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机械梦境 3 「闭嘴,Izaya已经死了」

小天使人格一去不复返。


下面由折原大魔王为大家表演一个人格分裂【。




食用愉快




折原临也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压着一座山,几乎压得人不过气来。但是他应对这种情况已经很熟练,咬着牙从堆积如山的AI中爬出来,看着熟悉的纯白封闭房间和天花板上悬挂的消毒灯,在这个集中营一样的空间里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着,用手指按摩正隐隐作痛的后颈。


计划一次比一比顺利了,再过不久他就会彻底接管这副躯体的主动权。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但是能以这种方式清醒的“活着”,总比浑浑噩噩的游离状态要好得多。


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个怎样的状况,如果说得形象一点,那么他现在的灵魂被困在移植在后颈处的那块记忆芯片里,智偶尔能清醒,但是大部分时间都是半人半机、行尸走肉一般的状态。


幸运的是他很聪明,很快就发现了能挽救这份摇摇欲坠的自我意识的方法,那就是每当他被退回制造厂重新扫描一遍记忆芯片时他对这具驱壳的掌握权就会增强一点。为此他不惜破坏AI的内部系统,尽可能的制造bug使Izaya被退回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一切都很顺利,这已经是他的第24次成功了。


四周的墙壁平整而光滑,能像镜子一样映出他的模样,如果不是确认眼前这个AI的身体与自己活着时并无二致,临也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个类似寄生虫一样的存在,一点点蚕食的宿主的意志。


他可以与这个AI共享记忆芯片中的内容,所以对这个刚诞生一年有余的人工智能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但是除此之外,对于“自己”的事,他能记起来的实在有限。


他还记得自己的名字,长相,喜好,如果想要寻找自己的过去,那么有这些信息倒就足够了。


他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惊喜的发现这一次自己意识清醒的时间比以往都要长。


……难不成已经成功了?


这时门外传来滴滴的提示音,金属门无声而开,身躯庞大的执行者机器人弯着腰缓缓走进来,头部发出的射线在堆积如山的AI中扫视一番后停留在角落里的临也身上。


临也吓得身体几乎都要僵住了,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然而下一秒一个全息投影在他面前出现,他仰起头,又看到了前任主人的那张蠢脸。


平和岛静雄看起来刚刚睡醒,发梢还卷曲着,但是脑子已经清醒了,他对临也露出一个“松了一口气”的笑容,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对不起啊Izaya,我睡醒之后到处找不到你才想起来我好像把你给扔了……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马上就让你回来。”


等等,你说什么?回去?


临也立刻站了起来想要阻止他,他知道那些被人类主动认领的AI会有什么下场——刻上那个人专属的印记后他就不再有被转手的机会了,而且如果被退回就会直接被销毁。然而在他开口之前投影已经消失了,临也愤怒又惶恐的看着面前的执行者机器人,紧握着的拳头几乎就要挥过去。


但他还是紧咬着牙抑制住了冲动,即使打倒了这个机器人他也无法从这里逃出去,如果触动了警报,他甚至都不能保证从这个房间里活着走出去。


他只能低着头乖乖跟在机器人身后,然后被强制关机,刻上标记,装箱,运送到那个住址去。


那个箱子的外形就像一口棺材,这一次只要合上盖子就等于葬送了他今后的全部自由。临也本就是在如履薄冰的前行,全盘计划都建立在一堆无比脆弱的漏洞上,他甚至做好了有朝一日因为某个失误就从世界上彻底消失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将自己的命运送到一个才认识几天的人类手中。


临也在闭上眼睛的前一秒绝望的想道,自己最近可能水逆。


……




“欢迎回家。”


临也一睁眼就看到了平和岛静雄那张近在咫尺的脸,恨不得一拳头糊他脸上,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但是刚苏醒时身体的力度不够,一拳打过去像在撒娇,不痛不痒。静雄赶紧远离了他,捂着鼻梁对他笑着,“怎么啦,还在生气啊?明明是你先用冰水泼我的,不记得了吗?”


