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机械梦境 5 “生气了吗?”“没有哦。”

静临only


未来社会反乌托邦paro    设定全是瞎扯淡,可能会出现各种bug,请勿较真。


背景 : 技术泛滥,物质文明远高于精神文明。人类被囚困于高度发达的机械社会中,人工智能掌控一切,制定新的法律与秩序,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唯独失去了自由。


人类静 X AI临


前文传送门  1  2  3  4


食用愉快





“生气了吗?”见静雄迟迟没有反应,临也重新躺倒在他的腿上,抬起手戳了戳他的脸。


“……没有,但是有点被吓到了。”


“嗯哼。”


心情很好的临也笑得像个偷税犯,沉睡多时的意识再次苏醒后,他一直都有一种灵魂游离世间的不真实感,而这种亲密的接触唤醒了他久违的“活着”的感觉,让他终于安心下来。


不过是一个浅尝辄止的亲吻,却让他食髓知味,甚至心里隐隐有点痒。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的教育制度会对性取向做暧昧的引导,我的前几任主人都没对系统的性取向判定有什么异议,那么你是怎么回事呢?”临也看着他的眼睛,忽然一本正经的问道。


静雄闻言迟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我一直很想要……家人。”


临也从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中看到了压抑不住的痛苦神色,心中有一个声音叫他就此打住,然而最终还是好奇心占据了上风,他轻轻抚摸着静雄的脸,特意放轻了声音问道,“能和我说说吗?你理想中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就像我小时候那样啊。”静雄像是回忆起了什么,连语气都不自觉的温柔起来,“我的父母都是很温柔的人,我的弟弟也很可爱,我与他们度过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直到我六岁那年被迫与他们分开。”


“在那之后,无论是那段浑浑噩噩,饱受折磨的日子,还是终于熬过来被带到这里一个人生活后,我都一直很想念他们。”


临也忽然想到自己记忆芯片里的那份资料,上面记录着平和岛静雄递交的无数次与家人会面的申请,而这些申请被全数驳回,无一例外。


无论写了多少字的申请书,都被毫不留情的打上了叉,连个未通过的理由都没留下。


这不正常。临也想。系统行事固然死板,但也绝不会无缘无故的驳回人类的申请,已经在多个主人手中辗转过的临也一直观察着这一切,多多少少明白这一点。


而且静雄的话里有很多违背常理的地方,按照目前的规则,六岁与十八岁都是对人类进行综合测评的时间点,但是这期间并没有进行“特殊处理”的必要,那么静雄到底被带到了哪里?所谓的浑浑噩噩饱受折磨又指的是什么?


临也观察着静雄的表情。回忆一旦推进到了痛苦的部分,总会令人踌躇不愿向前,此时的静雄就是如此。


……这种时候,继续追问下去可得不到什么好的结果。


贴在静雄脸上的手向旁边移动,捂住了静雄的眼睛。


“别再想了。闭眼,深呼吸,小静。”


临也在哄骗和欺诈方面都有很一套,如果这不是本能,就必然是后天锻炼的结果,如今临也能想起来的记忆有限,只能靠这些琐碎的线索来推测自己的曾经,而他找到的线索越多,就越发现以前的自己似乎不是什么好人。


被蒙住双眼的静雄看不到此时这人眼神一点点冷下去的样子,临也的眼神像是毒蛇的信子,随时准备掌控、侵蚀、掠夺这人所拥有的一切。


“好了,我没事了。”


临也移开手掌,对冷静下来了的静雄露出一个温暖的、充满关怀的微笑。




“其实我或多或少能理解你的感受。”翌日,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时候,临也看似随意的开口了。“我可能曾经拥有过一个妹妹,她经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但是每次出现的时候样子都不太一样。”


静雄已经知晓了临也的梦境与记忆的联系,于是问道,“每次都不太一样是什么意思?”


“就是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明明脸从没变过,反正在梦里也是幼女,小孩子的性格就是反复无常吧。”临也嘟囔着,操纵人物与相隔半条街的小静汇合,“而且总觉得那个小女孩身边有影子一样的东西在晃,每次梦到她就像在做噩梦一样。”


“你听起来不是很喜欢她。”


“嗯,大概吧。梦里她好像与我也不是很亲近。”


平和岛静雄沉默不语,他与幽分离时两人也都年幼,但是那份亲情却并没有因为太早分别而简单半分,这大概是因为……


“我被单独关起来的那段时间里,幽给我写过信。”提到幽,静雄露出一种复杂的,怀念又惋惜的神情,“每次收到信,都是在我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明明已经痛苦到想了结自己了,但是看到那些文字,想到有人还等着我回去,就觉得……还可以再忍耐一下。”


“忍耐什么?”


