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爱之灵药来一瓶

【舟渡】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费总在撬酒柜

才发现舟渡居然出了活动,点进tag被粮淹没,呜哇我圈过年了!


好久不写舟渡的我有点虚……踩着截止日码个段子凑个热闹吧=w=


OOC慎。





食用愉快






费渡着实没有想到,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里,还有人拎着包挨家挨户的搞推销。


眼前的女孩个子不高,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站在门外瑟瑟发抖,鼻尖和脸颊冻得通红,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眨了眨,即使是这样狼狈的样子,脸上依旧带着非常专业的灿烂笑容,“您好,我是个推销员,嗯,勤工俭学,今天第一天上班,您看看……”


费渡心里一软,没等她说完就把她请了进来,顺手把冬日的寒气都关在了门外。


家里来了陌生人,领地意识强烈的骆一锅立刻不知道从哪儿窜了出来,支棱着好不容易长出了毛的大尾巴在女孩身边转来转去。女孩看到猫咪眼前一亮,立刻蹲下身把包放在地上,拉开拉链后伸手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拿出了一根逗猫棒。


费渡看到那根粉红色的过分少女心的仙女棒就觉得脑壳疼,然而被阉了的猫公公对这个娘兮兮的玩意儿非常感兴趣,被调戏得尊严全无,躺在地上晾着肚皮扭来扭去。


女孩惊喜的欢呼了一声。


“看来您家的猫咪喜欢我们的产品呢,我这里还有别的!”


费渡站在一旁,看着年轻的推销员手忙脚乱的从包里翻出一堆审美清奇的玩意儿,觉得自己的眼睛和审美都受到了连环摧残,也有点想把因为这些东西而兴奋得上蹿下跳的骆一锅一起打包扔掉。


有品位又讲究的费总再一次意识到,在难以捉摸的审美方面,这位真是骆闻舟亲生的猫。


已经和猫打成一片的推销员这时才想起费渡来,慌忙站起来把手里的逗猫棒向他递过去:“您好,猫咪玩具了解一下!”


费渡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写满了拒绝,仿佛看到了向自己递秋裤的骆闻舟。饶是如此他还是在女孩子面前保持了风度,微笑着言简意赅道,“买,多少钱?”


女孩闻言欢快的跑回去翻自己的包,“不用着急付款,我这里可能还有您需要的东西……”


隐隐有了不祥预感的费渡来不及阻止,眼瞅着她从包里拿出了质量不错却丑的一比的厚棉裤。


这下费渡真的想逃了,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这姑娘是不是骆闻舟派来的,这根本不是推销,是想把他家变成中老年地狱。


“我这里还有枸杞干和秘制姜片,泡水喝对身体很好的!请放心不是三无产品!”


“好了你不用再拿了,这些我都买。”费渡终于咬着牙阻止她继续往外掏东西,仿佛那个容量深不可测的皮包是潘多拉的魔盒,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把它封印起来。


“真的吗?你要不要看看这里面都有什么?”女孩子听到他的话有些不知所措,仿佛头一次看到这样壕气的顾客。


“不用,你出个价吧。不,别动那个包,那个我也买下来。”


“可是这个包已经很旧了……您买来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不然等会儿怎么把这些玩意儿打包扔走?费渡没有再和她解释什么,干脆利落的把钱包拿出来,“可以刷卡吗?”


