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考研自闭中,禁止敲打!(っ╹◡╹)ノ♡

「盲狙上海卷零分作文_静临_史上最怂末世求生指南」

上海卷作文题 :

预测,是指预先推测。生活充满变数,有的人乐意接受生活的预测,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请写出一篇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设定 :  突然末世  丧尸围城  全员超怂  躲进大楼  苟且偷生

一群普通的日本高中毕业生【并不打算拯救世界

听说你们考完试啦?解放了很爽吧?那我就来炖一锅团灭HE(?)毒鸡汤咯(๑•؎ •๑)✧





食用愉快






「别灰心,人生就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的。」





如果时间能倒退回十二个小时之前,平和岛静雄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新罗的嘴给堵上。

虽然这人是个众所周知的乌鸦嘴,但是没人相信,他已经到了能一口毒奶就断送人类未来的地步。

彼时他们刚参加了高三毕业的篝火晚会,夜深人静之时,一票人结队离开校园在街上游荡,一群人多多少少都喝了酒,静雄艰难的架着喝得醉醺醺的临也,思忖着该不该直接把他扔下走人。

这时候,新罗忽然开口了。

他也喝了不少,然而还没到神志不清的地步,晃悠着在静雄面前站定,忽然仰头看着身边的百货大楼,一边傻笑一边说道,“喂,你们不觉得如果现在爆发丧尸病毒的话,这个地方很适合当避难所吗?你看……现在大楼里人都清空了,各个入口也都关闭了……只要我们想个办法进去……嗝……就能到顶楼一边喝咖啡一边欣赏末世风景……”

静雄觉得这人在胡说八道,然而身边众人听到后都一脸呆滞的思考起来,然后纷纷附和。

“对!里面还有超市!物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还不用付钱!”

“超棒der!末世万岁!来来来我们现在就进去吧!”

原本半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的临也被他们吵醒了,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样子和静雄对视着,静雄酒醒了大半,然而反应还是有些迟钝,和临也相依为gay的站在原地。

这群人在胡闹什么?他有些疑惑,然而没有出手阻止,静静地看着他们发疯。

一群人在新罗的指挥下有组织有纪律的化身暴徒,准备开始溜门撬锁,商场的安保措施自然不会那么弱,然而这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保安居然不在,新罗走到安全通道的门前嘟囔了一句,“这个门该不会没有锁吧……”

怎么可能。静雄刚在内心开了个嘲讽,就听到咔哒一声,门开了。

……玄学开锁?还有这种操作?!!

他被他们推搡着,踉踉跄跄的跟着走了进去,负责殿后的人很入戏,认真的反锁了门,这群无法无天的学生在商场里肆意打闹着,静雄觉得酒劲上来了,有些头疼。

被架在怀里的临也蹭了蹭他,含糊不清的说道,“小静,我困了。”

静雄凭借记忆带着他上楼,找到卖床上用品的区域,和临也一起倒在柔软的床上,身体陷在高级床垫里的同时困意席卷而来,静雄闭上眼睛,就这么睡了过去。

……






静雄早上醒来后艰难的睁开眼,宿醉带来的头痛让他完全不想起床,翻了个身想摸放在床头柜上的闹钟,一伸手却摸了个空。他皱着眉仔细打量了一下四周,差点断片的记忆终于被接了回去,瞌睡顿时醒了大半,他从床上爬起来,心情沉重,感觉自己大概要上社会新闻了。

临也在这时拎着两瓶红茶走过来,倒是看起来清清爽爽一点看不出宿醉后的狼狈,他面无表情的扔给静雄一瓶,然后自己拧开另一瓶,吨吨吨的灌了好几口。

静雄的直觉告诉他临也的样子有点不对劲,还没等他出口询问,临也一擦嘴,言简意赅的说道。

“我刚才醒了想找地方洗把脸,路过窗户的时候向外看了一眼,发现楼外面全是丧尸。”

“全是什么?”

“丧尸。”临也向他比划了一下,补充道,“电影里那种,会咬人的。”

“……”静雄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然后站起来向窗边走去。

事实上还未等他向外张望就听到了丧尸嘶吼的声音,而当他探出头去后才发现真实的场景远比预料之中的吓人,街道上的丧尸数量多到让人几乎要犯了密集恐惧症,它们聚集在一起发出意义不明的吼叫,静雄迅速缩回头,啪的一声关上了窗。

沉默。

静雄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他问道。

——“新罗呢?我去找他算账。”







新罗巨冤。

“我觉得这事不能怪到我头上。”新罗被围堵在女装区,一脸委屈的为自己辩解,“我哪知道它一言不合就真末世了……说起来我难道不是阴差阳错的救了你们一命吗?你们说说还能想到比百货大楼更棒的避难所吗?”

“白吃白喝不花钱,还不用上学上班,试问这样的末世和天堂有什么区别?”

