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这位先生请你尊重一下我好吗

玩一下微博上的那个梗


游客静X负责扮鬼的工作人员临 【陌生人设定


最近码字效率低迷,大概是因为天太热吧【趴



食用愉快





临也在某些时候实在是无法理解那些妹控们的想法。


就比如现在,他原本只是来探望做兼职的妹妹们,却被强行按住换装顶替,这两个家伙一边给他戴上面具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听小道消息说爱豆幽平会来这个游乐场,让他先替她们一会儿。


临也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穿着白色的长袍戴着假发和面具无奈的目送两人离开。


“开什么玩笑……”黑长直的假发戴着不是很舒服,狰狞的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临也不知道此时自己是怎样的模样,但也知道比起鬼魂更像女装大佬,他犹豫着要不要找一些假血浆加强一下视觉效果,就听到不远处似乎传来了脚步声。


有人来了吗。


体内的恶作剧因子开始作祟,临也飞快的躲进角落里,思忖着找个合适的时机再跳出来吓唬他们——结果还未看清来人便被手电筒的强光晃了眼。


谁会带手电来鬼屋啊啊啊?!!


临也正捂着眼睛,就听到一个有些低沉的男声在身侧响起,“没有那么吓人的,幽,把手电关上吧……不如说在这种环境下面无表情举着手电筒的你更吓人一些……”


话音未落,手电筒的亮光熄灭了,临也的眼睛还未完全适应黑暗,只好凭借直觉扑了过去,恍惚间像是撞上了谁的后背,没有预料中的惨叫声传来,那人甚至连头都没回,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拉着他向前继续走。


?????


“等等你放开我?!!喂你要干嘛?!!”


鬼屋里充斥着各种鬼哭狼嚎的音效,临也的话对方似乎完全没听清,甚至还安抚般的摩挲着他的手腕,临也被他拽着一边挣扎一边踉跄的向前走,一不小心脚被绊了一下,没有摔倒却不幸咬到了舌头,疼得泪眼朦胧,干脆放弃了言语上的抗议,伸手去锤那人的肩。


看清楚了!!!老子不是你的同伴!!!


那人果然回了头,在昏暗的灯光下和他四目相对,然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的面具上。


“哎,幽,你怎么换了个面具?”


……你是瞎子吗!!!


“没事,别怕,马上就到出口了。”


哇我扮的是鬼唉你倒是礼貌性的怕一下啊……受到了打击的临也默默地被他牵着走,而被甩开一段距离的幽看着哥哥拉着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的好像是个人的东西向前走,刚要追上去,就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女鬼挡住了去路。


女鬼身上缠满了白色绷带,吊在半空中和他四目相对,幽犹豫了一下,面无表情道,“哇,好害怕。”


女鬼 : “……”


是不够诚恳吗?幽拿出演技绘声绘色的表演了“我的魂都被吓飞了.jpg”“吓得我到处乱爬.jpg”,女鬼依然没有放行的意思。


幽沉默了一会儿,向女鬼低头道歉。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女鬼艰难的在空中挣扎了一下,“我被缠住了……帮帮忙放我下来……”


……





作为一只鬼,临也觉得自己被伤到了自尊。


一路上那瞎子不停地安抚他要他别害怕,遇到的其他工作人员们看到这神奇的一幕都有些摸不到头脑,在一个拐角临也被某只嵌在墙里的鬼拉了一下一角,对方目瞪口呆的问他,“你这是怎么回事?”


临也用口型回答他:“我被绑架啦。”


而且绑架犯不仅死拽着他不撒手,还走得脚下生风,快得他几乎要用跑的才能跟上,临也心中一动,心里忽然有了一个猜测。


这个人,该不会……


临也伸出手,手指在那人背后划过,指尖感受到了背部紧绷的肌肉,猜测瞬间得到了验证,临也几乎要笑出声。


在害怕啊。


临也在他毫无防备之际凑过去朝后颈吹了口气,果然看到了那人汗毛竖立的样子,然而还没等他进行下一步的恶作剧,脚下的地板忽然震了一下。


临也清楚这大概是鬼屋里的机关,那人却以为是地震了,一把将临也拽过来护在怀里。


临也被抱得有些懵,眨了眨眼,犹豫着抱住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被人保护的感觉有些微妙,临也可以断言,如果此时和自己在一起的是妹妹们,她们的第一反应一定是把自己亲哥举起来当挡板保命。


“没事,别害怕,闭上眼,我带你出去。”


临也觉得自己的声音从来没这么温柔过,听起来怪别扭的,而那个人似乎真的被吓着了,听话的闭着眼,临也借助微弱的光线端详了一会儿他的样貌后得出了这个人的长相很合口味的结论,伸手擦掉他额头上的冷汗,握住了他的手。


“来,跟我走。”


此时距离出口其实只有很短的一段路程了,临也一边拉着他一边把窜出来吓唬人的鬼怼回去,男友力Max,无辜被怼的工作人员们愤怒的朝他比中指。


呔,叛徒!


临时工就是靠不住,分分钟反水。


静雄再睁开眼时已经走出了鬼屋,他沐浴在阳光下恍若重获新生,被吓得四散的魂魄纷纷归位,也让他看清了与自己一起出来的“弟弟”模样似乎不太对。


临也已经摘了假发,正拿着面具扇风,见他已经缓过来了便摆摆手准备转身拂袖去深藏功与名,而静雄被吓得混乱的脑子里全是鬼魂狰狞的模样,忽然见了个清秀的小哥感觉灵魂都要被净化了,吊桥效应的作用下让他觉得心跳有些过快,于是伸出手拉住他的衣角。


“等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阿拉,强行掳走之后的下一步是搭讪吗?


临也无奈的回过头。


“这位先生……”他一边找出笔在对方胳膊上签自己的电话号码一边叹气,“正常剧情应该是你被我吓得半死下次看到我都有心理阴影的那种才对,请你尊重一下我的职业好吗?”





而此时被遗忘在鬼屋里的幽。


“你脚腕扭伤了,我背你出去吧。”


受伤的女鬼犹豫了一下,爬上了他的背,小声的道谢。


刚被怼过一轮的鬼们看到这对时纷纷表示啊你们这些人真是够了老子是工作人员不是来吃狗粮的!偶尔有不长眼的鬼试图飘过来挡路,幽便停下来和他讲道理。


“请不要挡路,谢谢。”


鬼沉默了。


“这位先生……”画着渗人妆容的工作人员欲哭无泪。“请你尊重一下我们好吗?”


#后来这个鬼屋的工作人员集体辞职了#


#老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END.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评论(31)
热度(265)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