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机械梦境 7 “那些与你有关的事”

静临only


未来社会反乌托邦paro    设定全是瞎扯淡,可能会出现各种bug,请勿较真。


背景 : 技术泛滥,物质文明远高于精神文明。人类被囚困于高度发达的机械社会中,人工智能掌控一切,制定新的法律与秩序,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唯独失去了自由。


人类静 X AI临


前文见下方的“机械梦境”tag




食用愉快





My sea route doesn’t become shorter

我的航线仍漫无尽头





意识涣散之前,平和岛静雄能感受到的,只有耳边滋滋作响的电流。


即使他内心无比厌恶这种强制的精神控制,但是面对掌控一切的系统,他无计可施。在他肉体丧失知觉、精神尚未与机器连接成功的这段时间里,可能还会被打上十几针各种药剂让自己的身心更容易被控制。


在经过漫长得仿佛一辈子的等待之后,他睁开了双眼。


与面对屏幕的观感不同,此时他正置身于那款游戏的世界里,只不过现在这里空无一人。


校园的门前有一棵很大的樱花树,他站在树下仰头望着那些盛开的樱花,花瓣在空中打着旋下落,穿过他的身体后在落地前消散为一堆虚拟数据。


校园内冷冷清清,像一座孤城,他穿过走廊,途径无数安静的教室,像是在经历一场重复不断的梦境。


“这是Izaya的梦境。”


系统的机械音终于在耳边响起,静雄被脚下浮现出的箭头一路指引向前走,开口问道,“所以那款游戏里的世界……其实是真实存在过的?”


“是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静雄忽然觉得有点羡慕了。


现实中的自己可能至死都走不出一间屋子,也见不到其他人,但是临也曾经拥有他无法奢望的一切。


校园生活,家人,朋友,随心所欲的活着,自由……


箭头的尽头是一间教室,静雄推门进去,看到坐在靠窗位置上的一个背影。穿着校服的少年正百无聊赖的用手托着下巴眺望窗外,对走到自己身边的静雄毫无察觉。


下一秒少年与教室同步消失,静雄脚下踉跄了一下,只是眨了下眼,就发现自己身边的场景转变成了一间陌生的卧室,卧室的一面墙上贴满了各种照片,最显眼的是上方一张报纸上剪下来的新闻——“池袋发生数次儿童失踪案件”。


他还没来得及观察到更多信息,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看起来变得成熟点了的临也面色阴沉的走进来,手臂上缠满了绷带。


梦境就是在此刻忽然失控的。


场景的转换毫无预兆的变了风格,无序跳脱得让静雄头晕目眩,场景间的转换毫无规律而且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他甚至还没看清自己身处何地就已经被传送到了下一处,身体感到一阵眩晕,伴随着零碎而强烈的失重感。耳边的声音倒是依然清晰,他听到女孩的尖叫和哭喊,和各种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让人毛骨悚然。


他坚持了几分钟后就忍耐不住,不断增大的精神负荷让他头痛欲裂,坚持到了最后一个场景时他直接跪到了地上,大口喘息了几秒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体态特征平稳,可以开始连接了。”


静雄抬起头,愕然发现了穿着白大褂的临也。


临也站在手术台前观测着仪器数据,几个医生模样的人在给手术台上的小女孩注射针剂,女孩的头上戴着的仪器有些眼熟,看起来简直就是简陋版的……


“精神复核超过标准值,正在为您准备退出梦境——”


机械音不适时宜的响起,静雄还没来得及准备便觉得眼前一黑,昏昏沉沉了不知道多久后,终于重新睁开眼。


那些东西已经从他身上取下,但是药剂的影响还未消散,他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我睡了多久?”


“35个小时。”


系统在回答他的同时将一份报告单投影在他的面前,上面显示了从梦境中分析得到的折原临也个人讯息,上面赫然显示着他是系统的创造人之一,已于上个世纪被确认死亡。


“但是被确认死亡的只有肉体,他的精神被数字化之后又曾多次以AI形式复生,被消减多次后依然无法彻底根除。被系统判定为BUG。”


“……bug?”


“是的。此AI不可操控,危险系数极高,为了您的安全,建议销毁。”


“……”


静雄沉默了一会儿,拒绝了。


“如果我下令销毁听他的话,和杀人有什么区别呢?”




