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机械梦境 2 「呵,男人。」

 静临only


未来社会反乌托邦paro   


背景 : 技术泛滥,物质文明远高于精神文明。人类被囚困于高度发达的机械社会中,人类服从机器,人工智能掌控一切,制定新的法律与秩序,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唯独失去了自由。 



食用愉快 


 
 
 

平和岛静雄严重怀疑系统给他派发了个残次品,因为Izaya这三天出过的bug比之前三年里8个AI的加起来还多,而且这些小问题无法修复。一开始静雄还勉强可以容忍,但是今早Izaya再一次出了错误凌晨三点就进屋叫他起床后,他终于受不了了。


谋杀他睡眠的罪魁祸首一脸无辜的杵在他床边,手里还拿着一杯温牛奶。人工智能的心理素质大概很好,即使在平和岛静雄暴跳如雷的冲他嚷嚷的时候也能面不改色的看着他。


静雄发怒的全程它都镇静得有点可怕,然而直到静雄气消了之后才发现,这个AI……它死机了。


也许是因为受到了惊吓,Izaya眼睛一眨不眨的僵立在那里,看起来居然有点可怜兮兮。平和岛静雄觉得好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性能如此之差的AI,由此可见表面功夫做得再好也没用,新一代的人工智能机器人简直是绣花枕头。


他拿过Izaya手里的杯子,喝掉了已经变凉的牛奶,用手指小心翼翼的在它脸上戳了戳——对方毫无反应,像自然界里进入应激状态的小动物一样凝固了。


语音激活没有用,它身上也不像有什么重启开关的样子。怒火平息后困意卷土重来,静雄干脆把他晾在那里自顾自的上床睡觉了。


这个回笼觉睡得不太好,静雄连梦里都在殴打这个人工智障。  




“说真的,你被制造出来多久了?你身上那些bug从来没修复过吗?”静雄躺在床上,看着在床边不知道维持了几个小时站姿的AI,无奈的问道。


“我是在一年前被制造出来的。抱歉,我之前反馈过很多次,但是这些问题系统无法处理。”临也微低着头,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出情绪起伏,“我还在试用期内,您可以申请将我退回总部。”


说得有道理,静雄打开了位于床头的联络装置。他清楚系统的那套流程,也知道这些AI本身就如货物一般,一旦被用户退回那么受损过重的会被直接销毁,反之则要接受下一次分配……想到这里,他倒是很好奇Izaya到底被退回过多少次。


他忍不住询问了它。Izaya的回答是二十三次。


即使早就预料到了这种结果,静雄还是被这个数字震惊了,他一边填写总部发来的退货问卷一边忍不住又打量了一番眼前的AI,这家伙从外表上来看可以说是相当完美的仿生作品了,谁能想到这样精致的皮囊里面包裹了无数无法修补的缺陷呢?


这个世界总是在不断诞生残次品,无论是人类还是人工智能都是如此。


“请核对填写信息,确认无误后按确认键结束。”填写完问卷后,电子音在耳边响起,平和岛静雄坐在床边有些心烦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又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这些小动作说明了他现在内心在进行着剧烈的挣扎——他看了一眼Izaya,有些后悔刚才多嘴问了那个问题了。


这就很奇怪,已经习惯了粗暴对待AI的机器毁灭者平和岛先生,现在正在为自己即将做出的抛弃行为感到良心不安。


内心挣扎了半天后他终于想到,既然AI们的目的都是掰弯自己,那么选择这个因为bug过多而无法好好实施那些诡异的程序的Izaya显然要好一点,


不知道他内心活动的Izaya正站在原地眼巴巴的瞅着他,它似乎已经认定自己要被又一次退货了,但是它看到静雄犹豫了一会儿就按下了取消键,笑着把放在床头柜上的牛奶杯递给他,“拿去帮我洗了吧。”


Izaya的反应延迟了两秒,它盯着突然改变主意的静雄,什么也没有问,伸出手接过了杯子就匆匆转身,离开房间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门框。


静雄看着他踉跄了一下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Izaya如他所料在掰弯他这件事上没有做任何的行动,它甚至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任务,做的事除了把他的房间收拾得越来越乱就是不停被屋子里的各种东西绊倒,静雄对此非常满意,他终于摆脱了那种每天早上都有AI强迫他看GV的痛苦生活。


心情大好的平和岛先生甚至邀请AI和他一起玩游戏,他把满屋子乱晃的AI强行按在沙发上,然后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游戏手柄。


Izaya低着头看着这个上世纪流行的过分复古的玩意儿,他记忆芯片的数据库里搜不到关于这东西的资料,表情变得疑惑起来。


平和岛静雄无奈的打开投影装置,找出说明书和教程准备开始教它。但是Izaya用不到三秒的时间迅速录入了这些资料,对静雄表示他已经能熟练运用这个东西了。


好吧,AI的学习效率确实很高。静雄熟练地打开了一款名为《Dollars》的游戏,帮Izaya注册了一个账号。


这款游戏很古老了,但是建模系统被改良过,可以通过扫描玩家进行人物建模,在静雄跳过开场动画的时候Izaya有些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选择VR游戏模式,静雄回答他因为不想要太真实的代入感。


这个人工智能当然知道静雄以前是通过哪种方式进行治疗的,所以没有再追问什么。


“听说它是根据历史背景改编的,你的数据库里有关于这时期的记录吗?”静雄问道。


Izaya在记忆芯片里搜索了一下,摇了摇头。


“听说这个学校也是曾经真实存在过的……你知道什么叫学校吗?以前没有针对个人定制的教育系统,所有人都在同一个地方接受教育——你身上穿的这身衣服,叫校服。”


