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快住手!这根本不是年下养成play! 1

静临only


【小临家的妹抖龙】重置版  因为手滑把第一篇删了所以重写……


这篇的设定超可爱的哦。大概又是一篇暖萌养成恋爱喜剧=w=


幼龙静 X  死宅程序员临




食用愉快





故事发生在折原临也29岁这一年。


其实不过是年龄奔三了而已,但是作为一个已经有长达六年修仙史的程序员,临也觉得自己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仿佛半截身子入土,人到暮年垂垂老矣,身体日趋消瘦,发际线慢慢后移……


好吧,这样说其实有点夸张了。但临也的身体状况确实是不容乐观。


在电脑桌前坐久了颈椎和腰要了命的疼,因为经常熬夜和饮食不规律而患上了胃病,这几年还出现了心律不齐的毛病。临也敲完最后一段代码后看了眼显示屏右下角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他现在又困又倦,但是双腿又冷又僵,严寒的天气里屋子里的取暖设施偏偏出了毛病,今天工作任务又偏偏特别重,为了避免出现在床上敲着敲着代码就睡着的情况,临也只能裹上毯子坐在电脑桌前,一边喝咖啡一边瑟瑟发抖的工作。


被调暗的显示屏成了屋子里唯一的光源,临也把文件发送到公司后关了电脑,裹着毯子想站起来,忽然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猛地抬起头。


他身后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能清晰的看到夜晚的天空,而此时一个模糊的黑影正向他这边俯冲过来。


临也倏地睁大了眼睛,心里想着,是幻觉——


结果下一秒,整面玻璃就在剧烈的冲击下碎裂开来,玻璃的碎片渣被冷风卷着散落了一屋子,尽管临也及时用毯子遮挡了身体,胳膊依然被划出了一道口子。


撞破他家玻璃窗的罪魁祸首好巧不巧的撞在了他身上,临也只觉得自己的怀里扑来了一只活物,下意识的用毯子把它裹起来丢到地上,然后后退了两步,心有余悸的看着露出来的半条尾巴。


他看清了那条甩来甩去的尾巴,却一时间判断不出这是个什么生物不过他没有困惑太久,因为几秒后,就从毯子里钻出一条伤痕累累的、长着小翅膀的幼龙。


幼龙只有篮球大小,晕乎乎的从毯子上爬起来,在看清了眼前的两脚兽后立刻摆出一副超凶的样子,可惜它的样子实在唬不了人,连威胁的吼声也像猫似的咕噜咕噜。


冷风灌进屋内,临也和幼龙面面相窥,彼此都开始打哆嗦。


幼龙犹豫了一下,果断放弃了恐吓,扭头重新钻进毯子里。


临也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本来就浑浑噩噩的脑子变得更加混乱和困惑,崩溃之余他干脆放弃了思考,破罐破摔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钻进被窝里一秒入睡。


第二天临也是被饿醒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一觉睡了多久,在床上翻了个身后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闹钟,发现果然已经是下午了。


他腰酸背痛的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个哈欠,恍惚记得自己做了个糟糕的梦,似乎是龙一样的东西砸破了玻璃闯进了他的家。


当他打开房门的时候,仿佛是直接进入了那个梦。


他平时办公的地方此时一片狼藉,玻璃渣满地都是,昨晚用来取暖的毯子此时血迹斑斑的被丢在门口,那只幼龙趴在上面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这种情况要怎么处理?临也犹豫了一会儿,肚子又咕噜噜的叫起来,于是他穿着棉拖鞋跨过毯子和幼龙,然后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到厨房找吃的。


……




等幼龙醒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被清洗干净,伤口也处理好了,它用爪子扒开裹着自己的柔软的毛巾,站在沙发上眨巴着眼睛,像是有些搞不清状况。


房间里的玻璃碎片都消失无踪,落地窗也已经换成了新的,暖橙色的夕阳余晖透过玻璃落在地板上,昨晚那个人类正坐在自己对面的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


“你醒啦。”临也的笑容里带着磨刀霍霍的杀意,幼龙打了个冷战,向后缩了缩。


“你知道你昨天晚上给我造成了多少损失吗?”


