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机械梦境 1 「我是Izaya,很高兴为您服务」


静临only

未来社会反乌托邦paro    设定全是瞎扯淡,可能会出现各种bug,请勿较真。

背景 : 技术泛滥,物质文明远高于精神文明。人类被囚困于高度发达的机械社会中,人工智能掌控一切,制定新的法律与秩序,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唯独失去了自由。

人类静 X AI临

有糖有刀,慢热,HE。喜欢的话就留个评论,哪怕只是打个卡我也会很开心的。(ᖛ Δ ᖜ)




食用愉快








“早上好,先生。”

平和岛静雄打着哈欠打开房门的时候差点被站在门外的人吓出心梗,他瞪着眼前这个黑发的少年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是新换的AI,Izaya。于是抓了抓头发有些尴尬的回应道,“嗯,早上好。”

平和岛静雄严格来讲才20出头,怎么也没到被叫先生的年龄,然而这个AI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坚持不肯修改称呼。静雄试图向他解释过这个称呼是多么的别扭,然而Izaya认真的听完,歪着头问道,“那……小静?”

不,不行。这个就更离谱了。

最后静雄无奈的发现无论怎么叫好像都有点别扭,干脆就由他去了,Izaya大部分时候称他为“先生”,偶尔叫一两声小静,如同bug一样,即使静雄抗议也没有用。

静雄对此无可奈何。

这个叫Izaya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是在上个月来到他家的,平和岛静雄还被他与人类并无二致的外貌震惊到了,和他比起来仿佛之前那些被拆成废铁的机器人12345678号都是未开发完整的残次品。

刚被送来的时候新AI做了自我介绍后就安静的站在那里,任静雄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

倒也不是静雄大惊小怪,眼前这个AI实在是太特殊了,身体构成全部是高度仿生的,也就是说他身上没有乱七八糟的接缝和金属,虽然构成不同但也算得上是血肉之躯,皮肤甚至带有温度,看上去和普通人类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在静雄的目光注视下临也始终微低着头,低眉顺眼,看起来格外安静乖巧。

半晌,平和岛静雄也觉得自己看得太久了,有些尴尬的拿起他的电子说明书匆匆浏览了一遍后就在上面按下按钮,然后把这个薄薄的电子板塞进传送箱里完成了验收确认。

自成年之后两年间他身边已经换了八个AI,它们的下场大多惨烈,轻则缺胳膊少腿重则直接被拆解成一堆废旧零件。他本以为这样的极端行为足以让系统放弃了,没想到对方魔高一丈,直接给他送来了一个据说是精通格斗技能的增强型AI。

但是眼前的AI看起来不过是个比他矮半头的黑发小年轻,清秀瘦弱,即使骨骼都是金属制成的看起来也经不起折腾,真不知道系统是怎么判定它能与自己「势均力敌」的,无论怎么看都太荒谬了。

平和岛静雄走神的时候这个Izaya已经默默看了他一眼将新任主人的样貌录入记忆芯片,然后像巡视领地一般在屋子里转了转。静雄看着他忙着自己的事情,随口问了一句,“你是靠什么充能的?我家的充电端口还没换,可能和你不匹配。”

Izaya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回答道,“我吃东西。”

静雄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吃东西,就像您吃食物一样,我的身体内构也是严格仿生的,所以生活习惯和人类差不多。”

“呃……这真是……”平和岛静雄没想到AI已经进化到了这种地步,一时间觉得背后发寒,怎么现在的科技已经进步到这种地步了吗?那么AI和人类还有什么区别啊?

“这是默认设置,如果您有需要,我也可以切换充电模式。”眼前的AI已经录入了基本数据,进入了等待指令模式,说完这句话后便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

“不,这样就很好。”静雄皱了皱眉,“嗯,还有,你和我说话不需要用敬语。”

“收到,还有什么吩咐吗?”

也许是因为对方的语气太客气了,让静雄也忍不住拘束了起来,他抓了抓头发,绞尽脑汁也没想到有什么可让他做的,一人一AI面面相窥,半晌,Izaya学着他的样子皱了皱眉,“嗯?”

静雄 : “……”

这个自动学习模式还是挺有趣的。

“我家上次那个AI的任务是把我掰弯,那么这次你的任务又是什么?”静雄问他。

“它的任务失败了,所以由我来继续执行。”Izaya一板一眼的回答道,“我会努力引导改正您的性取向。”

静雄在沙发上坐下,随手打开一袋零食,不甚在意的哦了一声。一边喀嚓喀嚓的嚼薯片一边追问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做?上一位已经告诉我了,你们负责纠正性取向的程序已经在我身上都试了个遍,怎么,现在又出新的了?”

“数据库并没有更新,但任务不会终止,我会尽力而为。”Izaya在他的示意下坐到了他对面,小心翼翼的问道,“我可以提取您的历史信息吗?”

