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57 “嘘。”

“种族仇恨的本质,就是一种无法消除的东西啊。”九十九屋托着下巴观察他的表情,轻描淡写的说道。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总觉得,生而为人,真的是太不幸了。”




食用愉快









平和岛静雄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九十九屋真一已经换上了一套家居服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头发随意的捋到脑后,露出清晰俊秀的眉目,看起来有几分文弱,静雄却本能般的从他身上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锐利又危险的气息。

就算再怎么告诫自己不能以貌取人,静雄依然觉得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战斗力单位,而临也却告诉他这位少爷是来保护他生命安全的人。

哇,开什么玩笑。

此时的老狐狸还未知晓他的内心活动,也懒得去猜单细胞高中生眼里的自己是个什么形象,他正忙着和斯文败类发信息。

斯文败类 : 「所以你是被他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九十九屋 : 「不仅被耍了,还被派过来带孩子。」

斯文败类 : 「正好,你不是想抱孙子吗,把他当成你孙子吧」

九十九屋抬头看了静雄一眼。

九十九屋 : 「拒绝。」

九十九屋 : 「说正事,那药剂到你们手里了没有?」

斯文败类 : 「万事俱备」

九十九屋 : 「对了,帮我给临也带个话。」

斯文败类 : 「什么?」

九十九屋打开后置摄像头,抬起手比了个中指。

“咔嚓。”

九十九屋 : 【图片】

斯文败类 : ……你们是商量好的吗,他刚才也让我给你发一张图

斯文败类 : 【图片】

九十九屋看着和那自己一模一样的动作,啧了一声,啪的一声按灭了屏幕。







“请坐。”

直到九十九屋的目光轻飘飘的落到静雄身上时,他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一旁站了很久了。

刚才他觉得这人身上似乎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然而此刻似乎又成了错觉,静雄动作有些僵硬的在他旁边坐下来,九十九屋把手机放在一边,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言简意赅道,“问吧。”

静雄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

话既出口,那些压抑许久的从未说出口的问句忽然从脑海中席卷而来,那些沉甸甸的无形的东西压在舌尖,让他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他想知道一切,只要能让他离那个名字再近一些。

他茫然无措的想,原来我是在思念他么?

九十九屋叹了口气。

“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一件事,那个解除结合关系的药剂是不完全品,实际上时效很短,你现在听到临也的名字时已经没有那种厌恶和排斥的感觉了对吧?再过一段时间你会极为渴求他的信息素,所以我给你带来了抑制剂——在我行李箱里。”

静雄觉得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听得一愣一愣的,“……哎?”







“之前不是有极端A权组织闹了一阵吗,虽然后来失败了,但依旧对社会舆论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毕竟他们的根本诉求是合理的,只是方法太偏激。O强A弱型社会已经持续了太久了,有些Alpha被人拉扯着站起来了一次,终于也认识到了之前跪着是不公平的。”

九十九屋也不管他听没听懂,自顾自的说下去。

“政府在这种时候发放解除AO结合的药剂,表面上是对Alpha群体的妥协,实际上是想彻底打断他们的腿——先用短暂的自由稳定他们,之后药剂强烈的副作用会让他们痛不欲生,只想跪在Omega面前祈求怜悯,有了这次的教训,他们以后很长时间都会乖乖闭嘴不再闹了,这就是政府想要的效果,这么说你能懂吧?”

和临也那种弯弯绕绕的表达方式相比,九十九屋的说法显然更浅显易懂,静雄被这种给颗甜枣在打个巴掌的套路惊呆了,回想起药剂发放初期Alpha狂欢庆祝的景象,终于意识到了社会的险恶。

“等等……这种药对Omega会有什么副作用吗?”

“会觉得有些不适,但也只是轻微过敏级别的。”九十九屋忽然话锋一转,“听说你的朋友岸谷新罗已经跑到国外避难了?”

“是的。”静雄不明所以的点点头。

“虽然世界的统治阶级是Omega,但是据我所知,他所到的国家早在十几年前就着手研制了解除结合的药剂,而且Alpha专用抑制剂是合法药品。更重要的是,就在今年,AO婚姻解除制度已经合法化了,如果感情破裂的话AO之间可以协议离婚。”

静雄听着这些,露出了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些事实无疑颠覆了他对Alpha必须委曲求全这件事的认知,他们必须为家庭妥协,对Omega言听计从,甚至承受了家暴和背叛也必须咬牙隐忍,这些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就算偶尔有人想要反抗,周围的人也会劝他,“算了吧”“谁都是这么过来的,忍忍就好了”,好像遭受了不幸就必须闭嘴承受直到这一生浑浑噩噩的走到尽头。

可是,凭什么呢?

静雄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双手已经握成了拳,手指不停的颤抖。

他回想起那些极端A权主义者的发言,想起他们提出Alpha不该成为Omega的附庸,要求那些Omega尊重他们。他们抵死抗争想要改变现状,所追求的也不过是获得一点尊重,好像那就是长期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们能设想到的最好的未来一样。

“……现在你却告诉我,在别的地方,抑制剂不是禁品,甚至可以协议离婚……”

而我们却必须承受非完成品药剂的副作用,然后在痛苦中继续屈服。

“给予一点渺茫的希望,再彻底遮住你们的眼睛,让你们再也看不见光,你是这么想的对吧?”九十九屋有些怜悯似的看着他,忽然把茶几上放着的遥控器拿过来递给他,“他们做的比你想象的要绝多了。”

静雄茫然的接过遥控器把电视打开,很快便发现了有什么不太对劲。

他常看的一些海外电视剧频道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很快他还会发现一些论坛接连被封禁,关于其他国家的消息被彻底封锁,连常用的聊天室都被不定时禁言查整……

“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他们怎么敢这么做?不觉得做得过火了吗?就不怕……”

“怕什么?”九十九屋真一轻笑着反问道,“他们怕的是你们逐渐萌生了反抗的念头,统治者都是求稳的,他们要的是你们继续跪着,要的是社会安稳。”

静雄感觉心中陡然升出的怒火几乎要把五脏六腑烧个干净,然后又无比悲哀的意识到,他们确实什么都做不到。

“药剂失效后你们依然是奴隶,闭目塞听又何妨,反正再多的不合理你们也很快就适应了不是吗。”九十九屋说出的话让他无从辩驳,“至于你们的诉求,他们不关心,也是没必要听的。”

静雄忽然想到临也与他道别时说过的话,犹豫着开口,“临也他们现在做的事,就是想改变这一切吗?”

九十九屋折服于他的天真。

“没有人能改变这一切的。”他靠在沙发背上,轻舒了一口气。





“他们只是尽力在试。”















TBC.

|ω•`)

评论(16)
热度(110)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