“可,可以的。”女孩一边收款一边对他感激涕零,看他的眼神仿佛是找到了饲主的狗狗,不知为何,费渡总觉得这种眼神似曾相识。


费渡不露声色的打量她一番,觉得自己对她那双大眼睛总有一种熟悉感,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真的非常感谢您买下了这些产品,其实我这次还带来了一套开锁工具,可以免费赠送给您。”女孩说着从羽绒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用这套工具开锁非常简单的,十五秒快速开锁,无痕,不会破坏锁芯,要不要我现在给您演示一下?哦对,这东西目前只能开小型锁,门锁那种还是有点……”


费渡若有所思。


说到开锁……他家里似乎正好有一个找不到钥匙的酒柜呢。




……


费渡在犯罪方面颇有天赋,一点就通。女孩用了几分钟既授人以鱼又授人以渔后欢快的告辞,费渡在她走后飞快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塞回包里封印起来,收拾的时候用余光瞥见骆一锅叼着什么东西跑到了房间里也懒得理会。既然这么喜欢就给它留一件吧,费渡十分大度的想。


他把包放到门口,打算下次出门的时候扔到小区里的爱心捐赠箱里去,而现在,他打算利用骆闻舟下班回家前这段时间做些坏事。


费总天生具有犯罪的基因,后天又学会了和骆闻舟作对,二者结合,一见到骆闻舟就忍不住想撩闲仿佛成了一种习惯,即使是两人关系已经如此亲密的现在,这种心态还是会不定期的冒出来,费渡也不想惹骆大爷生气,但就是心里发痒。


在爱人眼皮子底下作奸犯科仿佛会给人带来难以言喻的快感,费渡一边在心里打着检讨书的草稿一边轻手轻脚的撬开酒柜的锁,那个推销员倒是没有骗他,开锁工具确实很好用。


他打开柜门后,目光在琳琅满目的酒瓶间巡视了一圈,从里面筛出来一瓶已经打开过的,也不嫌弃那不知道放了多久的剩下半瓶,转身拿了个高脚杯,给自己倒了个杯底。


杯中那薄薄一层的可怜液体晃来晃去,仿佛喝不到嘴里就要在空气中蒸发殆尽,但是这点已经足够了。费渡倒也不是特别馋,他要是真有心要喝,再名贵的酒也能从外面弄来喝个爽,但是有骆闻舟把他身体看得比什么都宝贝,让他不好意思糟蹋。


费渡摇晃着酒杯,想起自己起初还觉得骆闻舟那种过分婆妈的唠叨和事无巨细的操心有点烦,但他心里也清楚,骆闻舟他控制不住。


爱是忍不住的,更何况骆闻舟对他还有这奇怪的歉疚,这为中国队长自顾自的把自他们相遇起彼此错过的时间带来的伤害统统算在自己头上,恨不得把他这些年在声色犬马中糟蹋的身体和心里早已存在的裂谷般的伤痕,用热水冲泡的枸杞、秋裤和棉拖鞋、热腾腾的家常菜和很多很多的爱统统修补好。


这样的唠叨与管教,费渡虽然不习惯,虽然别扭,但还是享受的。


现在想来,两个人在一起,其实也说不上谁更用心,谁更主动,谁更在乎谁,爱是出自本能发自肺腑在耳畔振聋发聩的回声,就像不知何时起骆闻舟总爱插手管教有些叛逆的费渡,也不知为何费渡把这个有点烦的男人当成了生命里的光。


费渡发现自己看骆闻舟时总是隔着一层滤镜,那滤镜的镜片大概是有点厚的,不然他也不会觉得连这人带着胡渣的憔悴脸和心急时的大吼大叫都特别吸引人了。


回想起骆闻舟气急败坏的模样,费渡的嘴角不自觉的牵出一份笑意,他仰起头把那点可怜的液体一饮而尽,因为方才走了会儿神,全然没注意到某个提前回家的人已经开了门——


“孩儿们,我回……”


骆闻舟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找费渡,结果走了两步一偏头正好看到敞开的酒柜门,和站在旁边举着酒杯仰着头的费总。


费渡被吓了一跳,直接呛住,低着头捂住嘴剧烈的咳嗦起来。


骆闻舟火气还没冒上来,直接被这位偷酒喝被当场抓包的现行犯气笑了,又心疼又好笑的走过去轻拍他的后背给他顺气,费渡被呛得有点狠,咳了一阵,连眼角都憋红了,骆闻舟看着他狼狈的样子,一时间连教训都忘了。