Izaya控制着高中生设定的人物在校园外走来走去,在静雄的指引下在操场上和他汇合。


平和岛静雄的人物染着一头惹眼的金发,和他本人的头发颜色不同,静雄解释道这是因为他想让人物更具有辨识度。


两个虚拟角色在进行第一次会面的时候正赶上静雄的好友新罗上线,在新罗赶到的时候操场上已经被两个人搞得一片狼藉。Izaya不知道又出了什么bug,一见面就掏出了小刀划掉了静雄百分之十五的血条,静雄下意识的反击,于是两个人扭打起来,Izaya凭借风骚的走位打算把静雄慢慢磨死,静雄在发现自己处于劣势的时候灵机一动命令坐在他旁边的Izaya立刻进入休眠模式。


Izaya立刻闭上了眼睛身子歪到一边,手柄掉落在地毯上,新罗一边给静雄疗伤一边问他怎么惹上了操作这么溜的高端玩家,还有,这个高端玩家怎么好像突然卡住了。


“算你运气好,对方掉线了。”对两个人关系一无所知的新罗感慨道。


静雄没有向他解释什么,他捡起Izaya的手柄后试图唤醒这个仿佛沉睡过去的人工智能,可惜对方毫无反应。


看来这项指令以后不能随便执行。静雄想。


静雄和新罗那一整个下午都在游戏里忙着做任务,而Izaya直到傍晚才苏醒过来,睡眼迷蒙的看着游戏里已经扑街的自己,茫然的问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刚才打了一架。”


“哦……谁赢了?”


平和岛静雄面不改色:“我。”


天真的Izaya露出了有些挫败的神情,拿起手柄复活了自己,小声嘟囔着:“我以为我能赢的……”


虽然在玩游戏时Izaya也是bug频出,时不时就要给静雄捣乱,但是身边有人陪伴着一起玩游戏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新奇而温暖,即使对方严格上讲不算人类。


静雄带着Izaya在游戏里的池袋城市里溜达了一圈,从学校到公园道露西亚寿司店,把自己在游戏里结识的朋友一一介绍给他,Izaya把他们的数据挨个录入记忆芯片,出于好奇问了一句,“他们在现实里也是你的朋友吗?”


静雄沉默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我在现实里没有朋友。”


Izaya歪着头看着他,于是静雄笑了笑,“我这个人基本上是从有意识开始就被隔离了,被扔进一个鬼地方里关到成年,而且被放出来之后也没什么出门与别人见面的机会,连与家人见面的申请都被驳回了好几次——你看,”他用手柄操控着转动了虚拟人物的视角,“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我的全部生活了。其实比起现实,我更想生活在游戏的世界里。”


Izaya认真的听着,静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算了,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Izaya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太好,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是你的专属AI,我会记录下并努力理解你说的每句话,无论你了说什么,对我来说它们都是正确的。”


这样的花言巧语大概也是它程序中的一部分,静雄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没有当真。


看到静雄这个态度,Izaya皱着拍了拍他的手背,歪着头示意他把手指贴在它的后颈处,平和岛静雄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觉得一股酥麻的细小电流钻进手指,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在空气中骤然浮现的数据宇宙,与历任主人相关的难以计数的记忆片段以全息投影的方式在他眼前一一划过,Izaya做了个手势把它们封存起来,只留下了与平和岛静雄相关的数据,并提高了静雄的指令权限。


“我明白自己与人类的差距,也无法理解那些复杂的情感,我能为你付出的,只有绝对的服从与忠诚。”


“这与任务和系统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想感谢你。”


静雄松开手,有些吃惊的看着它,“感谢我?为什么?”


Izaya对他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


“感谢你没有抛弃我。”


当你的AI开始站在你这边时,你的权限显然就取得了飞跃性的提升。当得知自己以后可以不用遵循系统分配的膳食而可以自己选餐时,平和岛静雄终于明白了,眼前的这位AI是个拯救他于水火的小天使。


Izaya托着腮安静的看着他。


它撒了一个小小的谎,静雄对它下达的指令在优先级上永远不可能超过系统。作为一个AI虽然Izaya的bug很多,但事实上,它已经很好的开始执行任务了。


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而且一切的基础,是获得他的信任。


“我绝对不会抛弃你的。”毫无危机感的静雄一边吃着寿司和小蛋糕一边对Izaya信誓旦旦的承诺道。


“嗯。”Izaya对他笑了笑,真心实意的说道,“谢谢你了。”




静雄睡前警告了Izaya不要在奇怪的时候叫醒他,因为他有严重的起床气。然而无法修复的bug再一次生效了,凌晨两点的时候这个AI闯进静雄的卧室朝他头上浇了一杯冰水,冻得静雄垂死梦中惊坐起,脑子空白的坐在床边擦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后,静雄问它,“你是可回收的还是不可回收的?”


“什么?”


静雄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把它扛起来走出卧室穿过客厅,在门口的操作板上选了某个选项后打开门直接把它扔进了出现在门口的巨大垃圾箱里。


“嘭。”


脑子空白的静雄走到浴室拿毛巾擦干了脸上头发上的水,回床上睡觉去了。


此时距离他向Izaya承诺不会抛弃它,仅仅过了不到六个小时。













TBC.





标准结局嗯。


男人都是骗子。





#新增tag  机械梦境

评论(25)
热度(172)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