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

「 傲慢与偏见与ABO 」56 哇,社会真是险恶啊

“昨天你和我打电话兴致勃勃的说要抱孙子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九十九屋真一沉默了一会儿,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食用愉快








折原临也当街殴打完救命恩人之后,拽着老狐狸从凶案现场跑路了。

到了这种时候老狐狸的死宅体质就暴露无遗,一边跑一边喘,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弯腰扶着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临也抱着胳膊靠着墙打量了他一番,发现这家伙面色红润有光泽,不太像是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倒像是刚从哪里度假回来一样。

过得挺滋润嘛,老狐狸。

九十九屋听到了磨牙的声音,有些心虚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确有磨刀霍霍的架势,立刻识趣的做了个投降的手势。

临也没问他是怎么伪造出死亡证明的,也没问他这段时间躲在哪里做了什么,而且角度刁钻的提问道,“你假死的事除了那个斯文败类,还有谁知道?”

九十九屋愣了一下,眨了眨眼,没想到临也在这种时候还能冷静的提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先扑过来揍自己一顿。

算了,先坦白从宽吧。他想。

“除了他之外……还有四木那个老东西,顺便我还买通了安全部门的几个妹子,火葬场的全部工作人员,还有我的一百多个下属……啊你怎么这个表情?觉得人数太多了?放心他们口风都很严……”

临也终于忍无可忍,拔刀A了上去。

老狐狸因为跑步耗费了很多体力,而临也战斗经验丰富还有怒气加成。

临也优势很大。临也A了上去。临也打出了gg。短暂的战斗过后,被钢索捆在地上动弹不得。

“忘了告诉你了,我的能力其实和鲸木重差不多,好了,冷静下来了吗?”九十九屋真一安然无恙的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

临也看起来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这个老狐狸既然现了身,临也的某个猜测便成真了,之前他以为这家伙阴沟里翻船被人暗算了,还十分真情实感的想要替他报个仇,没想到这事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老狐狸自己跑路也就算了,还煞费苦心的让所有人配合演戏唬住他,让他留在局里继续当棋子。

看来之前完全是冤枉斯文败类了,真正的败类在这里!

“哇都说了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也知道的,死宅不适合进行那些体力劳动。”老狐狸一脸无辜的解释着,临也听了这话越发窝火,如果不是行动受限几乎想扑过去咬死他。

“不过现在你也得强制出局了。”九十九屋说完撤了刀,向他伸出手,“站起来,我带你去找个医生检查一……”

他忽然看见,临也的嘴角似乎有些上扬。

“检查什么?检查我有没有怀孕?”

老狐狸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临也刚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他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终于忍不住笑场了。

“……你装的?!”九十九屋的手尴尬的停在空中,临也伸手和他击了个掌,笑得更欢了。

他之前真的以为老狐狸死透了,不管不顾的想替他报仇,那些行为在他发现自己被骗之后让他恼羞成怒,但是报应来得如此之快,九十九屋转眼就被同样的招数骗了。

老狐狸无语的看着他。

“戏精。”

“彼此彼此。”

临也觉得大仇得报,被骗的怒气消散得一干二净,迅速进入了平时的互怼模式,对着九十九屋露出了狐狸一样的微笑。

“所以现在你假死的事情暴露给我了,不巧我的口风一点也不严,所以如果不想出来搬砖的话,答应我一件事情。”

老狐狸看着这个被自己一手教出徒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平和岛静雄请了几天假在家带小萝莉,很快明白了熊孩子的可怕,几乎要身心俱疲,在崩溃之际终于等到了临也的电话。

他本以为临也要把孩子接走,没想到他只是说给自己找来了一个帮手。

静雄几乎是刚挂断电话,门铃就响了。

他打开门。

九十九屋真一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外,“嗨。”

“啪!”静雄不假思索的把门关上同时拨通了临也的电话。

“喂,小静……”

“临也你他妈的给我叫了个牛郎过来????”

吃了闭门羹的九十九屋先是一脸莫名奇妙,在听到屋内的咆哮声后立刻明白过来,觉得有些好笑。

十分钟后门再次打开,静雄带着刚组织好的面部表情道歉,“不好意思,刚才误……”

门外的老狐狸露出了牛郎般的微笑,对他微微点了点头,“你好,包夜三万起。”

门啪的一声又被关上了。



















TBC.


静雄 : “你他妈果然是叫了个牛郎回来吧?!!”

评论(33)
热度(117)
  1. 鸦巢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转载了此文字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