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末世求生指南 2 「门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设定 :  突然末世  丧尸围城  全员超怂  躲进大楼  苟且偷生


一群普通的日本高中毕业生【并不打算拯救世界0


一篇被召唤出来的历史遗留坑w


前文链接→ 点这里


静临only




食用愉快





「我们的目标是:苟且偷生。」




年轻人的思想总是很单纯。就比如现在。

平和岛静雄看着被五花大绑丢在女装区嘴里塞着布呜呜呜呜求救的新罗,最终还是于心不忍,给他松了绑。毒奶啊玄学啊什么的其实都是巧合而已,封建迷信不可取,这群人居然还真以为把新罗的嘴堵住就没事了。

“我和狩泽他们刚才去沃尔玛里转了一圈,虽然目前看来物资有点过分充沛了但是还是节省着点……毕竟东西是有限的,在获得救援之前尽量多撑几天吧。”

“我去仓库看过了,我们比较幸运,好像前两天刚进完货,里面是满的,再加上我们只有十几个人,合理安排的话撑几是肯定没问题的。”

“生鲜类的保质期短要先吃,而且如果丧尸扩散严重的话停电停煤气也是迟早的问题,我记得好像这里有厨房的对吧?狩泽和美香你们先去想办法把那些生鲜食材腌制一下好保存得更久,至于蔬菜……土豆之类的东西可以想办法种起来,这里有土吗?”

“我记得二楼好像有花店……等会儿我和帝人去看一眼。”

“好,你们顺便去一下旁边的宠物店,虽然道理上可以拿它们当储备粮……但是还是先当宠物养吧。”

“好的!”陆续给所有人分配了任务后,他们一哄而散,各忙各的。

门田和临也一起去巡视顶层,在上楼梯的过程中,临也看着门田几度欲言又止的模样,终于笑着开口了,“我说小田田,你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吗?”

门田看了他一眼,低声问道,“你觉得我们能撑多久?”

这个问题刚才已经讨论过了,所以门田指的当然不是物资的问题,临也get到了他的意思,但是他也不太清楚问题的答案。

“很难说,我们对外界的状况一无所知,目光所能及之处全都是那些东西,我们在大楼里浑然不觉的睡了一晚,一觉醒来外面的人就全变成丧尸了,病毒为什么能如此高效又迅猛的传播,我们又为何没受影响……这些,我们都一无所知。”临也放慢了爬楼梯的脚步,轻舒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自己对此毫无头绪,“病毒是通过空气,水源还是体液接触传播尚不明确,在搞清楚这一点之前,任何人都无法放松警惕,这种紧张和猜忌的心态对我们是没有好处的。”

门田的脚步慢慢放缓,最后彻底停了下来,抬起头神情复杂的看向临也。“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碰到了突发状况……”

临也安静的与他对视。无需言语,几乎在瞬间他就明白了门田未完话语的含义。

是啊,如果碰到了最糟糕的状况,比如自己的同伴突然被感染,或者外界出现了幸存者向他们求救,即使现在他们待在物资充沛而且相对安全的环境里,但其实只要出现任何一个小状况就足以让这种安稳的假象分崩离析。

门田是善良的人,所以会被面临道德的困境,这对不约而同将他视为领袖的幸存者团队而言,其实是个灾难。

“如果想要安稳的活下去,我们大概需要一个保护者。”沉默片刻后,临也轻声说道。“他最好强大到能保护所有人,能轻松的拧断丧尸和自己同类的脖子,如果心思单纯点就更好了,既好操纵又不会因为过分自责而精神崩溃……”

门田正忍不住要打断他,就被临也用手势制止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他歪着头,对门田露出了一个并不能令人安心的笑容,“我不会对他这么做的。”

两个人在楼梯间僵持着,相对无言。半晌,门田叹了口气,“好了,不谈这个,继续上楼吧。”





……

度过了最忙碌的几日后,那些不耐储藏的食品基本上都处理完毕,大楼的各个入口也被反复加固,闲下来的幸存者在大楼各处分散开,只有晚上才一起到宜家和MUJI店里的床上休息。

帝人和正臣找到了几架无人机,在研究了几小时后成功把它放出去飞了一圈,但是无人机的飞行范围内没有发现幸存者的踪影,街道里的丧尸简直多得引发密集恐惧症。

信号从一开始就断了,他们始终保持着与外界失联的状态,对外界现状信息了解匮乏的不安逐渐演变成一种焦虑,门田在那天后就没再和临也说过那件事,但临也知道,这个人不会对自己放心。

但是当他发现独自在超市零食区闲逛的静雄时,还是毫不犹豫的凑过去向他搭话了。

并不是错觉,从在这里生活的第一天起他和静雄间的火药味儿就没那么重了,其他人大概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才会认为他在打什么主意吧。

“在偷吃布丁吗?”

毫无防备的静雄突然被人从背后拍了肩,吓了一跳,即使现在情况特殊,随意吃超市的食品还是让他有种负罪感,临也看着他心虚的模样莫名觉得好笑,在所有人都紧张度日的时候,也就只有这只草履虫能心怀愧疚的偷偷摸摸吃布丁了。

“咳……你也来找东西吃吗?”

静雄的神色有点不自然,只要临也靠近,他就不自觉的回忆起薄荷味糖果的味道,但这家伙表现得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自然,这种莫名又暧昧不清的态度让静雄心生疑惑。

“我看起来有那么闲吗?”临也被他气笑了,“因为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停电,所以他们准备试一下超市备用的发电机,让我来叫你过去搭把手。”

“这样啊。”

不太清楚其他人具体位置的静雄准备等临也带路,对方却没有要走的意思,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临也?”

“现在他们都很忙,所以一时半会儿不会来这里……”临也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的靠近,静雄被他逼得步步后退,直到后背和放着糖果的货架撞到一起,一盒糖果摇晃掉下来,被临也轻松接住,然后慢慢伸手放到静雄颈侧货架的空位上。

临也停顿的时间长了点,看起来简直就像在壁咚他一样。直到这时,他才不紧不慢的把后半句接上。“难得两个人单独相处,不聊聊吗?”

聊什么?等等有话好好说你靠这么近做什么?静雄的内心在咆哮,然而身体只是绷紧了僵在原地维持着最后的镇定和体面,其实背后的手已经无声无息的把攥住的货架用力捏到变形。

临也揪着他的领子让他低下头来,然后踮起脚——

“临也,静雄。你们在这啊。”

听到了门田的声音,两人立刻触电般的远离彼此,即使远处的门田并没有看清他们刚才在做什么,气氛还是变得十分尴尬。

静雄若无其事的整理着自己的领子,临也后退两步,扭过头去有些懊恼的嘁了一声。

“我们可能需要帮忙搬点东西,跟我来吧静雄。”

“嗯,好的。”

门田对临也怀有十二分的警惕,所以在听说临也去找静雄了以后就匆匆赶来,总怕静雄和他单独待一会儿就会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你要小心临也,别被那家伙利用了。”门田忧心忡忡的小心叮嘱静雄。还有点搞不清状况的草履虫乖乖点头。





而被他们抛下的,某种意义上确实“居心裹测”的临也站在原地看他们走远后从货架上随手拿了包糖,赌气般的用力撕开。

几粒糖果掉了出来,在地上蹦哒出清脆的声响。















TBC.



只是想在团灭之前谈个恋爱而已。

谁都不信他。

就很气。╮( •́ω•̀ )╭【怪谁



评论(26)
热度(148)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