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机械梦境 4 「AI做事确实挺没效率的,对吧?」

静临only


未来社会反乌托邦paro    设定全是瞎扯淡,可能会出现各种bug,请勿较真。


背景 : 技术泛滥,物质文明远高于精神文明。人类被囚困于高度发达的机械社会中,人工智能掌控一切,制定新的法律与秩序,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唯独失去了自由。


人类静 X AI临


前文→   1   2  3



食用愉快




机器人当然会做梦了。


从恢复记忆伊始折原临也就长期受着噩梦的折磨,他的睡眠质量就从来没好过。接连不断相互堆叠的梦境像是沉重的灰色立方体一样碾压者他脆弱的神经和记忆芯片中的金属薄片,迫使他总是在奇怪的时刻惊醒,惊慌失措,身心俱疲,却又将梦的内容忘得几乎一干二净。


这一次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被人盖了条薄毯子。客厅没有开灯,月光穿透落地窗的单向可视玻璃照射进来,室内的光线亮得晃眼。


平和岛静雄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已经睡熟了,手里还握着游戏机的手柄。临也从沙发上坐起来,赤着脚踩在厚重的地毯上慢慢靠近他,屏住呼吸确认了静雄确实睡熟了之后,临也的胆子大了起来,轻轻握住了静雄的手,触摸着他的手指录入指纹数据。


擅自提取主人的隐私数据是违背AI守则的,但是已经有了自我意识的临也才不管那么多,他才不要受那些约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为所欲为的同时他有点心虚的盯着静雄得脸唯恐他随时突然醒过来,但是那张蠢脸始终没什么变化。


等到十根手指的指纹全部录入完毕后,临也还是没有移开目光,他从见到静雄的第一眼第一眼就觉得这人的模样不错,凑近了仔细观察之后才发现这人的鼻子原来这么挺,嘴唇的轮廓原来这样好看,眉宇间带着些少年的俊气。而且糟糕的是,临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取向。


可怜的静雄知道了临也的身份后就放松了警惕,睡得毫无防备,大概他那飘忽不定的智商给了他安全感,让他觉得两个男人共处一室不会出什么事情。


但是,他忽略了——事实上,临也确确实实是个弯的。


临也皱着眉再次细细打量了静雄一番,确认了这人的颜确实是会让他欣赏的类型。


这就很危险了。临也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压住心里冒出来的邪念,第一次认识到了系统给他派发的那个任务还有那么点可行性的。


虽然临也本人不记得了,但他生前大概是个肉食系的,将近一世纪的沉睡和这幅恼人的带有机械属性的身躯都没能让他的本性磨灭,他一边告诫自己冷静一边伸出手捏着静雄的衣摆把这碍眼的布料掀开,目光扫过线条分明的侧腹和结实的腹肌,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猜测摸上去手感一定很好。


静雄在睡梦中动了一下,于是他像触电似的收回了手,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站起身,后颈有些发烫。


记忆芯片里窜过微弱的电流,曾经被临也冻结的任务如今再次被他亲手激活了。


没办法,我现在是个AI嘛。临也的嘴角翘起来,他愉悦而毫无负罪感的想着。AI就是要被迫执行这种荒谬的任务,我也没有办法呀,要怪就去怪这个该死的系统吧。


至于最终谁会从中获利,这就不关他的事了。


沉眠中的平和岛静雄翻了个身,在临也幸灾乐祸的注视中滚下了沙发。




静雄本以为临也再怎么说也是AI的身体,“再怎么嘴硬还不是口嫌体正直”,没想到的是临也还真的能违抗他的命令,而且叛逆性还很强,基本上每五条指令只有一个能生效。


这就很糟糕,意味着静雄连阻止他登录自己的游戏账号都做不到。


临也坐在沙发上拿着游戏手柄,嘴里叼着薯片操纵静雄的角色大杀四方,扛着电线杆到处打砸抢掠,把池袋善良的围观群众们吓成了一堆瑟瑟发抖的鹌鹑。


姗姗来迟的新罗躲在十米开外问他是不是被盗号了。临也用静雄的角色回复道:我平和岛静雄今天要让你们这群小崽子跪下叫爸爸。


“我不是,我没有!”屏幕外的平和岛静雄哀嚎。


静雄不知道这人到底什么毛病,一上线就把整个池袋搞得鸡飞狗跳翻天覆地,但是很快静雄就知道了他这么做的原因,临也同时操纵两个游戏手柄,在控制静雄角色发疯的同时为自己的角色执行任务制造便利,临也的角色飞速升级很快赶上了静雄的,甚至还得到了一个“新宿最恶”的称呼。


“不,临也,你不能……”


“我还帮你搞了个池袋最强的称号。”临也心情愉悦地哼了一声,把手柄丢给他,“不用谢。”


“……”


