的波江,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干脆放弃了辩解,起身去给已经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自己倒一杯咖啡。


混合着咖啡因的香气让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为了避免误伤,临也又去调查了一下那个可疑的账号,又找出不少破绽后才放心下来,继续和对方谈笑风生。


另一边,平和岛静雄终于查清楚了“文爱”是什么意思。


“现在的小孩子都玩这些吗?不对,对方绝对是有所图谋吧?”静雄再次确认了对方的罪犯身份后硬着头皮和他继续聊下去。


草履虫QVQ :我学会啦wwww


草履虫QVQ :呐,现在要来试试吗?


“嘁,这么迫不及待吗。这人是对小孩子有多强的欲望啊。”临也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咖啡,面无表情的回复了一句好啊,来吧。


小孩子做这种事能有多熟练呢?


小孩子又能对那种暧昧的肌肤之亲有多深的了解?


一开始只是亲吻,抚摸。临也一边维持着自己的人设,一边带着恶意去引导对方说出更露骨的话。


“情况怎样了?”波江凑过来问道。


“目前吗?能判一年左右。”临也面无表情的回答她。


波江眯着眼睛看屏幕上那些用露骨文字描绘出的场景与呻吟,又看了看能够淡定自如的敲出这些文字的自家上司,忍不住想去确认一下他是不是真的有了生理反应。


“你往哪里瞅呢。”临也瞟她一眼,轻轻叹了口气,“别胡思乱想了,我对小孩子可没有兴趣。”


“哦?那对账号后面那个糟糕的成年人呢?”


一杯咖啡见了底,临也把空杯递给波江,回答道,“我只有想把他绳之以法的兴趣……”


“在此之前,我或许还能让他的罪名再重一点。”


……


平和岛静雄撑不下去了。


对方用三言两语描绘出的画面让他有了强烈的负罪感,哪怕能确认对方不是什么孩子,他依然难以进行下去,同事汤姆察觉到他痛苦的模样后过来了解了一下情况,沉思片刻劝他放弃。


“不要这么勉强自己,也许还有别的方式能揪出他……而且说不定是你看走了眼,对方真的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呢?”


静雄抬起头看他,眼底里满是痛苦与愤怒的神色。


“孩子……就可以做出这种事了吗?”


汤姆前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轻轻拍几下他的肩。


“前辈,无论对方是谁,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幼小懵懂的孩子做出这种事,即使一开始是对方主动搭话,也不该进行那样恶劣刻意的引导,而且对方居然还乐在其中……”


“这种事,我无法容忍。”


平和岛静雄紧咬着牙,在键盘上泄愤般的继续着文字上的缠绵。


他已经尽力模仿了幼童的思维和行文风格,然而还未意识到字里行间已经透露出了成年人的娴熟,而这一点被对方悉数捕获,记入不断加重的罪行。


“你在笑耶,好恶心。”


波江把咖啡杯放在桌子上,发现对话框里的内容已经变得不堪入目,顿时有种想去举报自己上司的冲动。


“对方似乎在痛苦呢,你看到了吗,波江小姐?”临也不屑去掩饰自己的笑意,人类的扭曲和卑劣在他看来都有趣至极,所以他也不介意再多与对方周旋一阵。


“不管是良心未泯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临也拉开抽屉取出放在里面的手铐,脸上露出了志得意满的笑意,“请让我亲手把你送进监狱吧,草履虫先生。”


漫长而煎熬的特殊聊天终于结束,平和岛静雄紧张的向对方发出见面的邀约。


对方几乎没有犹豫,便同意了。


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压低了声音对汤姆前辈说道,“前辈,我可以参与抓捕行动吗?”


汤姆犹豫了一会儿,无奈的点了点头。


“还有……如果我今天因为杀人罪而被逮捕的话。”静雄脸色阴沉的站起身,抓起外套向外走去,轻飘飘的撂下一句,“就当我昨天已经被警局解雇了吧。”



距离一场注定毫无收获的抓捕行动开始还有三个小时。


距离两位警察因为误会而在街上大打出手还有四个小时。


距离双方受处分还有五个小时。


距离二人联手破获色情网站还有二十一个小时。


距离已经不眠不休工作了三天有余的临也倒在某位同事怀里还有——



嗯,总之。


没有出现受害者。


真是太好了呢。






胡说什么呢受害者明明有两位          


求平和岛先生的心理阴影面积













END.


你以玩乐的心态肆意伤害的孩子。


正是另一些人竭尽全力想要保护的对象。


谴责的话到此为止。我只是为你这样的人感到悲哀。


评论(24)
热度(246)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