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 傲慢与偏见与ABO 」58 血光之灾

我们生而破碎,用活着来修修补补。

没有什么比不能保护你爱的人更让人悔恨。





食用愉快









“每次一有点风吹草动,政府就把Alpha往火坑里推,归根结底不过一句话——Alpha没人权。”九十九屋似乎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客卧的门打开了,穿着睡衣的小茜揉着眼睛走出来,老狐狸看到她后露出一个适时的微笑,把即将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

“啊,小茜,这位是……”

小女孩警惕的看着这只老狐狸,敏锐的在他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然而他伪装得如此亲切无害,让她无法生出敌意。

九十九屋早有准备,对她眨了眨眼睛,“小茜,过来,哥哥给你变个魔术。”

小茜犹豫着走到他面前,九十九屋伸长了胳膊在她耳边装模作样的抓了一下,然后收回手在她面前摊开手掌,掌心多了几块包装精美的糖果。

无论各个年龄的女孩都对糖果没有抵抗力,小茜瞬间放下了对他的警惕,欣喜道,“谢谢叔叔!”

九十九屋保持着亲切温和的笑容剥开糖纸,把糖果塞进自己嘴里,一颗一颗又一颗,然后一边嚼嚼一边笑眯眯的把糖纸扔到一边,“嗯,不用谢,魔术表演完了。”

“……糖果不是要给我的吗?!”

“本来是准备给你的。”老狐狸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但是叔叔太老了,叔叔会低血糖的。”

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静雄 : “……”

……原来你是这么幼稚的家伙吗?!








“那些有前科的怪物今晚就要去'陷阱'集合了吧?说真的,我觉得那个酒吧不太隐蔽。”临时秘书波江一边做着最后的战斗部署一边随口向临也建议更换陷阱的地点,临也正趴在桌子上打盹,闻言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淡定的回答道,“不用。”

波江看了他一眼,“但是有可能会被巡警察觉到,那帮人都是些亡命之徒,就连火箭炮都有可能被带过来哦。”

“如果不被发现,我才会担心呢。”临也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现在网络禁严,消息极度闭塞,我正愁那些捕风捉影的传闻不够厉害呢。”

“所以你是要为都市传说加一份佐证吗?”

“就是这样没错。”临也看了眼表,“行动时间是几点来着?”

“……八点半。”波江狐疑的看他一眼,不认为他会需要确认这种问题。

临也对此没有解释,换上外套准备出门。

在他打开门之前,波江叫住他,问了一个问题。

“你聚集的那些人,一战之后,还能活下来多少?”

他们都是些亡命之徒,只是单纯的渴望血腥和杀戮,不知道为何而战,随便一个理由就可以让他们赴死。

这样的人或许不值得同情,但是波江遇见到了那些流血牺牲,还是动了些恻隐之心。

“疯子存活的几率,当然是拼运气。”

临也没有回头,干脆的说完了这一句后,摆了摆手,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其实不仅AO间水火不容,就连Beta群体之间也有很大的问题,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依附着Omega统治者,对自己的同类进行极其残忍的研究,想把他们制造成武器和实现野心的工具——就像AO间曾经的那样。”在哄小茜回去睡觉后,九十九屋终于可以继续刚才的话题,“实验当然是失败的,他们创造出了诸多失败的个体,然后将他们销毁或利用他们干一些别的勾当,直到最接近成品的「罪歌」被培育出来,失控,又被夺走。”

作为罪歌事件的亲历者,平和岛静雄很难相信身边还存在着别的怪物。

“他们都是人造的残次品,被剥夺了人类的身份后也不被怪物容纳,只能苟活在夹缝之中,还要承受着改造带来的副作用,但是近乎奇迹的是,他们中的一些,战斗力甚至超越了纯粹的怪物。”

平和岛静雄坐在一旁听着,不敢插话,九十九屋看了眼表,“唔,八点十五分……”

“怎么了吗?”

“没事。”九十九屋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道,“交给那群亡命之徒,不会有问题的。——我问你,你知道你的朋友新罗给你的抑制剂是不完全品吗?”

静雄愣了一下,轻松被转移了话题,“什么?”

“我觉得有必要提前让你做个心理准备,临也在你使用抑制剂初期就注意到你了,还找我要了关于你的情报,那类型的抑制剂如果长期使用,偶尔停用一次会让发情期反应变得极容易失控,而临也,去新罗那里偷偷做了手脚,把你某次的抑制剂换成了普通的营养针。”

静雄猝不及防听到这些,愣住了。

“你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的。恶劣,傲慢,肆无忌惮……临也的确就是那种人,如果再加上极端的利己主义,他简直就是Omega的绝佳范本,他最初只是想让你放弃那种可笑的反抗而已,结果后来阴差阳错坑了自己,也只能认栽。”

“他最初对你也确实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你大概也能感觉到吧?我从来也没想过他会真的让你标记他。”

静雄听到有些迟来的真相,只觉得一阵脊背发凉。

“而你的副作用到这里并没有结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都会对和你进行初次结合的Omega的信息素产生依赖感,你的神经会被信息素麻痹,产生那种所谓的爱意和过分的保护欲,这些临也都知道。”

九十九屋看他的眼神里带了些怜悯和同情,“但是这种感觉总有一天会褪去的,你会清醒过来,虽然对方可以用信息素操控你的情感,但是多少会有偏差,那时候不用别人提醒,你已经也会发觉的。”

“我有一个不负责任的猜测。”在静雄想要开口的时候,九十九屋阻止了他,然后自顾自的说道,“你在那段头脑不清楚,以为自己陷入热恋的阶段,是不是对临也说过什么?”

“那些感情明明不是真的,为什么临也最后却信了?”

静雄无言以对,他一时接受不了如此大的信息量,而能听懂的部分让他陷入更深的混乱,他艰难的开口,觉得自己的声音在不自觉的发抖,“你的意思是,临也知道这些都是假的?”

“不仅如此,解除结合的药剂他也让你使用了对吧?如果我不告诉你药剂的真相,如果我没有带来没有副作用的抑制剂,到时候,你又和那些跪在Omega面前的Alpha有什么区别呢?”

“他确实认真的考虑过彻底摧毁你,让你变成对他俯首帖耳百依百顺的牵线木偶……而且以他的口才和骗术,还真的有可能让你到死也不自知。”

“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九十九屋坐在沙发上,手指揉搓着透明的糖纸,看着低着头不发一言的静雄,叹了口气,自问自答道,“……大概是不愿意再活在假象中了吧。”

其余的话,连带着未竟的担忧和无可奈何,通通困在咽喉,被老狐狸尽数吞了回去。

他愿意在假象中为了并不存在的爱意拿性命开玩笑。

如今他愿意对你坦诚相待,大概也是报了赴死的决心。













TBC.


_(:зゝ∠)_这就是我断更这么久的原因

这种剧情让人怎么忍心写下去……

放心,HE。


评论(18)
热度(88)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