话既出口,临也便意识到自己问了个错误的问题,平和岛面无表情的操纵手柄,让游戏里自己的角色把临也的角色打得生命值清零,临也试过躲避或反击,但是再多的战斗在绝对的蛮力面前都无计可施。


临也的角色gg后,静雄轻描淡写的说道,“就是这样,还要接着问吗?”


“重建角色很困难的,你下手轻点啊……”临也嘟囔着抱怨着,即使表面上装作没什么,其实他心里还是被静雄突然表现出的暴戾惊到了,能引起静雄这样的反应,想也知道那种事有多糟糕了。


“你生气了吗,小静?”临也问道。


“没有。”


……没有个喵喵锤啊!


临也把手柄丢到一边,猫一样的扑进静雄怀里抱住他,静雄见他又这样,无奈的叹了口气。


临也研究出的新招数,一旦玩脱了就耍赖一样的亲亲抱抱,屡试不爽。


静雄对这种肢体接触并不抵触,而临也本人有点过分迷恋与人类的肌肤之亲了,血肉之躯对他仿佛有特别的吸引力,温热的呼吸和有力的心跳声都让他特别着迷。


在这个牢笼般的房间里,死气沉沉的墙壁和浮动其中的系统网络、巨大的单面可视玻璃制成的落地窗,它们为人类提供庇护,抵御霜雪与寒冷,但是它们多像是凛冬本身,为整个种族提供源源不断的寒意。


平和岛静雄自6岁以后就没与任何人类接触过,其他人类也都是如此。


“临也。”他揉了揉怀中之人的头发,换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和我说说你的梦吧。”


即使是观察力不那么敏锐的静雄,也能看出临也的瞳孔收缩了一下,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变得有些僵硬了。静雄直到这是他试图抵抗指令时的反应,所以静雄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低下头在他耳边问了第二次。


作为一个AI,它能抵御几次?反正最多再问三遍,就能让它乖乖听话了。


临也咬着牙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但是静雄死死揽着他的腰让他动弹不得,等五次下达指令后,临也的挣扎终于失效,眼神里的愤怒神色被一种程序化的空洞和茫然替代,低垂着头用一种死气沉沉的机械化的声调诉说着自己的梦境。


梦境的内容大多是碎片式的,简短又混乱无序,如果是临也的话应该能将它们整合起来,但是他未必会愿意把这结果与静雄分享。因此静雄只能一边皱着眉一边听着这些跳跃式的梦境。


讲述梦境的时间不算漫长,临也执行完毕就闭上眼陷入休眠模式,看来强制执行命令多少对他造成了创伤,静雄带着点愧疚把他放在沙发上。


临也讨厌被当成AI对待,静雄知道。但是静雄并不知道如何与人类相处,在习惯了与机器朝夕相处之终他学会了下指令和妥协,机器对待他也同样简单粗暴,所以临也那样有所图谋的引诱就暴露得格外明显。


静雄不知道对方在图谋什么,只能以彼之道还治彼身。


……




折原临也做了一个清醒梦。


以往他都是被迫接受梦中的信息,这还是第一次掌握主动权,也不知道是拜谁所赐。


梦中他穿着像是中学生的制服,站在一所小学的大门口,他环顾四周,看到了一些等待孩子放学的家长,于是恍然明白自己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放学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一阵了,临也等了许久,陆续只有几个孩子出来,迟迟不见妹妹的身影。他终于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他揪住一个孩子想询问妹妹在哪,张开嘴才发现自己想不起妹妹的名字。


“折原……”


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模糊,临也的意识骤然被铺天盖地的焦虑与恐慌吞没。


半夜。静雄被一声凄厉的尖叫吵醒,起床来到客厅查看状况时,才看到沙发上的临也蜷缩着身子,手紧紧地掐着自己的胳膊,指甲几乎要嵌进皮肤里。


他的身体颤抖着,像一条濒死的鱼。











TBC



鉴于这篇文剧情有点黑深残,我就先打个HE预告给你们压压惊x


俩人都不是什么傻白甜,但是这样勾心斗角的谈恋爱还是会挺甜的啦w


最近忙的一比,等闲下来了再回复评论区,请见谅~【但还是求一发评论啊,你们是我日更的动力OVQ


评论(20)
热度(129)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