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 傲慢与偏见与ABO 」55 长得好看又不是我的错

#     在爱里,只想目光短浅地只爱眼前人。这就是属于我的远大抱负。   #


↑随便找了句话凑数而已




食用愉快







折原临也又一次捂着嘴跑进浴室的时候,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所有人都沉默了。

几分钟后他若无其事的回到客厅,“抱歉我最近可能肠胃炎犯了,刚才我说到哪了?”

保镖少女皱着眉仔细端详他,临也一边剥青皮橘一边无辜的与她对视。

“说真的,我觉得你去找个医生检查一下比较好,你最近看起来不太对劲。” 少女说完后屋内几个人纷纷附和,临也惊奇的看着这些帮手,有些受宠若惊,不知道为什么这群家伙忽然关心起了自己的健康问题。

“而且你已经吃了七个橘子了,不能再吃了。”保镖少女劈手夺过橘子, 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临也便拍了拍手转移了话题。

“现在有怪人闹事的事已经被媒体接连报道,越来越多的目击证人也让这些「非人类」的传言愈演愈烈,我觉得是时候放大招了——当然,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将一些碍事的家伙除掉。”

临也说着让自己的临时秘书波江为他们每人分发名单,上面大多是些已经上了鲸木重的黑名单的危险分子,利用自己怪物般的力量作奸犯科,还要由他们来收拾残局。

“虽然因为同类禁止相残的规矩,鲸木重的人无法对他们出手,但是身为普通人的你们却没有问题,我会通知鲸木重引他们出来的,然后就交给你们啦,记住要害是心脏和大脑,除此之外受再重的伤他们都能复原,记得补刀,不要留情。”

保镖少女已经把关节按得咔咔作响,抗着锤子的男人几乎按耐不住想要出门,病娇少女微笑着轻声细语的问波江小姐“只要把头砍下来就没问题了吧?”……

黄根先生看着这群兴致勃勃的摆出要出门砍僵尸的架势的疯子,对正在看热闹的临也小声说道,“你当初是怎么把这群人聚集到一起的?”

临也对他眨了眨眼,笑得云淡风轻,“同类相吸罢了。”

黄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他的小腹,“你最近……除了经常恶心反胃之外,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没有啊,就是最近睡得有点多,食量也大了些……可能是因为天热吧。”临也懒洋洋的在沙发上靠着,把文件夹放到一边,他给每个人都委派的任务,自己自然也不会闲着,只是自己需要解决的那位有些特别。

淀切阵内……

临也回想起关于这个人寥寥数语的可怜情报,认定这种缩头缩尾的家伙是不会轻易上钩的。既然无法瓮中捉鳖,就只好用自己做诱饵引蛇出洞,再亲手解决掉他。

“折原临也。”黄根忽然郑重其事的叫了他的名字,临也抬起头,发现他的眼神异常严肃,“也许是我多虑了,但是我奉劝你一句,最近不要做剧烈运动,有时间的话就联系位密医检查一下身体。”

“不巧,我唯一信任的那位密医目前不在池袋。”临也笑着站起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放轻松——黄根先生,我最近是有点不舒服,但你这个样子好像我得了什么绝症一样。”

“但是……”

“之前我服用了解除AO结合关系的阻断剂,据我所知这种药是有很强烈的副作用的,只要挺过去就好了。这件事我不是很想提起,所以麻烦不要再说了。多谢关心。”临也说完迅速穿好衣服准备出门,“那就这样了,你们准备一下,我还有事,先走啦。”

黄根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身影,叹了口气,拿出手机开始发简讯。

……






当晚。

临也借着夜色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幸运的是一路上并没有碰到什么仇家。他一路上业务繁忙,数不清打了多少通电话,终于把事情安排妥帖。然而还没等他松一口气,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

「非通知」三个字如同一种不详的征兆,临也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好你好,请问是折原临也先生吗?”

“是的,我是。”

“哎呀哎呀我真是伤脑筋啊,都是因为你把栗楠会的小公主拐跑了,导致我的计划被稍许打乱了呢。真是的,如果栗楠会不因为这件事而拒绝与我们合作的话,事情会进展得更加顺利吧。”

临也听到这里,微微皱起眉头,下意识的放缓了脚步,问道,“你是谁?”

“啊啊,抱歉抱歉,我的名字不值一提啦。不过呢,作为对手我向你好心奉劝一句,你的脸长得太好看了。”

“什么?”

“所以才会特别多引人注目呢,就你的情况而言,混迹在拥挤的人群之中可不是好的藏身之法呢。”

临也似乎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警惕的停下脚步,而手机里的声音仍在继续。

“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暂时一段时间就好,能不能请你沉睡一下呢。”

话筒里传来的声音飘忽不定,最后一句的尾音却是从耳边传来,临也还未反应过来时,一道寒光已经刺向了他的腰侧——

电光石火之间,一只有些苍白的手忽然攥住了行凶者的手腕,刀尖停留在空中再无法前进分毫。

临也只觉得一只胳膊从身后环过来护住了他的小腹,而行凶者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那人的动作太快了,他只听到腕骨碎裂的声音,刀还未落地,另一柄寒刃已经悄无声息的刺穿了他的心脏。

“多谢夸奖。犬子的脸好看,是因为遗传。”

临也自那人出现的时候便一直僵立在原地没什么反应,在这句话音刚落时却猛地用胳膊向后发出一记肘击,只听到一声闷哼,对方捂着肚子蹲下身。

“抓住你了。”临也转过身,脸上的笑意有些狰狞,表情可谓咬牙切齿。

“老狐狸。”



















TBC.





评论(32)
热度(96)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