折原临也向来是个沉着冷静的人,具体表现为当他发现自己的电脑被龙啃了之后第一反应的是拍照给自己老板发过去,等他老板看到他被啃得只剩一小半的显示屏和主机时,临也拥有了三个月的带薪休假。


老板显然是认为这是临也干的,觉得已经被工作逼疯需要好好休息,临也懒得解释其中的误会,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列出一张损失清单,然后找那只该死的龙算账。


他也不管龙能不能听懂,强横的把它列入拥有智慧的高等动物的范畴,把一份直接损失间接损失的赔偿单拍在了它脸上。


“既然你是龙,总该有点宝藏啊之类的东西吧?”临也毫不客气的攥着它的那对小翅膀把它从沙发上拎起来,幼龙吃痛的呜呜了几声,悬在空中的尾巴不知所措的甩来甩去。


临也能这么有恃无恐的欺负它的原因就是趁给它处理伤口之时摸清了这家伙的底细,想也如此,这么小的一条龙,身上连鳞片都没长齐,身子软软的,恐怕连喷火都没学会,能有什么可怕的?


小奶龙被拎着在空中,又被眼前的两脚兽凶了一顿,脾气也上来了,凶巴巴的挥着爪子要抓要挠。


“呵,别做无用的挣扎了,我已经给你剪过指甲了。”临也丝毫不给面子,连意思意思害怕一下都不肯,“我再问一遍,你想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幼龙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很轻的呲了一声,然后傲慢的扭过头不再看他。


“哦,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临也戳了戳它身上的伤,虽然对动物说话是一件看上去很蠢的事,但是眼前这个小东西显然能听得懂,只是拒绝交流。


还未痊愈的伤口被触碰让幼龙痛的嗷了一声,它做出蓄力的模样努力了许久,一张嘴喷出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烟圈。


临也没猜错,这只幼龙虽然破坏力强,但某种意义上来讲真的是弱得人畜无害。


如果说之前为它处理伤口时那些不知道由什么造成的累累伤痕让他心生怜悯,此时那点怜悯也已经渣都不剩了。临也猜测它当时可能因为被什么追杀而在逃命,如果真的引来什么更危险的东西那可就麻烦了,所以……


“我再问一遍,你不打算承担赔偿是吗?”


幼龙轻哼一声。


“好,我明白了。”


临也拎着它走到窗边,然后无视它的惊慌挣扎,干脆利落的打开窗户把它扔了出去。


和预料中的不一样,幼龙在空中徒劳的扑闪了几下翅膀,然后在临也的注视下,以标准的自由落体坠了下去。


临也:“……”


怎么,它不会飞的吗?


还有,这里好像是……三十四层。


啊咧。


……




当天晚上,九琉璃和舞琉难得的带着食材一起来公寓探望他。


“阿临哥,你老板给我们打电话,说你已经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而崩溃的开始啃主机和显示屏了,让我们来关怀你一下……”舞琉没说完就看到了还未来得及处理掉的显示屏残骸,“哇原来是真的,显示屏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等会儿可以放火锅里给你尝尝。”临也想起这事就头疼,接过食材后发现九琉璃的外套里鼓鼓囊囊的,便问道,“你怀里藏着什么东西吗?”


九琉璃没有回答,只是默默拉开了衣服拉链,从里面钻出一只熟悉的……


“这个啊,是我们在楼下草丛里捡到的,打算带回家养呢。”舞琉笑着蹦跶过来,用和临也如出一辙的手法攥住幼龙的翅膀把它拎起来,看起来奄奄一息的幼龙眼睛湿漉漉的,表情都变成了OAQ,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临也终于认命的叹了口气,接过幼龙抱在怀里,“这个太危险了,我来养吧。”


“咦,阿临哥你不觉得惊讶吗,这可是龙啊。”


“我知道。”临也头疼的看了一眼缩成一团的幼龙,“我刚把它丢出去,你就又捡回来了。”


“那不就是很有缘嘛。”舞琉笑着捏了捏幼龙的尾巴尖,“他受了伤,你照顾它一阵,说不定伤好了之后就会变成长着龙角的美少女来报恩的哦?”


“所以我需要给它准备女仆装吗?”临也翻了个白眼,虽然幼龙无法分辨性别,但直觉告诉他这小东西肯定和萌妹子没什么关系。


……嘛,只要别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就好了。











TBC



连载,前期软萌后期黄暴。作为一个攻这只静可爱到令人发指x


好久不卖萌了正在努力复健……


和其他几篇交替更新~



评论(14)
热度(270)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