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男子高中生的日常 1 向女装大佬低头

很久以前就想写一个来良时期的系列了,想prprpr中二临和小天使新罗,如果可以的话想把帝人将军小六都写进去……


emmmm先写一篇试试吧


设定是静临年上骨科    普通男子高中生(弟控)静 X 女装大佬临   



全员来良高中生   PS:静静的设定是个不良,除他以外都是优等生【喂!







食用愉快







“哥哥。”



浴室的门被拉开了一条缝,从里面探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平和岛临也顶着满头的泡沫对客厅里正在看电视的静雄喊道,“我的快递好像要到了,你帮我签收一下。”



平和岛静雄听了这话不耐烦的回答他,“知道了,你又乱买了什么东西啊……还有都和你说了几遍了,不要一边泡澡一边玩手机。”



临也含糊其辞的答了一句什么,静雄没有听清,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静雄开了门,见到了穿着快递员工作服的赛尔提。



“晚上好赛尔提,你换了新兼职啊……哎?”



赛尔提颤抖着把包裹塞给他,没等静雄说完话就踩下油门rou的一声绝尘而去。



这么赶时间吗?静雄疑惑着,皱着眉看了一眼包裹,发现上面赫然写着【喵家最新款JK制服❤赠长筒袜】。



平和岛静雄 :“……”



平和岛静雄 :“死跳蚤你给我滚出来!!!!”



……






“所以说,这有什么问题吗?”临也若无其事的坐在床上,看着静雄把他衣柜里的女装和假毛一件件翻出来,在地板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很有问题吧?!你可是男孩子啊?!”



“啊啊,不用担心,我不会在人多的时候穿出去的。”



“你还会穿出去啊?!!”



“冷静一点啦,小静。”临也一边安抚他一边有理有据的辩解道,“这只是一点无伤大雅的个人爱好,而且我穿小裙子敲可爱的。”



“你给我闭嘴。”平和岛静雄嘴角抽搐着拎起一个猫耳发箍,极力控制着手部力度,好歹忍住了没把它捏成碎片,“我给你三天时间把这些玩意处理掉,听到没有!”



“别这么生气嘛,小静……”



临也托腮看着被气到恍惚的静雄跌跌撞撞的逃出堆满了女装的放假,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都处理掉啊……”



光是小裙子就有一百三十多件呢。






第二天的午休时间,门田正独自坐在天台上啃面包,新罗拎着便当盒上来,非常自然的坐在了他的旁边,和他打了个招呼。“哟,小田田,午好。”



“你怎么也学会了狩泽那一套……”门田抱怨到一半被新罗伸出手打断,新罗若无其事的摆了摆手,“这些小细节就别太在意啦,我有件事要跟你讲。”



门田做洗耳恭听状,新罗一边拆快递盒一边漫不经心的和他说着话,门田听后渐渐凝固成了一座石膏像。



他震惊了半响,颤抖着声音反问道。



“女装?你指的是那个……平和岛静雄?”



“千真万确,赛尔提亲自把装着JK裙的包裹送到他家,签收人的姓氏也确实是平和岛。”



“不,等等,他看起来不像是会有那种嗜好的人啊?对了,会不会是他弟弟?”



“临也?女装?啊哈哈哈……”



“你笑什么,我觉得很有可能啊。”



一个拿着面包的学生站在半开的门前,听了一会儿天台上的对话,屏住呼吸悄悄的溜走了。





平和岛静雄在学校听到了奇怪的传言。



他在楼梯口遇见了一个拿着面包匆匆跑下来的同学,那人在看到他时神色有些不自然的慌张,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于是他悄悄跟了上去,看到那个形色匆忙的人找到一群别的班的不良,对他们说了些什么,一群人爆发出颇有些猥琐的笑声。



静雄悄无声息的靠近,才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临也我是见过的,长得不错,没想到真的有穿女装的嗜好,如果穿上水手服之类的衣服……”



“啧啧啧。”一个染着乱七八糟颜色的头发看起来头领模样的人靠在墙上,笑得不怀好意,“可爱,想日,不如哪天放学的时候把他截住然后……”



“然后?”