静雄无语的注视着他大摇大摆离开的身影,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和“人类”相处,感觉糟糕又奇妙,如果早知道和别人共处一室的感觉是这样的——


他一定会选择独居一辈子。妈的。


这家伙都让他在游戏里被tong缉了好吗!而且按破坏程度来看怕不是要把牢底坐穿。




等到临也在厨房偷吃完小点心出来时,静雄依然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他的角色已经被关进监狱,这就意味着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进入这个游戏了。


“别发呆啦,网瘾少年平和岛。”临也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跟我来。”


静雄可不想听他使唤,开什么玩笑,他才是有资格使唤人的那方吧?而且敲里吗你把我的角色弄局子里的事别想就这么糊弄过去——


“帮我个忙,晚上给你申请草莓奶油小蛋糕。”


“成交。”


平和岛静雄屈服了。


他跟在临也身后一路走上楼梯,到了机房后临也轻车熟路致使他激活权限好让他继续利用网络查看信息,在他做这些的时候静雄在旁边百无聊赖的看着,发现临也的眉头越皱越紧。


“外网查阅不到任何关于我身份的信息……这不太对劲,我的个人资料可能被销毁或者加密了。”


“也可能是因为你死了太久了。”静雄多嘴提醒道。


“你以为我没考虑过这个因素吗?”临也白了他一眼,“很不幸,即使我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但是我依然能根据仅存的一些线索分析出我生活的年代……大概在上个世纪。而且就这里的资料记载,在更早以前对公民个人资料的采集就已经开始了。”


“你是怎么分析的?”


临也不耐烦的敲出了一段代码给他看,“你看,这很神奇,我虽然不记得我生前是谁,做过什么,但是我依旧记得这些代码,我记得很多只在特定时间出现、流行的事物。”


“这是什么?”静雄看着那对代码,问道。


“这是Java,我知道现在它已经被淘汰了,但是在我的时代……”临也叹了口气,想到如今自己看都看不懂的编程语言,咬牙说道,“它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


想到这里他心中难免有些失落,他发现自己似乎沉睡得太久以至于当他醒来的时候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所熟悉的编程语言早已经被淘汰,不知道由谁创造出的语言晦涩难懂,连破译一个最简单的程序都难以做到。


而且……甚至在他说出“Java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时,都没有人撸起袖子反驳他“C++才他妈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了。


他不记得反驳者的长相名字,但是这段对话绝对曾发生过。


“你想起了什么对吗?”静雄问他。


“都是些没用的片段罢了。”临也答道。


他说的是实话,一个上世纪的程序员,哪怕他是个天才也无法在这个时代里做些什么,更何况现在的计算机语言连个教程都没有,系统掌控着人类,同时也在避免人类过分了解它。


“我刚才查了一下历史,现在的系统虽然还没进化到拥有自主意识的程度,但是没人能驾驭它是吗,它现在的运作全靠世界树控制——所以这该死的世界树又是什么玩意?一个比它更高级的人工智能?”临也一边不死心的试图查出更多信息一边自言自语,静雄在一旁听着,突然插嘴道,“我在学习世界历史课程的时候见过一张世界树的照片……”


话音未落,屏幕上已经显示了一张像素不太清晰的照片。


“……就是这张。”


很难描述这张照片里是个什么东西,照片的色调就像打上了厚重的滤镜,隐约能看到个异形的轮廓,临也盯着它看了好久,总觉得这个生物有不止两条胳膊两条腿,难道这也是个人造的怪物吗?还是外星世界的来客?


“你们的世界到底是被什么玩意儿统治着啊?”半晌,临也终于放弃了,靠在椅子上转来转去怨声载道。


“反正不是被人类自己。”静雄回忆起自己受到过的教育,想起临也所在的时代正好是人工智能起步初期,顿时有点嫉妒了,“你生活过的时期比现在好多了,对吧?”


“要看你如何定义时代的好坏了。”临也一无所获的关掉电脑,“起码你们现在不用经历战乱,饥饿和压迫……你们现在连国家的概念都没有,对吧?”


“还是有的。”静雄说,“但是除了语言之外,各个国家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你看。你们都被关在笼子里养尊处优,多像一群被关在动物园里的猴子啊。”临也冷哼了一声,起身准备离开。“虽然你今天没帮上我的忙,但我还是会给你香蕉小蛋糕的,猴子先生。”


“我要草莓的。”


临也没再搭理他,留给他一个郁郁寡欢的背影。


被屏蔽了所以走图↓(不是车)


 


 


 






TBC.

 

提示一下,这篇里临也的设定是个攻。

 

再提醒一下,这篇静临不拆不逆。

 

(所以,知道这篇文为什么慢热了吗……)

 

以及lof的屏蔽模式真的越来越智障了。


评论(47)
热度(145)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