当然记得了。我的错,下次会用开水。临也愤愤的瞪他一眼,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意外地发现状态恢复的比以前快得多。


“你被送来的时候还在睡,所以我给你充了会儿电,不用谢。”静雄说着把一套家居服递给他,临也这才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回收站统一更换的紧身衣,等他换好衣服出来后静雄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堕落网瘾生活,坐在沙发上拿着游戏手柄,见他出来还招呼他过来一起玩。


临也没有理他,径直走上了楼梯。


他的记忆芯片里有关于这栋套房的数据,知道静雄居住的是标准单人公寓,一共分三层,书房和机房位于顶层。


静雄的房间一律没有设密码,但是临也试了一下,悲哀的发现没有主人的许可是打不开的,只好又哒哒的跑下楼把静雄拽上来。


他在静雄面前没必要伪装成普通AI的模样,反正这些反常的行为都可以甩锅给bug。所以当静雄皱着眉问他想做什么的时候,临也没有搭理他。


鉴于上网查询资料的每个环节都需要静雄的权限,所以临也让他在旁边等着,静雄抱着胳膊看这个AI动作娴熟的查询各种信息,终于忍不住询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临也忙得很,头也不回的敷衍道,“我可能出了bug。”


“你现在明明很正常。”静雄用手按着椅背强迫临也转身过来,继续逼问他,“我又不是没和其他AI相处过,我也见你出bug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别想糊弄我。”


糟糕。临也想。是他判断失误了,这个人……好像有智商。


“我有一个猜测。”静雄的语气似乎有些犹豫,但是仍然说出来了,“只是个猜测,我觉得,你有时候就像一个……真正的人类。”


临也听到这种惊世骇俗的发言,几乎下意识的想向后退,然而静雄的手紧紧扣着椅背让他难以动弹,他只能强装镇定的装傻,“你在说什么?你以为人工智能已经进化出了自我意识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静雄皱起了眉,“我只是觉得你和其他的AI都不一样。”


“那可能是因为你没见过足够多的AI。”临也直视着他的眼睛挖苦道,“也没见过多少‘真正的人类’,对吧。”


静雄像是被他的话刺伤到了,猛地收回了手,临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悄悄地让转椅向后挪动了一点,然后转过身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静雄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低声的说道,“不,我见过。”


临也隐约觉得他的语气有些不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过头看着他。


“在我成年以前……我被关在那个地方,我见过许多人。他们都曾饱受折磨,现在也都大多都不在世上了,而我活下来了,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不,一点也不想。临也看清了他的眼神,此时只想赶紧逃跑,但是静雄已经拽着他的胳膊把他从椅子上拉起来,临也踉跄着被他拖着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被一把按在了墙上,肩胛骨狠狠撞到了墙上,疼得他嘶了一声。静雄下手毫无轻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我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了,你是不是系统派过来的?什么纠正性取向果然都是幌子,你真正的任务是什么?”


临也被他掐得几乎无法呼吸,激烈挣扎之后静雄松开手,临也靠着墙咳嗦着,可是马上静雄就又掐住了他,这一次用力更重,虽然他清楚AI不会因为窒息而死,但他会昏迷,而且鬼知道这个疯子会不会趁着昏迷把他彻底弄死。


他无法对人类使用电击,于是他挣扎着伸出手,悄悄放出射线,将身旁的金属书架一点点分解,金属原子在他手中汇聚重构,逐渐形成一把小刀的形状。


“你是来收集我的数据的还是来测试我的?你们从来没打算放过我对不对?”


去他妈的受迫害妄想症——


临也猛地踹了他一脚,然后用还未完全成型的小刀在他胸口划出一道血痕。


和游戏里的效果差不多,迸溅的血滴溅到脸上,临也一脸嫌恶的抹了一把,这份伤害是双向的,再把对方弄得鲜血淋漓的同时,因为握住了太过尖利的刀柄,他自己的手指也在滴血。


“怎么,没想到我会反抗?”临也看着愣在那里的静雄,一边冷笑着嘲讽他一边大口的呼吸着,“之前那几个AI都是被你这么捏死的?说真的,我都开始同情它们了。”


“先声明,我没想对你做什么测试,你说的那什么系统派发的傻逼任务也只有一个,我懒得去执行。我现在要做的事只有查出自己究竟是谁,而我需要你的帮助,懂了吗?”