平和岛静雄走到他面前,一拳砸在了墙上,砖石的碎片顿时迸开,周围的不良们被吓得纷纷后退。



那个头领猝不及防挨了一记如此粗暴的壁咚,几乎被震出耳鸣,脑袋空白了几秒才认出眼前的人,顿时吓得有些腿软。



“平和岛静静静……”



“你们别搞错了,喜欢穿女装的人是老子,你有什么意见吗?嗯?!”静雄干脆豁出去了,咬着牙有些狰狞的冲他吼道,“觉得可爱吗?想日吗?来啊!日啊!”



首领被他这么一吼被吓得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眼角已经有了泪花,“不不不别别别……”



“下次再让我听到临也的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静雄压抑着怒气收回手拳头,拍掉手上的灰,掷地有声的威胁道,“我就把你鸡儿打骨折。”



新罗和门田刚从天台上下来,就听到了静雄中气十足的吼声,“喜欢穿女装的是老子!”“来啊,日啊!”“把你鸡儿打骨折”,几乎要被吓吐魂,目送这位当众自爆的勇士离开后才把吓得碎了一地的七魂八魄捡起来拼好,两人对视一眼,达成了共识。



“穿女装的是临也吧。”



“嗯,绝对是他了。”



……






静雄回家的时候,临也正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怎么了?”



“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啊,哥哥?”临也抱着靠垫,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静雄几乎被他这个样子吓到了,印象中除了小时候,他从没见过临也这副模样,一时间心软了下来,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没什么,不关你的事,你的那些衣服……算了,你开心就好。”



“我已经想好怎么处理它们了。”临也眨了眨眼,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



“嗯?”



“我决定把它们都送给你了。”



“……嗯???”



临也那副乖巧的假象终于绷不住,露出了一截狐狸尾巴。



“毕竟是心爱的东西,自己处理有点不忍心……所以就送给哥哥啦,你帮我把它们扔掉吧。”



“……”



静雄带着不祥的预感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房门,看到了床上堆积如山的女装。



静雄:“……”



静雄:“死跳蚤你给我滚过来!!!!”



……






“虽说已经基本上可以确认了,但我仍然对静雄的话有些在意。”新罗依然不肯放弃女装不良的设定,对门田提议道,“不如我们去静雄家确认一下吧?”



“到时候你拖住他,我溜进静雄的房间寻找证据。”



“如果没有女装 ,就能证明他的清白了对吧?”门田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虽然翻别人的卧室有些不礼貌,但是这确实是最有效的方法了。”



“如果到时候翻出来小黄书呢?”



“五五分。”



“OK。”



一周后心怀鬼胎的两人终于找到了理由到静雄家做客,门田与静雄在客厅闲聊的时候新罗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光明正大的溜走,带着莫名的忐忑打开了静雄卧室的房门。



静雄的屋子看起来倒还算是干净整洁,也没有贴什么乱七八糟的海报,新罗蹑手蹑脚的走到衣柜前,拉开了柜子的门。



新罗去了很久还没有回来,门田趁静雄去厨房切水果悄悄去找他,他进了静雄的卧室,悄声问道,“找到什么了没有?”



新罗转过头,一脸被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的表情。



门田走上前去,被衣柜里的景象吓得目瞪口呆。



各式各样的女装被洗净熨好叠得整整齐齐的摆在柜子里,数量之多简直要让二人产生了误入女装店的错觉。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有点感动耶。”新罗抹了把眼角的泪水,伸手摸了摸lo裙的蕾丝边,“静雄他……是认真的对待这个爱好的。”



“而作为他朋友的我们一直没有注意到这点,还误解了他,真的是……”



两个人怀着虔诚的心情关上门回到客厅,看到静雄正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



“你们两个去哪了?”



“没,没什么。”自认“窥见了某些真相”的两个人默契的摇头,静雄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算了,不管了。














大概是 TBC.




一个“弟弟送的东西当然要好好珍藏”的静静。



非常宠了【



评论(29)
热度(218)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