静雄没想到这还需要自己的同意,苦笑了一下后点了点头。

说起来有些可笑,在这个只有他一个人在的家里,他反而是权限最小的那个。

这其实也没什么,毕竟从上世纪以来人类的生活模式就是这样的,但是静雄偏偏有些特殊,他天生带有过分危险的怪力,又难以控制自己的脾气,冲动易怒,从记事以来就被判定危险系数过大,被迫与人群隔离开,当然了,这个“人群”中,也包括了他的亲人和朋友。

那段伴随着镇定剂和其他问题儿童的回忆毁掉了他的童年和青春期,但一定程度上也让他远离了过分发达的科技的控制。在他16岁被“刑满释放”以后,他曾以为自己重获了自由,但后来才发现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静雄至今仍无法习惯一天24小时渗透到生活每个角落的智能管家,也无法接受那份科学健康绿色食谱。连一日三餐都无权由自己选择实在是一件令人很烦躁的事,这次静雄冷静不下来,就算把他整个人都泡进镇定剂里都没用,在第一次被拒绝提供奶油小蛋糕时他就一怒之下打爆了初代AI的头。

平和岛静雄家的第一代AI卒于拒绝提供奶油小蛋糕,第二代因为拒绝了他与弟弟见面了申请而被打爆——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平和岛静雄为了那次会面整整一个月都表现得很听话,在听到申请被驳回的消息时心态崩了直接一拳砸过去,随后就听到耳边响起机械音,“测试未通过,抱歉,申请驳回。”

那是平和岛静雄第一次感受到来自人工智能的恶意。

也许AI也在不断更新换代,后来的AI与静雄和平共处了好一阵子,直到成年后的例行检测结果出来后,平和岛静雄看到测验报告上白纸黑字的印着「双性恋」这个词。

平和岛静雄活了18年,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是个双性恋。

他在接受检测的时候确实回答了几百个有些奇怪的问题,但是他仍不明白这是怎么个判定机制,机器的脑回路可太简单粗暴了,居然想靠一些问答就断定如此复杂的问题,然而当静雄看完那份测验报告的时候才发现,更荒谬的事还在后面。

系统在对他进行了全面的检测分析后得出结论,他的基因不适合繁衍后代,因此没有与异性结婚生子的权利,未来系统会在进行相性匹配后为他分配合适的同性伴侣,哦艹——

平和岛静雄把一沓纸撕得粉碎,将一团纸屑狠狠的砸在无辜的AI脸上。

“老子不是gay!”

AI对他的抗议充耳不闻,接下来的好几代AI都致力于把他掰弯,有循循善诱的也有按头逼他看GV的,它们的下场无一例外都很惨。

而眼前这个……静雄看了看对面沙发上那个低着头陷入休眠模式的AI,觉得有些头疼。这一代和人类太相似了,说不定身体里还流动着人造血液,如果和对待以前那些一样把他拆解了场面一定会很惨烈,也会让他有一种杀了人的负罪感。

“Izaya?”他轻声叫了AI的名字,对方没有反应。

智能机器人的休眠模式一般都很容易启动,但这次静雄叫了两三声对方都毫无反应,直到他走过去拍了拍它的肩,Izaya才一副猛然惊醒的模样,一脸茫然的睁开眼抬起头看着他。

这程序做得也太逼真了,下一步它们怕是要进化出自我意识统治地球了吧。静雄这样想的时候才发现它们好像已经做到了,心情变得更加复杂。

“有什么命令,先生?”

静雄伸手拨了拨他散在额头上的碎发,一时兴起,俯下身认真观察他的眼睛,骤然缩小的距离让AI有些不适,他的身子很明显的僵了一下,但是没有躲开,睁大眼睛与静雄对视着,那双暗红色的眼睛果然与人类并无二致,或者说比人类的更美,光线在瞳仁附近折射出细碎的光,他的眼神不似其他AI那样呆滞且死气沉沉,在静雄靠近的时候,甚至发现他的瞳孔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

那一瞬间,静雄几乎要以为他就是个人类了。

“有,有什么命令,先生?”AI再次询问道,声音有些颤抖,静雄这才放过了他,拍了拍他的肩善意的提醒道,“你最好不要做什么能激怒我的事,如果一不小心伤到了你,我的良心大概会痛。”

Izaya疑惑的歪了下头,似乎没理解他的意思,但是很明智的记录下了这条忠告。

静雄让他随意在客厅待一会儿,然后自顾自的走进厨房去取由系统搭配好的晚餐。Izaya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后颈处植入记忆芯片的地方忽然闪了两下微光,他抬起头看着厨房的方向,神情有刹那的迷茫,但马上就发生了原状,他站起来开始收拾有些杂乱的茶几,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的身体似乎出了点小bug,但是没有大碍。

可能只是因为,他刚才睡得太久了。















TBC.


两个人初次见面还比较陌生,以后会有更多的互动=w=

最近忙到昏厥,这篇不定期更新。至少会保证周更的。





评论(51)
热度(202)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