费渡好歹也是堂堂一总裁,如今沦落到在家偷偷撬酒柜偷酒喝的地步,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了。


骆闻舟一边给他拍背一边看了眼酒瓶里剩余的液体量,估摸着费渡就是给自己倒了一小口解馋,总算放心下来,去给费渡倒了杯温水。


等费渡好不容易缓过来了,在一旁乖乖喝温水的时候,骆闻舟已经把酒瓶和高脚杯归位,关上酒柜门,磨了磨牙准备审他。


“宝贝儿,你还特意买了套工具啊?”


“是赠品。”费渡如实答道,“刚才家里来了个推销员,我买了她的东西,她就给了我这个……喏,就是门口那个包。”


骆闻舟挑眉,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里面是什么?”


费渡:“……一些衣服,和乱七八糟的猫玩具。”


当骆闻舟把那个皮包打开时,他翻了翻里面的秋衣秋裤棉衣棉裤棉拖鞋,立刻彻底的原谅了费渡,整个人就像叛逆的孩子终于懂事了的老母亲一样感动又欣慰。


他把棉裤从一堆猫玩具里拎出来,比量了一下厚度和长度,朝躲在几步远外的费渡招了招手,“试过了吗?过来穿上给我看看。”


费渡:“……”


识时务的费总裁在五分钟内换上了全套装备,为了苟下去可以说是忍辱负重把自己裹成熊,他强撑着对骆闻舟露出一个微笑,骆闻舟非常满意的摸了摸他的脸,“挺好,下次出门时记得穿上。”


“……嗯。”


骆闻舟去厨房做饭去了,费渡刚要换下衣服时骆一锅叼着仙女棒从房间里优哉游哉的出来,费总看着它,忽然想起这货也算是罪魁祸首,立刻恶从胆边生,蹲下身伸手拽住逗猫棒的一端用力扯了扯,命令道,“松口。”


一根筋又无辜的骆一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平白要收这种惩罚,即使心里对这个人类还有点发憷但很有骨气的死咬着另一端不撒口,一人一猫僵持不下,半晌,费渡认命的松了手。


行吧,连猫也搞不定了。





……


“哎,回来得这么早啊?”


朗乔正坐在沙发上嗑瓜子,忽然看到自己的小表妹风一样的进了门,小姑娘一进门就脱了羽绒服往她怀里扑,“姐,你推荐的人果然靠谱!”


“嗯?真卖出去了啊?等等,这时候骆队应该刚下班才对……”


“嗯啊,但是那个人和你描述的不太一样,虽然是个帅哥,但是看起来挺瘦的,他真有八块腹肌吗?”


朗乔听着觉得不对,“你该不会见到的是……他是长头发短头发?”


表妹在自己肩膀处比划了一下,“到这!”


朗乔:“……”


朗乔:“你真的……卖出去了?”


表妹:“嗯哒,特别痛快,一口气都买了,眼睛都没眨。”


完蛋了,彻底被同化了。朗乔想象了一下在家穿着一身保暖装备捧着保温杯拿着逗猫棒的总裁大人,笑瘫在沙发上的同时有点想去拜访一下。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距离她这个幕后黑手被费爷揪出来还有一个小时。


而她的下一顿早餐,即将被换成香菜馅儿包子。










END.


我永远喜欢Priest!


打一波广告。


业界著名黄文大手Priest  《默读》好评发售中!!!


老司机甜甜带你高速飙车!!!在本书中,你将会看到——


耳红心跳的沙发上手铐play;高难度体位审讯play;八块腹肌的警界一枝花与风骚霸道总裁的不拉灯虚掩门整夜酣畅激战……


看皮式车技如何四两拨千斤,用最精简高效的描写开最刺激的云霄飞车!


本人对以上虚假宣传不负任何责任


以上。

评论(42)
热度(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