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 傲慢与偏见与ABO 」62 终章

今 I Love Youで始まる僕らを/现在 请对因一句I Love You而开始的我们


もっと照らしてくれよ/更加闪烁地照耀吧


変わらない愛や希望の類いもまだ/永恒不变的爱或希望之类的事物


信じてみたいのさ/我仍想要试着去相信






食用愉快






折原临也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课堂上。


课桌被阳光晒得发烫,他坐在熟悉的靠窗位置上环视四周,发现其他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他自己。


“折原临也同学。”


临也茫然的将脑袋转向讲台的方向,看到了戴着黑框眼镜拿着粉笔的老狐狸。


“……哎?”


“回答我的问题,在一场棋局里,哪种人能够胜任平衡局面的操纵者的角色?”


临也觉得这个问题似曾相识,没等头脑思考出结果已经脱口而出:“获取最多情报且立场中立的人……因为看透事实本质的往往是聪明的且洞悉庞大信息量的人,他们可以对事物有一个较为全面的认知,并在此基础上花时间耗精力动脑子从而得出一个更接近正确答案的结论,所以无论他们想做什么,都能保证行动精准且达到最大效率。”


“那么两者中更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呢?”


“……立场中立。”临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因为这个位置意味着倾覆,既能将最混乱的局面平息下来,也能在顷刻间将最平和的盛世一举摧毁。”


“很抱歉,回答错误。”九十九屋将粉笔轻轻的放在讲桌上,微笑着看着他,“无论是想要改变什么,光凭某个角色都是做不到的,事实就是没有人能胜任操纵者的角色,棋盘上的棋子会随着自己的意志行动,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会有混乱发生,局势也会随之转变。而你需要做的,只有知晓一切,观察一切。”


临也安静的听着,没有出声。他凝视着那人的模样,明白自己置身于梦境。


老狐狸平时聊天总喜欢用表情包刷屏,偶尔也有正经的时候,暴露出隐藏的话唠属性大段大段的打字,把曾经年幼的临也唬得一愣一愣的,几乎被忽悠成了一个九十九屋吹,挥舞荧光棒给老狐狸打call。


而刚才他们的那段对话,其实就是复述了曾经的聊天记录。


“你明明和我说过这样的话,我却还是盲目的相信你。”临也趴在课桌上,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喃喃自语一般感慨道,“可能我心里一直觉得你是我的……”


“父亲。”幻象中的老狐狸见缝插针的占了个便宜。


临也将“老师”两个字咽了下去,苦笑着看了他一眼,“即使是在梦里你也这么烦人啊,老狐狸。”


原来我们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了。


“最初我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直到我完成转化的那一刻。那时候你守了我一整晚对不对?你看着我从一个人类慢慢变成你的同类,你是怎样的心情呢?你其实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刻吧?”


临也站起来,一边说着一边向九十九屋缓步走去,他的身上带了点咄咄逼人的气势,但九十九屋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他。


折原临也终于站在了他面前。


“我是你培养出的小怪物。”临也盯着那双眼睛,仿佛要从幻象虚空的瞳孔里窥见某个深不见底的灵魂,“我明白的……因为在我以新的身份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开始,我就一直感受着……身为怪物的孤独。”


“我很抱歉不能再陪你了……还有,谢谢你。谢谢你至今为我做的一切。”


临也闭上眼睛,给了幻象一个拥抱。


梦境不能给予他安慰,因为这个拥抱无声而冰冷。


……


临也醒来时发现自己蜷缩着睡在沙发上,手脚皆是冷透了,他慢慢坐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觉得腰酸背痛,脖子也有点僵。


梦境里的记忆还没散去,回到现实的临也忽然意识到,他已经和老狐狸失联很久了。


对方的态度其实很明确,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以他的方式正式向临也告过别,事到如今临也终于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九十九屋真一这个人已经彻底的与他的生活无关了。


一切尘埃落定,那项人体实验也已经被无限期搁置了,政府也收敛了许多,这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极致,剩下的,只能交与时间。





“你在看什么,小静?”临也窝在沙发上看终于被解禁的电视剧,静雄坐在旁边破天荒的拿着一本书。


静雄把书的封皮展示给他,临也看着那本厚重的历史书,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你居然看得懂吗?”