此时大楼里断电断网,外面丧尸围城,被感染人数难以想象,然而他们待在安全指数Max的百货大楼里,坐拥沃尔玛,有吃有喝有零食,对新罗的话一时之间竟无法反驳。

“但是这里没wifi啊。”临也晃了晃手中的喷漆罐,说道。

新罗被噎了一下,无言以对。

“总之先弄出些求救讯息,加固一下大楼各个出口,别让丧尸们跑进来,然后呆在这里等待救援就行了。”临也三言两语为众人安排了任务,然后在他们的注视下笑了笑,继续道,“既然我们对外界具体情况一无所知,那么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或许是他的话起了作用,门田等人拿着油漆罐去喷大楼的玻璃,另一波人去顶楼用颜色鲜艳的物品摆出SOS,剩下的人去一楼巡视检查出口,这种时候忙碌起来是件好事,因为人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

静雄和临也合作在落地窗上用红色喷漆画出SOS,两个人像是几百年没有在双方都清醒的时候和平共处了,气氛有些不自然。

“要是一直没有人来救援……怎么办?”静雄忽然问道。

“那就一直在这里等下去。”临也朝他笑了笑,“反正这里的物资充足,我们人也不多,急什么呢?”

“可是我们这样等于坐以待毙……”

“小静,你是没看过丧尸片吗?”临也叹了口气,用手指敲了敲玻璃,“那些电影和电视剧里主角不是在逃亡就是在拯救世界,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两条路都行不通,你看外面丧尸的数量,现在出去根本无路可走,至于拯救世界,我们现在和外界失联,也不知道状况到底糟到了什么程度,唯一能做的只有不作死不内斗,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待着等待救援。”

静雄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这里的物资迟早有用尽的那一天……到了那时,就算出去只能送死,我们也必须离开这里。”

“那种事以后再说咯。”临也不以为然。“我要去找点东西吃,有点饿了。”

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身处末世的绝望和慌张,而神奇的是,在他的影响下静雄渐渐也失去了那种紧张感。临也摸了摸衣服兜,掏出一颗奶糖扔给他。

静雄把那颗包装简单的奶球握在手心,心中一动,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临也的目光非常坦荡的从他脸上扫过,眼睛里带了点意味深长的笑意,一边转身一边轻飘飘的抛来一句,“要不要一起?”

从早上到现在,他一直在静雄面前转悠着,却一反常态的没有撩闲,没有试图激怒他,没有说那些阴阳怪气的话,这简直太反常了——

然而现在一听到邀约便欣然与之同行的自己,似乎和平时也不太一样。

“乌鸦嘴昨晚还说了什么没有?”两个人跑到糖果专柜一边磕糖一边聊天,静雄简单的说了昨晚发生的事后,临也问道。

“不知道,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临也坐在地上叼着棒棒糖,仰着头看他,忽然换了个话题,“小静,如果我们走不出这里,你想用剩余的时间做些什么?”

静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即使亲身经历了这一切,他似乎仍未反应过来,自己的「余生」已经在一夜之间缩短到了可以预料的长度,曾经计划好的未来变成了一滩泡沫,每分每秒都发出苍白的破碎声。

他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要忘了自己身处何地。

临也没等到回答,笑了笑站起身,忽然拽住他的领子吻了上来。

临也取出嘴里叼着的那根棒棒糖时静雄看清了它是透明的,透明的棒棒糖会是什么味道?当临也吻住他的时候他终于知道了答案。

薄荷的。

清爽又辛辣的甜味其实不太符合他的喜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让人无法拒绝。

临也很狡猾,占够了便宜后不等他抢回主动权就及时放开他,眼疾手快的把吃剩的棒棒糖塞进他嘴里。

“喜欢?送你了。”

然后他就溜了,撩完就跑,凑流氓。

静雄有种是被薄荷糖夺走了初吻的错觉,注视着那人仓皇逃跑的背影,感觉自己有点心律不齐。






直到傍晚时分集体开会时两人才再次见面,一群人围坐在圆桌前七嘴八舌的讨论物资分配问题和接下来的计划,临也几乎全程没有出声,静雄就坐在他旁边,两个人全程神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句话都没说。

“临也……临也?你觉得这个计划可以吗?”

不知道谁说了这句话,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集中在他身上,临也无辜的眨了眨眼,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根本没在听。

“唔……我觉得再谨慎一些比较好。”

“比如?”

“比如。”临也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如果我是你们的话,会在开始讨论之前先把新罗的嘴堵上。”

无辜躺枪的新罗刚要开口辩解,坐在他身旁的人眼疾手快的捂住了他的嘴。

其实大多数人对“新罗是个毒奶”的玄学不太在意,这个举动调剂气氛的目的性更强一些,倒霉的新罗翻了个白眼,懒得理会他们的哄笑声。

静雄也笑着,然后在桌下伸出手,轻轻按在临也的手背上。

临也手指颤了一下,然而没有抽走。

其他人谁都没有察觉到这边的异常,继续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求生欲一个比一个强,静雄一边握着他的手一边装大尾巴狼,一脸认真假装的旁听。

说起来有点ky,他现在一点也不害怕即将面临的一切,甚至隐隐对接下来的生活有了些期待。

怎么说呢……






当你想要和某人共度余生时,你会希望余生快点开始。






















TBC.


脑了一个很长的故事【绝望脸

最近实在没时间写了……这篇就算是个连载预告吧。

当然如果想看的人不多的话我就不写了安心当咸鱼x



评论(62)
热度(216)

© 黑金_池面恶役爱好者 | Powered by LOFTER