屋内的监控装置发现了静雄受伤这件事,立刻开启了保护模式,墙上弹出一个小格子,里面装着医药箱。


临也看了眼自己手指上已经快速愈合的伤口和静雄依旧血淋淋的胸膛,不禁叹了口气,再一次意识到了自己非人的事实,认命的从医药箱里拿出纱布擦了擦手,然后对静雄说,“你过来自己包扎一下吧。”


已经冷静下来的静雄为自己的再一次失控而愧疚,以至于忽略了临也言语间暴露出的信息。现在的当务之急……他看了一眼医药箱里琳琅满目的药品和纱布绷带,有些头疼的坦白道,“我不会包扎。”


临也的眼神里充满了怀疑,“连最简单的都不会?”


“不会。以前这些事都是由AI来做,他们处理伤口的步骤都很复杂。”静雄看着他,表情明显暗示着什么,大概是「自己闯出的祸要由自己负责」。临也翻了个白眼转身要走,于是静雄叫住他,“喂,Izaya。”


临也头也不回,“闭嘴,Izaya已经死了。”


静雄:“……”


他看着这个AI的离开背影,第一次觉得这位机器人有点朋克。




话虽如此,但是等静雄带着胡乱处理过的伤下楼之后,临也还是看不下去,认命的帮他重新包扎了一遍。


“你自己学着点,这种事别想让我做第二次。”临也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一边绑好了绷带。静雄等他做完了这一切,又开始旧事重提。


“你刚才说你在查自己是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在找自己的说明书吗?”


临也:“……”


“人类是没有说明书的。”他瞪了静雄一眼,为这人飘忽不定的智商感到愤怒。


“你是个人类?”静雄看起来惊愕极了,好像一开始提出这个猜测的人不是他自己似的。


“准确的说是我曾经是个人类,但是现在成了AI,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在做一些调查。”临也耐心的向他解释道,又想着反正已经向他坦白了,就干脆把一切都招了。


静雄耐心的听临也讲他的故事,关于他第一次恢复意识,他怎么与AI的意识抗争,怎么利用程序的设计一点点夺过对身体的掌控权。鉴于两个人格之间存在的差异,静雄觉得自己简直是听了一位反派的篡位史。


“你知道你让我想起了什么吗?”等临也说完,静雄忍不住开口。


“什么?”


“冬虫夏草。”


临也一巴掌拍到了他刚包扎好的伤口上。恶狠狠的警告他闭嘴。


“也就是说,Izaya已经不存在了是吗?”静雄看起来有些遗憾。


“准确来说Izaya就是我,只是受机器影响让我没办法完全掌控这个身体而已,不能把它算成一个独立人格,既然现在我已经彻底掌握了主动权,那么我以后都不会再听从你的命令了。”临也坐在沙发上做出了独立宣言。


“真的吗?”静雄深表怀疑,“帮我倒杯水。”


“当然是真……”临也话说到一半,身体已经开始行动了,他带着惊讶又迷惑的表情完成了往杯子里倒水又把杯子递给静雄的动作,但是静雄没有接过杯子,而是坐在那里托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临也看起来已经几乎要控制不住要把杯子捏碎了。


“这只是个意外。”等静雄终于接过杯子后,他冷着脸说道。


“我是和你一样的人类,不是你的人工智能管家。我折原临也就算被打坏脑子,被程序控制,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听从你的命……”


“好了,你休息一会儿吧,关机,Izaya。”


临也话还没说完就像失去意识一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毯上。


静雄慢悠悠的喝完了一杯水,才好心的把他从地上抱起来放到沙发上。虽然让他在地毯上睡一觉也不会着凉,但是等那位临也先生醒来恐怕就会闹了。















TBC.



临也: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但是不服从命令又不行。只能一边咬着牙听话一边给主人捅刀子,才能维持得了生活这样子……


(顺便一提静雄的过去很苦逼的。以后细说。)


评论(49)
热度(175)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