静雄没搭理他的这句调侃,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抛开那些互相迫害互相残杀的部分……我发现有些内容还是挺有趣的。”


“比如?”


“比如一个现在已经被遗忘的……仪式。”


静雄合上书放在一边,忽然握住了他的手,临也还未反应过来,手指上已经被套上了一枚指环。


“和现在的婚姻不同,在信息素还未诞生的时候,伴侣们在结合之前需要确认双方的心意,发誓为对方贡献一生的尊重,爱意与忠诚。”


临也饶有兴致的听着,细细端详手上那枚纤细而精致的指环。


“虽然这项仪式已经太古老了,连具体的流程都没留下来……但是。”静雄有些紧张似的做了个深呼吸,郑重其事的看着临也的眼睛,谨慎的一字一句说道,“我发誓,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你,照顾你,接纳你,永远对你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所以——你愿意成为我永远的家人吗,临也?”


临也没有提醒他这只是他单方面的誓言,微笑着吻住了他。


在尘世中挣扎过后,才发现曾经厌弃的日复一日的平凡与那些千篇一律的规则与仪式,也有诱人的时候。


你为我建造了一座比结合还牢不可破的牢笼,却把钥匙交予我,那么我也将谨守誓约,心甘情愿做你的囚徒。


直至生命的尽头。





九十九屋百无聊赖之际,从书架上随便抽出一本书。


那书不知摆在上面多久了,看起来还是崭新的,他翻开第一页,看到了这本小说的第一句话。


“凡是有趣且叛逆的单身Omega,最终总会和一位Alpha在一起,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九十九屋啪的一声合上书。皱着眉看了一眼书名。


又是那种理想化的童话爱情故事么。


人类是个很有趣的观察对象,可惜无论怎样独特的个体,最后都会走上相同的道路。


像内存有限的智能扫地机器人一样,人类有着自己的赏味期限。


“啧……”他把电脑桌面上的某个文件夹彻底删除,顺便一个销毁了自己用了好多年的聊天ID。


随着聊天室的解禁,越来越多的成员回归,消息瞬间刷上了99+,人们聊着各种小道消息和八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个洞悉一切,窥视着一切,却又仿佛和整个世界抽离的深渊中,最终还是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九十九屋真一有些疲惫的趴在电脑桌上,喃喃自语。“一切都结束了……”



“可惜,没人陪我玩了。”













END.



终于写完了这个故事……虽然知道你们大概都没看懂,但是实在没力气再去梳理一遍剧情了……


写这篇文的初衷其实是因为我比较叛逆,就是想要用ABO设定写一篇走心不走肾的文【大概会被打死。因为常见设定被写烂了所以我选择了O强A弱的设定,而且报复性的把Alpha写得弱的一比,看他们彻底被碾压真的是心疼并暗爽着(。


其实ABO世界里三个性别的人仔细分析起来都很有趣,无论是极端利己主义高智商低情商多疑掌控欲强的Omega还是在社会底层挣扎着的单纯固执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Beta,甚至连平凡得像石膏人像背景的Beta身上也能体现出人类本性中的善和恶,我想写一个关于他们的很有趣的故事,虽然现在看来实在是能力不足,但是在写这篇文的时候,我真的是非常开心非常爽,这样就够啦,能够尝试不同的题材努力表达心中所想,即使原地踏步我也觉得很满足。


我很喜欢这种能够认清自己本心,对感情执着疯狂打直球一点也不优柔寡断拖泥带水的小静,也喜欢这种有点别扭和被动却同样对自己坦诚的临也。


至于九十九屋,其实看完原著不知道为什么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了,明明戏份少得可怜存在感却让人无法忽视,我觉得这是个很有趣的家伙,明明连个人设都没有但是我就是莫名喜欢他,干脆就按自己的理解把他写成了一个这样的角色。


那么就这样啦,感谢一直以来追文留评点小红心的小天使们,因为身体问题我要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下篇文见!


顺便,小静和临临你们分,老狐狸我就抱走了(。





评论(23)
热度(139)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