折原临也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条冰箱里的冻鱼,身上结着冰块和霜,在雪地里嘎吱嘎吱的艰难前行着。


他已经不眠不休的在雪地里行进了近两天,距下一个补给点还有很远,为了节约能源,在中途他就关掉了模拟人类体温的功能,这就导致他的体温飞快的从36度5掉到了-5度,虽然构成身体的材料不至于被冻伤,但是寒冷已经足以把他的脑子冻麻木了。


这简直是拿命在讨好他,临也咬着牙愤愤的想,回去必须嫖个几百次把那只草履虫日得下不了床才能回本,不然血亏。


他浑然不知此时系统正对静雄进行重复式洗脑,随手就为正在细数他罪行的系统提供了一又条作证。


【等我回来】


静雄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觉得心里一暖,对系统说你看,我觉得他不坏。结果话音刚落被延迟的第二条信息又发了过来。


【我要把你艹得喵喵叫】


静雄:“……”


系统抓紧机会问道,“您现在准备改变想法了吗?”


静雄看着临也发回来的第三条【你知道外面现在零下多少度吗老子都被冻成冬日战士了还要帮你送信等我回去一定给你带一捧雪塞你领子里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冬天的寒冷shifiuwbfjf……】陷入沉思。


“我还是想等他回来。”


他说。


“虽然他的个人信息在数据库中查询不到,但是根据梦境中的信息几乎可以确认,他与上世纪发生的大型儿童失踪案件有关,其中还涉及违法人体实验,以及疑似虐待……”


“但是现在梦境的内容还不太完整吧,从中分析出的东西真的可靠吗?”静雄问道。


系统沉默了。


静雄若无其事的结束了这个话题,内心却隐隐泛出不安,他不知道系统擅自对他进行精神操控是因为什么,但记忆中与之相关的都不是什么好事。他看向窗外,临也之前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已经被又一层的雪覆住,几乎看不出痕迹。


临也有什么必须被抹杀掉的理由吗?他还不太清楚,但是从系统的态度来看,只有自己才具有决定他生死的权利,也就是说他目前还是安全的。


就算他真的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反派角色,还想也轮不到自己来裁决,归根结底他平和岛静雄也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不是供系统差遣使用的刽子手或武器。


身体里遗留的药力让他浑身有一种虚脱感,他接过系统提供的温牛奶,喝完后哦回房间休息了。头脑昏昏沉沉不太清醒,味觉可能也受了影响,以至于他完全没有发现……


那杯牛奶里,似乎被添加了些别的东西。





临也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原本以为静雄的弟弟应该和他住在同样的人类居所里,这个社会没有等级制度,所有人的生活条件都是统一的才对,然而离目的地越近,身边这样的建筑就越少,最后直指一片荒原。


他甚至开始猜测幽是不是早已不在人世,系统不过是虚拟了一个住址来欺瞒那只草履虫,这样似乎就能解释了如此长时间的了无音讯,然而不太合常理,系统没有什么理由特意这样做。


他艰难的踩着积雪覆盖下的泥土和树根向前走,穿过一片过分茂密的树林,终于在走了不知道多久之后,见到了一座巨大的,古堡式的监狱。


临也再三确认地址的定位没有问题后,犹豫着走过去。


他还没有权限去了解这个社会的法律与量刑,一时有些想不通监狱在如今的用途,开什么玩笑,人类都像猴子一样被关在笼子里,哪里需要什么监狱?


他轻松利用AI权限从正门走进去,找了一个补给处给身体充能,体温慢慢上升的感觉不错,他把那封信拿出来,思忖片刻,决定先黑进监狱的管理系统里调查一下状况。


监狱里的人员名单很容易就被调了出来,临也看着一长串名字已经变灰后面还被标注了【已处决】的名单陷入沉思。


不能残害人类的生命。这是无论是系统还是AI都无法破坏的铁则。所以这里实行的,大概是最原始的那种处刑手段……


人类相残。


破解片刻后他不出所料的get到了一份处刑人的名单,他本以为会在上面看到幽的名字,然而顺着平和岛这个姓氏查下去,却意外的看到了他的现任主人。


——平和岛静雄。


——已离职。


临也盯着那个名字,感觉刚刚上升的体温猝然间跌了回去,他想起平和岛静雄那些有些异常的举动,在他们初遇时表现出的轻度的受迫害妄想症,暴躁,极强的警惕性……


避而不谈的过去,还有他口中所说的“地狱一样的地方”。


他僵坐在那里,忽然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继续追查下去。















TBC.


小甜饼写手的头衔挂不稳了!


qwq


【在发刀的边缘试探.jpg


顺便这里有个抽奖来着→  here    既然已经93了那就过两天开奖吧w

评论(25)
热度(101)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